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农民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马红孺 上海交通大学机动学院教授http://www.physics.sjtu.edu.cn/hrma

博文

上海交大物理(10)--从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

已有 6371 次阅读 2009-3-26 19:41 |个人分类:交大物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上海交大, 物理系


1958年,中央提出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总路线,制定了“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和“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的教育方针。各个大学实施勤工俭学,组织学生下厂参加劳动生产锻炼,出现了大搞生产劳动,大搞科学研究,大搞教学改革的局面。上海交通大学的物理教研室也积极投入到这一轰轰烈烈的运动之中。1958年下半年,在民晏路分部(现为上海工业大学校址)办了一个“无线电工厂”,作为新生进行生产劳动的基地(新生入学后必须先参加生产劳动)。由张立任厂长,邵汉波为技术主管。生产内容是将上海一家无线电厂生产的电子管收音机改装为收扩两用机。学生轮流参加,多达千人。前后共改装数千台,销往全国。该厂于1959年上半年结束。物理教研室还参加了全民大炼钢铁的群众运动,用坩埚炼钢,但无果而终。

在科研方面,物理教研室也形成了人人动手大搞科研的局面。先后研制了威尔逊云雾室(胡齐丰、胡盘新等),观察到了α-粒子径迹;范德格拉夫静电加速器(胡齐丰,应燕平,胡盘新等),打出了X-射线;银锌高能蓄电池(任有恒,范忠浩等);场致显微镜(任有恒等),盖格-米勒计数器(张馥宝,邵汉波等)等。实物均送往高校教育革命成果展览会展览。展览结束后,除个别成果充实物理实验外,其余展品均搁置仓库,后不知去向。这些研究工作当时在国内是相当先进的,可惜没有继续进行下去。
当时,各工科系对普通物理教学内容颇有非议。他们认为物理课内容与基础技术课多有重复。如物理课的力学与理论力学,电磁学与电工学;而且物理课讲得不深不透。他们批评物理课是“讲场(电磁场)走过场,讲路(电路)不上路”。他们认为可以取消普通物理课,而代之以在高年级开设近代物理课。更有甚者,有的系组织高年级学生编写近代物理教材。由于学生知识和经验的不足,所编教材中的“原理”部分照抄物理专著,而“应用”部分则是将产品说明书(如超声波清洗机,同位素探伤仪)内容原封不动搬入教材。以致教材不伦不类,教师无法上课。
1959年2月,在上海市高教局的主持之下,召集了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化工学院、华东纺织工学院和上海水产学院物理教研室(组)的部分教师,组成编写小组,以高等工业学校物理学编写组编写的《物理学》为蓝本,结合教育革命形势的要求,增添了近代物理学中的内容。参加编写工作的有20多人,从3月中旬到6月底,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普通物理学》(上下两册)的初稿,并于1959年1月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经使用后,感到近代物理内容不够,特别是在统计物理、固体物理、核物理、量子力学等部分理论较浅,面也不广。于是又在原有基础上进行增补和修改工作。修订本于1961年8月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内容加之又加,十分庞杂。
1961年中共中央制定了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大跃进”时代实际上已经结束。随之,教育部制定了《教育部直属高校暂行工作条例六十条》(当时人们称为“高校六十条”)。强调高等学校必须以教学为主,努力提高教学质量。学校教学秩序开始得到稳定。
1962年,国防科委主任聂荣臻元帅在听取研制二弹一箭专家对高校意见时,一些交大毕业的老学长反映说:“老交大毕业生基础厚,物理课是霸王课。对学生很严格,学不好就要淘汰”等等。国防科委要求上海交大对老交大教学传统调研上报,以后又向全国国防工业院校转发了上海交大关于“老交大教学特点”的报告。上海交大教务处负责人范祖德来到物理教研室,对教师说:“过去老交大物理课是‘霸王’课,可惜现在‘霸王别姬’了”。加强基础,恢复老交大传统,成为物理教研室教师的当务之急。为了提高物理课的教学质量,刚来校不久的程守洙教授在培养师资队伍和教材建设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程守洙教授是一位理论核物理学家,在美国田纳西大学获博士学位后,于1951年夏搭乘中美断交后的最后一班航轮回国。回国后任华东纺织工学院教务长和物理教研室主任,兼任南京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讲授《理论物理》等课程。1959年调入上海交通大学,任物理教研室主任。
程守洙教授来交大后,对青年教师业务水平的提高非常关心。他亲自为青年教师开设了四大力学,量子场论,基本粒子,群论等课程。并邀请一些著名的科学家,如复旦大学的谢希德教授,华东师范大学的微波专家陈涵奎教授等来校讲课。组织文献讨论会,由青年教师轮流报告,开展讨论。为了训练青年教师的外语能力,组织他们翻译外语书籍,并亲自校正。青年教师上课前,必须试讲,试讲通过后才能上课。上课时安排有经验的老教师听课,课后讨论,共同切磋。组织教学活动,集体备课,讨论大课、辅导课、习题课的教学。这些措施对青年教师业务的提高起了很大作用。
1962年,程守洙担任了教育部高等工业学校工科物理教材编审委员会主任委员。根据教育部文件精神,审订了普通物理学教学大纲,编制了1962--1964年教材工作规划。在已经选编出版的通用教材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教材的质量。在编审委员会工作会议上,决定由程守洙和江之永(同济大学教授,编审委员会委员)两位教授牵头编写新教材。他们仍以上海市高等工业学校物理学编写组编写的教材为基础,按1962年审订的试用大纲进行改编,对基础理论作了加强,对旧版中某些要求过高或偏重具体技术应用的部分作了压缩或删减。全书的篇幅较旧版缩减了三分之一。这一版本经教材编审委员会全体会议审阅通过,就是程守洙、江之永主编的《普通物理学(第二版)》(简称程江本)。教材于1964年2月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分三册出版,由全国高等工业学校作为统编教材使用。这套教材后经多次修订出版,现正修订准备出版第七版。程江本是目前我国使用时间最长,使用范围最广的大学物理教材之一。高教界评论这套教材是“我国建国以来第一本切合我国国情、具有独特风格的自编通用教材,对稳定教学秩序起了重要作用”,是一本“影响面广、质量高的理工科物理教材,成为全国最畅销的科技图书之一”。这套教材所以取得如此大的声誉,与程守洙、江之永两位教授的治学严谨、一丝不苟的精神是分不开的。
物理教研室教师还在教学手段上进行了改革。开展了电化教学,经常在课堂上放映国内外教学电影。一些难以讲清楚的物理现象经过电影直观演示,效果十分明显。在演示实验方面,由许一之专门负责,他与上课教师一起,配合物理大课,制作了大量演示实验,供课堂演示,效果很好。在1963年制订的教学计划中,学校十分重视物理课,物理课的学时已从1958年的198学时增加到230学时。除了大面积普通物理学教学外,物理教研室还开出了一系列其他物理课程。 1958年,上海交通大学成立了工程物理系,培养我国核反应堆工程方面人才。程守洙教授先后开设了原子物理,经典力学,电动力学,统计力学,量子力学,核物理,中子物理等课程。由陈英礼担任辅导。以后这些课程除中子物理由该系自行开设外,其余都由物理教研室青年教师陈英礼,吴锡龙,屠树中等讲课。工程物理系的学生学习十分刻苦,晚间自习都到深夜。教室熄灯后,有的学生还在路灯下与辅导教师一起演算推导公式。工程物理系的毕业生中,很多成为我国核工业的中坚力量,为我国原子能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1952年院系调整以后,上海交大成为一所工科性大学。在实践中,学校领导意识到取消理科引起的种种弊端,有意逐步重建理科。1960年决定由基础部物理教研室负责筹建应用物理专业,专业方向是低温物理。计划先研制液态氧,再研制液态氮,最后研制液态氦。具体由秦树艺负责,业务指导是二系夏安世教授。学校从各系抽调一批优秀高年级学生20多人,作为预备教师充实物理教研室师资队伍,这些学生有:朱良铱、干成剑、韩效溪、马广忠等。他们来物理教研室后,一部分参加物理课辅导工作,另一部分参加应用物理专业筹建,工作热情十分高涨。筹建过程中,上海交大与复旦物理系合作,共同研究“制氧低温技术”。学校派出汤荣身(汤一兵)、俞佩金、蒋秀明、金树福等4人到复旦大学,在谢希德教授指导下进修(1964年毕业后仍回到交大)。后于1962年,因贯彻中央“八字方针”,应用物理专业筹建工作停止。预备教师除一部分按应用物理专业毕业仍留在物理教研室,其他重新分配工作。
参考文献: 1, 上海交大百年物理,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06
          2, 上海交通大学校友网, http://www.sjtu.org/sjtuaa/index.php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402-222659.html

上一篇:交大物理 (9) -- 西迁
下一篇:物理系需要招硕士生吗?
收藏 IP: 116.225.34.*| 热度|

2 李宇斌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6 03: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