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gmin 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xminmin1987 Godot is equal to god over time.

博文

为何基层政府与社会的权力边界难以划定

已有 2563 次阅读 2016-7-2 17:13 |个人分类:社会速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为何基层政府与社会的权力边界难以划定

——基于基层观察与历史的追问的思考


不论在学界还是在日常生活,经常听到有人批评政府不愿意放弃一些权力?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要知道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这其中,有很多原因是不被外人所知的。而且有的时候不是政府不愿意放弃,而是社会不让政府放弃一些原本就不属于政府管辖的事务。

一般说来政府是不应该介入个人和家庭的私生活的。但是有的时候,一些家庭与个人的私生活会主动要求政府去介入,尤其是我们一直宣传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以及我们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在历史上的基层动员过程中存在的很多先例和模范,以致很多事情至今无法摆脱,这些都导致难以理清政府与社会的权力边界。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曾经宣传的我们党以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为老百姓挑水、劈柴等帮助老百姓排忧解难的各种干涉私人事务的榜样与模范,他们成了当下要求政府介入私人事务的先例。

比如在基层,在很多地方都发生过有子女不赡养老人,老人去基层政府上访的事情。他们不愿意去走法律程序,而更愿意政府干涉或调解家庭内部的纠纷。而且法律可能判他们的子女有罪,这也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我工作期间,还曾遇到一个开发商与建筑公司存在财务纠纷,然后建筑公司背着开发商把房子卖了一批,而且出现了一些同一栋房子卖了两家的情况,然后建筑公司经理携款外逃的事情。这些被骗的人不选择起诉,而是上访。为何?上诉无论法院怎么判,他们的钱都不可能全部追回,而上访则可能得到的利益更多一些。而且一旦住房问题上升会一些关乎地方稳定、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就成了一些党权不得不干预的事情。

所以,如果要理清政府与社会的边界,就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

第一,是反思历史上的那些帮助老百姓挑水、劈柴的模范与先进,他们是不是干涉了私人事务,不然就会经常面对老百姓的质疑。我曾经遇到过老百姓的追问:你们还是不是为老百姓办事的?他们也经常拿现代与抗战和解放战争期间的例子做对比。

第二,紧接着就是界定党与政府的权力边界问题。党权,由于我们是执政党,其权力边界肯定要更宽一些。但不是任何进入党的议事日程的事情都要进入政府的议事日程,有些事情政府是不可以介入的,但党权却是可以的。

其实《信访条例》已经颁布很多年了,其中规定的很多不在信访范围的事务,最后还是走了信访的渠道。而且首先违背信访条例的不是在基层,而是从高层信访开始的。

在基层从事信访的人,他们整天接受的大都是负能量,所以几乎是没有几个人愿意操心多管闲事的。但是历史留下的先例,是另外一种很有约束力的法律。这种不成文的案例法,比成文的法律条文更有传播力、影响力和约束力,很难摆脱。所以,我们需要反思历史,这种反思在基层是做不到的,因此首先需要学界去反思,然后逐渐影响高层和人们的日常生活。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224092-988218.html

上一篇:为何政府经常陷入膨胀式怪圈?
下一篇:全国统一考试的另一种不公平

9 赵建民 陈楷翰 刘超 徐令予 武夷山 黄仁勇 马志超 techne grdeg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06: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