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群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
2022-1-18 22:57
阅读:1153

整理书架时,又见到两本画册《晚霞集》和《夕阳红书画集》,其中有先父的三幅国画。拍了照片。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01.jpg 

雪海松清(2002)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02.jpg

舞春风(2003)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03.jpg

花香蝶自来(2007)

 

 顺便一提,第三幅画,让我注意到牡丹有香。古人说牡丹“国色天香”,如宋人韩元吉 “芙蓉扫地菊花陈,国色天香一夜春。”(《次韵陈子象十月惠牡丹》)和范成大“遍欲知国色天香句,须是倚阑烧烛看。”(《与至先兄游诸园看牡丹三日行(其二))。过去在《曹溪公园(2011)》《太仓牡丹园》《曹溪公园(2015)》《上海植物园》《康健园》《中山公园(2018)》《中山公园(2019)》看牡丹时,并没注意到有香。以后再去观牡丹时留意。


前两幅来自《晚霞集》,是2006年印的画册。首页、目录和有父亲作品等相关如下。封四有笔会参加者的合影,有父亲那张单独贴一下。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04.jpg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05.jpg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06.jpg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07.jpg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09.jpg

 

 

第三幅来自《夕阳红书画集》,是2007年印的画册。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10.jpg

10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11.jpg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12.jpg


 先父陈烈俊的画(续)13.jpg

 

画册里夹着老年大学书画班的同学名单。父亲的名字是“陈列俊”。所以各画册(包括过去贴过的《十年》)名字都用的这个。算是发现系统性错误的根源。虽然父亲在画作上署名还是用他本名,似乎也没有太介意。毕竟“名者,实之宾也”,错就错了,或许也是种“无可无不可”的人生智慧。

 

 

先父陈烈俊的画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立群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20220-132163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