海瑞两千不务正业时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qitang

博文

没有父亲又如何?

已有 2986 次阅读 2016-6-19 13:35 |个人分类:其他|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父亲

Are Fathers Necessary?
没有父亲又如何?
——父辈的奉献也许并非像我们想的那样必不可少
帕梅拉·保罗(Pamela Paul) 撰文  海瑞两千 译

译者: 海瑞两千 原作者:PAMELA PAUL

父爱真的那么必要吗?父亲的奉献也许并不是像我们平常认为的那么必须——一种女权主义的观点。

   

  图片提供:约翰·利特尔(John Ritter)

即便是在经济衰退中遭创最重,因而其他方面亦颜面尽失的男人,也会因其身为人父这个不可或缺的角色而自感岸然。巴拉克·奥巴马在2008年父亲节演讲中慷慨陈词:父亲,对每个家庭的基础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他们既是教师又是辅导员。他们既是贤明的顾问,又是楷模。他们是成功的样板,又是不断鞭策我们朝着成功迈进的人。”

这些似乎都没什么特别值得争议的。同样,对于奥巴马大声读出的那些一连串不良统计数字也是如此:没有经过爸爸抚育而长大的孩子,其生活贫困的几率和犯罪的可能性是有爸爸的孩子的五倍,更容易辍学的则是9倍、更容易坐牢的是20倍。当时奥巴马引证的是一份人们通常可接受的且会被不断更新的研究数据。这位实际上没有父亲的奥巴马,无疑是无父者中的一个特例。至于无父者其它方面的表现则是:母乳喂养不足、易于出现注意力不足多动症、不能形成稳固可靠的亲和力、缺乏自尊、易出事故、哮喘、以及肥胖。

自由派女性主义的妈妈们不遗余力地支持上述数据,也迫切要求我们的感情投入、满心热忱地手提尿布、菜篮子的老伴也参与到这个抚养双职工子女的累人的循环中来。我们告诉我们的丈夫说:爸爸,对子女有着本质上的影响,是唯一的收益来源。

这里只有一个问题 :以上所述没有一个是被证实了的。 在二月号的《婚姻与家庭》杂志上,纽约大学的社会学教授朱迪思·史黛丝(Judith Stacey)和来自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人口统计学家蒂莫西·毕布拉兹(Timothy Biblarz),汇总了现有的有关子女抚养中性别角色的数据。史黛丝和毕布拉兹做了这样的说明:我们关于“爸爸”的所作所为及所付抚养的概念,主要是建立在已婚双亲家长和单亲女性家长相比对的基础上的:这是一次苹果-柑橘式比较研究的尝试 ,它把性别、性倾向、婚姻状况、生物遗传关系放在一起以多种方法进行比较,而不是一种真正“家长性别背景”意义上的比较,即不是那种把已婚男性同性恋力偶或已婚女性同性恋俪偶与已婚异性伉俪之间的比较、也不是单身父亲与单身母亲的比较。多数研究数据,往往把父亲与父亲所供给的收益作等量观,也不对在世的“父亲”和在世的“父母中的第二家长”(second parent)做性别上的区分。

对比以下那些可靠的比较研究,你就不难断定:比之单身爸爸,单身妈妈对她的孩子往往投入的更多、设定的规矩也更多、交流更好,感情也更亲密。她们几乎不用费力即可觉察到孩子的行踪、交友以及学业上的进步。她们的孩子考试成绩往往较好,毕业成绩等级也较高,实际上,单身妈妈的十几岁的孩子,比之单身爸爸的,不大可能发生不良行为或不良嗜好。好样的,墨菲·布朗(Go, Murphy Brown. )

毕布拉兹和史黛丝说:父母对子女的养育质量是问题的真正所在,而不是性别。不过,对我们“不可或缺的”父亲这个概念的真正挑战很可能就是同性恋妈妈。一般说来,女同性恋家长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多于父亲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他们认为女同性恋家长与孩子吵嘴也不像异性恋夫妇那样频繁,并对“共同监护子女”作了更为恰当和颇令人满意的描述。与异性恋的小孩子感觉不同的是,同性恋“父母”的孩子感觉他们的“父母”更能适应他们、更可信赖。他们几乎没有行为上的问题,而且表现出更多的兴趣且一心努力向学。

据史黛丝和毕布拉兹说,“两个决定一起做‘父母’的女人,大概能够贡献出双倍于一个中产阶级的‘女性的温柔’来养育孩子。”而且他们还得出结论说:“只要严格从已经发布的科学的立场出发,就可以证明:一般来说,两个女人做家长要比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做家长更好,至少强于与传统上分担家务的男人和女人。

嗳,问题就在这里。虽然嘴巴上都嚷嚷着反对,但大多数异性恋男女还是喜欢这种传统的家庭分工的。对“依照性别分配”家长角色这种习惯的依附,形成了一种颇具魅力的行为定势。父亲,对你所要的一切只是大体了了。可剩下来的事情,就都是由我们这些作家政主管的妈妈们来掌管了。我们可以给你们当爹的发号明细的指令,可你们还未必能做得好。当代家庭研究会研究部主任斯蒂芬妮·科恩茨(Stephanie Coontz)说:“即便是那些想让丈夫多帮衬一把带带孩子的妇女,也都不想放弃她们的这个传统权威。” 除了我们实用主义地皈依这种角色之外,我们还依然活在一种父权观念根深蒂固的文化之中——父亲的存在不仅意味着多出一双手,而且也是男人、女人、孩子的依托。

对爸爸来说,坏消息是:不管一般看法如何,爸爸的贡献,在客观上决不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好消息是:我们对他已经习惯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507975-985559.html

上一篇:旧贴备份:究竟是谁乱了“秩序”?

2 李颖业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9 02: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