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gmin 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xminmin1987 Godot is equal to god over time.

博文

如何唤起人们对于知识的尊重 精选

已有 14492 次阅读 2016-10-19 13:36 |个人分类:闲话生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研究生过得很寒酸

如何唤起人们对于知识的尊重

前几天,跟楼下一位保安侃了一会。结果他对博士的近似“轻蔑”,让我感情很受伤,尽管我现在还不是博士。但我不得不吐露一下我的心声。

他有些近乎在炫耀自己有几套房产,一月收入过万,再加之租房等等其他收入,确实不是一个博士所能比得了的。他说自己有个弟弟,在北京刚博士毕业,而且一毕业就将近三十岁了,还什么都没有。你博士又怎么样?不还是为没有房子发愁?!

这的确是现实。但是我想说的是,博士就该这样吗?博士都过得这么寒酸,怎么唤起社会对于知识的尊重呢?

记得一位中科院院士曾经讲过国内某著名数学家的故事,说这位数学家整个人沉迷于数学,其他一概不懂,不修边幅,衣服穿的很寒酸。然后去国内某知名大学做数学讲座,开始学生很憧憬见到这么伟大的数学家,但是一个讲座下来,很多数学系的学生闹着要转专业。此后,数学系再也没有请过他。尽管人们依旧很尊重他,尊重他对于数学的痴迷,尊重他在数学中的成就,尊重他本人,但是却并不想过他过的那种生活。因此,这位数学家并没有起到好的示范作用,反而产生了坏的影响。如果他西装革履、神采奕奕的那应该是另外一种情况。

追求更好的、有品质的生活是几乎所有人的愿望(个别的不讲究的除外),因为很少有单纯的为了知识而求知的人。大家都是希望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善自己的生活,甚至改变家人的生活。在当前比较功利的社会氛围中,很难让人不功利的看待读书。所以,只有通过读书,让读书人过着有品质的生活,才能博得社会对于知识的尊重。

我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对于读书人的蔑视。在我工作期间就有人跟我说“读的书、出大驴”。还有就是,在一些地方,中学教师的工资不如打工挣的钱多,因此经常受到一些人的讥讽,说:读大学又怎么样,不还是骑着破自行车上下班?!言外之意,大家都懂得。

前面说这么多,我想社会还是应该关注一下研究生的生活境遇。大学毕业就二十三四岁了,已经到了自立的年纪。对于这一群体,不可能仅仅解决他们的温饱问题就够了。他们还需要体面的生活,他们也还有别的需求。

当然在这一点上,我们中国科学院大学做的还是很不错的,中科院的研究生们大都可以体面的生活,经济基本可以实现独立。这也是中科院系统一直对本科生读研有足够吸引力的原因所在之一。至少在中科院读研究生不用为生计发愁,不用伸手问父母要钱。因此,大家大都可以安心的做事情。而其他很多高校做的并不好,或者无法做到这一点,这与国家对学校经费的分配有关,当然还有其他原因。尽管国家也在努力做,但现在还没有完全解决这一问题。

可能我的观点会有争议。比如一提提高研究生待遇,就有很多人出来反对说:研究生是知识的积累阶段,你们要好好学习,把本领练好,将来毕业赚更多的钱。整个还是把研究生当做学生看待。但我认为研究生不是单纯的学生,在中国现有的教育体系中,更像是一种合作关系或者雇佣关系。

对于自己,你给我多少报酬,当然不仅仅是钱的报酬,还有传授知识也是另外一种报酬,我就做值这些报酬值的活。你把我当廉价劳动力,那我就做私活。要过体面的生活,不然我过去的同事该笑话我了,读研究生把生活质量搞下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但总之,要让研究生们体面的生活很重要,要唤起大家对于知识的尊重,不仅仅是口头上喊,要在制度设计上给予切实的保证。要把激励搞对,机制设计很重要。

不说了,不然又有人要说我愤青了。其实我觉得我很客观。

20161019日于乌鲁木齐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224092-1009663.html

上一篇:北京大学“不和谐”:从林张之争看中国大学
下一篇:怎么激励政府官员推进改革?

48 徐令予 马省伟 黄仁勇 王从彦 叶通 钱程 喻海良 徐树良 李东风 梁劲康 董俊刚 张旸 陈南晖 李卓亭 陈武峰 李建业 耿聰 谭青海 王启云 马军 高建国 黄永义 陈万浩 史晓雷 吕洪波 罗民 汪晓军 吴景鹏 毛秀光 李士成 丁超 张德元 闵建中 刘旭 何联毅 曾智勇 王天一 付福友 王大岗 许方杰 沈友明 张鹰 wqhwqh333 xlianggg ttee1 taoshl xchen uneyeca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3 18: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