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南屏
怪异但不离谱
2024-6-12 09:17
阅读:1064

《世说新语·任诞第二十三》记载:刘伶恒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人见讥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裤衣。诸君何为入我裤中?”刘伶喜欢酗酒,酒后任性放诞,有时赤身裸体呆在屋中。有人看到后讥笑他,刘伶说:“我把天地当房子,把房屋当裤子,诸位为什么跑到我裤子里来?”

名不见经传珙能“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以放荡不羁著称的刘伶,酒后的胡话自是更加荒诞不经,不必当真,一笑而已。

然而,仔细琢磨琢磨,刘伶酒后之言并不荒诞。 

《论衡·谈天篇》载:共工与颛顼争为天子不胜,怒而触不周之山,使天柱折,地维绝。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

《列子·汤问》: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之足以立四极。

《淮南子·览冥训》: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天问》:圜则九重,孰营度之?惟兹何功,孰初作之?斡维焉系,天极焉加?八柱何当,东南何亏?

由上述,在古人心目中,天就像个屋盖,由地上的柱子(极)支撑起来。天地其实就是一座放大了的房子。

“以天地为栋宇认为天地的关系就像是一座大房子,本来就是古代人们天地关系的认知刘伶自己居住的屋室位于天地这座大房子里面,在大房子里能遮蔽人身体的不是衣裤又是什么?所以刘伶当然可以视屋室为裤衣”,假装纳闷“诸君何为入我裤中?”

刘伶诸言,逻辑清晰,幽默得合情合理,怪异是怪异,但不离谱。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南屏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300375-143782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6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