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群
末俗纷纭更乱真—学界小说丛谈之《遗忘》
2021-7-23 22:56
阅读:1497

小说集《遗忘》收入三部中篇小说《遗忘》《午后的诗学》《国道》。多次由不同出版社出版,包括但可能不限于漓江出版社(2002)、人民教育出版社和重庆出版社(2012)和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9)。三篇小说情节彼此独立,虽然后两部中篇有共同的人物。《午后的诗学》以后另外说,因为也是部中篇小说集的标题。这里重点说《遗忘》,也简单说说并非学界小说的《国道》。本文页码引用自前述2019年的版本。该版收入“当代经典·长篇小说文库”。故事发生的学校小说中没有暗示,时间设想为本世纪初。

 

《遗忘嫦娥下凡或嫦娥奔月》发表于《大家》1999年第4期。这是有些后现代风格的小说,内容很丰富,有各种可能解读。当然,每种解读,其实也是意义的再创造。小说在两个平行的时空中不断转换。一个时空是现实的时空,另一个是神话传说的时空。

 

现实的时空是2000年年底的汉州市。“我”叫冯蒙,是应该但未能毕业的博士生。导师侯后毅是汉州大学教授,身患绝症行将离世的大历史学家,严格要求,不同意他毕业。导师的妻子罗宓是汉州大学教授夫人中最漂亮的,与冯蒙是秘密情人。冯蒙还有位学生屈平,自称性冷淡的女生,正在准备考侯后毅的博士生。后来曲平自称做了变性手术,成为男性了。还有位下凡的仙女嫦娥,失忆。据罗宓说,嫦娥白天是美人,晚上变成只蟾蜍。侯后毅派屈平接待嫦娥,让冯蒙写“嫦娥下凡”的博士论文。经过广泛考证,冯蒙完成了“嫦娥奔月”的博士论文。而且在考证过程中,发现罗宓是他几年前的学生,后来两人结婚,但在冯蒙读研究生时,罗宓变成了师母。在小说快结束时,罗宓已经要求侯后毅承认她与冯蒙的同居权利。最后侯后毅仍拒绝让冯蒙毕业,被他杀死。这条线索,除了天外来客的嫦娥有些“乱力怪神”,其他都是现实的学院生活,虽然未免有些夸张。

 

另一个时空是历史和神话。侯后毅是夷羿即后羿的转世,是嫦娥奔月之前的丈夫。嫦娥本来是后羿的妻子,被天上最高神帝俊夺去,生了12个小月亮后又还给后羿。后羿与嫦娥被帝俊排到凡间,应尧的要求教训帝俊的10个太阳儿子。冯蒙是夷翌的学生冯夷即逢蒙的转世。罗宓是洛神即宓妃的转世。洛神本是冯夷的妻子。后羿射瞎了冯夷的左眼并夺走洛神。后来冯夷给夷翌戴绿帽,并最终杀死了后羿。曲平是屈原的转世,是洛神的追求者。小说中有大量考证,煞有介事,也开了《应物兄》以论文入小说的先河。

 

小说偶尔有关于学界的议论,有些颇有见地。例如,“研究生的三大传统:首先密切联系导师,其次密切再联系美国;不但要做表扬和自我表扬,还要做批评和自我批评;既要理论联系实际,又要理论联系实践。(p. 13)”又例如,“Mythos的总部在纽约,是世界上最权威的历史研究杂志。二十世纪下半叶,最权威的东西基本上都在美国。(p. 11)”关于历史学和历史的更多警策之论,随便抄几句。“要把考证与想象结合起来,两手都要硬。两只手都硬了,才能相互握到一起。……既要实事求是,又要有想象,否则会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p. 20)”“大历史学家都是解决疑难问题的。(p. 43)”“中国的历史是以一个人的寿命为界限的。只有那个人死了,他所作出的历史结论才能更改。(p. 43)”“历史的经验已经反复证明,所有的帝王都擅长秋后算账。(p. 86)

 

《国道》发表于《时代文学》1999年第4期。不是学界小说,虽然有《午后的诗学》中的费边教授出场。小说是写国道上发生车祸后的黑幕。济州市传说会飞的林肯车出了车祸,撞了父子两人,父亲当场死亡,年幼儿子被长距离拖行,成了植物人。酗酒的管庄区公安局长开车。问题的焦点是车上是否还有其他人,甚至就是那人开车。正式的判决是车上只有条狗,把局长判了死刑。但最先拦下林肯车的交警没能出庭,他往大别山送几台黑白电视机时遇到拦路抢劫牺牲了。帮助拦车的武警被派往外地执行绝密任务去了。局长没有作酒精检测,他看到被拖带的小孩后呕吐到出租车司机马莲(这个名字的女司机在《抒情时代》中出现过)裤子上。马莲受到威胁不要拿出来,她已经把裤子洗了。现场调查的《济州晚报》记者孟庆云,先是受到威胁,后来死于生孩子时的大流血。仅存的线索是费边教授的调查。“费边是我们当中最出色的诗人哲学家,他能对日常生活中发生的任何事情及时地作出判断。(p. 184)”他从局长的儿子那里了解到,局长出事后被保释住院期间,让儿子发个传真,“出面还是不出面?让说还是不让说?(p. 187)”得到的答复如圣旨如神谕,“别忘了,任何时候我都是对的。如果错了,请看上面的那一句。(p. 188)”“和费边采访过并记录下的许多证人一样,费边是不愿公布他的调查结果的既不愿意把文章写出来发表于报端,也不愿在关键的时候出庭作证。他只是愿意私下和朋友聊起此事。(p. 184) 最后这场车祸以局长被枪毙结案。

 

顺便一提,《国道》发表六七年后,作者真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幸好大难不死。后来的中篇小说《从何说起呢》中应物兄出车祸成了植物人,而长篇小说《应物兄》中干脆以应物兄车祸身亡作为结束。

 

作者李洱,原名李荣飞。1966年生于河南济源。1983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1987年毕业。随后李洱在郑州教育学院(现郑州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1997起为河南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后担任过河南的文学期刊《莽原》的副主编。2011年调入中国现代文学馆,曾担任研究部副主任,现为副馆长。在学界小说丛谈中,说过他的长篇小说《应物兄》、中篇小说集二马路上的天使和《导师死了》,还有短篇小说《饶舌的哑巴》。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听唱新翻杨柳枝—关于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大师巨笔学界小说丛谈之《呐喊》

 

开山之作学界小说丛谈之《一日》和《洛绮思的问题》

 

先驱足迹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问题》

 

命题作文学界小说丛谈之《去国》

 

抒情自叙学界小说丛谈之《沉沦》

 

辗转反侧学界小说丛谈之《菤葹》

 

春蚕到死学界小说丛谈之《象牙戒指》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云中锦书学界小说丛谈之《春痕》

 

边缘体验—学界小说丛谈之《沈从文全集》选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望洋兴叹学界小说丛谈之《棘心》

 

文人魅力学界小说丛谈之《冬的空间》

 

如鱼饮水—学界小说丛谈之《莫须有先生传》

 

学店学渣学界小说丛谈之《中国大学生日记》

 

一段好春藏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英国情人》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危城内外学界小说丛谈之《双山》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象牙塔旁学界小说丛谈之《杨绛全集(1)

 

老大嫁做商人妇学界小说丛谈之《傲霜花》

 

耄耋说情爱学界小说丛谈之《师姐》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花好月圆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之后》

 

相煎太急学界小说丛谈之《牵牛花》

 

疾风劲草学界小说丛谈之《生命与爱情》

 

风刀霜剑学界小说丛谈之《马兰草》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天翻地覆学界小说丛谈之《朝云暮雨》

 

异婚奇情学界小说丛谈之《半个月亮,半个太阳》

 

风起云涌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上、下册)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理想主义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大学反思

 

身世浮沉雨打萍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红莲相倚浑如醉学界小说丛谈之《诗人之死》

 

大转折前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魂兮归来》

 

工农兵大学生的爱情学界小说丛谈之《起步》

 

师大三年学界小说丛谈之《黄花堆积》

 

由红到紫的工农兵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紫色学历》

 

只是当时已惘然学界小说丛谈之《我的大学》

 

昔日娇子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英语教授的求学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

 

英语教授的工作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第二部)

 

回首向来萧瑟处学界小说丛谈之《人啊,人!》

 

时代伤痕的想象学界小说丛谈之《何直教授》

 

二十年后的同学相会学界小说丛谈之《土壤》

 

假作真时真亦假学界小说丛谈之《真真假假》

 

坎坷学者路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探索美的人》

 

解开谜团学界小说丛谈之《女大学生》

 

与魔鬼交易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晕眩》

 

一地鸡毛的学界学界小说丛谈之《无爱的情歌》

 

梧桐应恨夜来霜学界小说丛谈之《空中的足音》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英语青椒初入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真》

 

浮事新人换旧人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城》

 

满园春色关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恋》

 

思而不行的大学老师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侏儒》

 

情欲激荡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第十一诫》

 

今朝放荡思无涯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非学界故事)

 

从希望到惶恐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部分

 

休对故人思故国学界小说丛谈之《悬空的十字路口》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困穷宁有此—学界小说丛谈之《表弟》

 

菲菲物竞华—学界小说丛谈之《承担:六〇后大学生》

 

雅俗熙熙物态妍—学界小说丛谈之《苏黎红小姐》

 

惊雁失行风翦翦学界小说丛谈外篇之《绫罗》

 

区区岂尽高贤意学界小说丛谈之《红拂夜奔》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何人可觅安心法—学界小说丛谈之《脑裂》

 

沧海桑田—学界小说丛谈之《裸体问题》

 

艰难苦恨繁霜鬓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力学家故事)

 

平生正被儒冠误学界小说丛谈之《暗示》(学界故事部分)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天眼》

 

一师两生三人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我们”与“我”及其超越—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推枕黄粱犹未熟—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梦》

 

夕阳残照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楼》

 

冶金教授的似水流年—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罗恒》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情似雨馀黏地絮学界小说丛谈之《关关雎鸠(赵孟)

 

黑色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故事》

 

末世风流意转新学界小说丛谈之《二马路上的天使》

 

癫狂柳絮随风舞学界小说丛谈之《导师死了》

 

言不尽意学界小说丛谈之《丽娃河》

 

宿舍楼中的家长里短—学界小说丛谈之《关关雎鸠(蔡小容)

 

人怕入错行学界小说丛谈之《婉的大学》

 

青青园中葵学界小说丛谈之《毕业生》

 

从新闻到漩涡—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之后

 

校园内外的几幅速写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逸事》

 

好怀渐向中年减学界小说丛谈之《三人行》

 

功名富贵岂偶然学界小说丛谈之《三人行》

 

安得广厦千万间学界小说丛谈之《所谓先生》

 

当时年少春衫薄学界小说丛谈之《中文系》

 

才女的冷傲—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女生》

 

无可奈何花落去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囚徒》

 

天才的误区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男生》

 

教学型高校流水账—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

 

青春作伴学界小说丛谈之校园言情小说

 

谈笑有鸿儒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教授》

 

隔离—学界小说丛谈之《爱你两周半》

 

教授的硬功夫和软实力学界小说丛谈之《所谓教授(修订版)

 

学者的素质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先生》

 

杜鹃啼血猿哀鸣学界小说丛谈之《高等学府》

 

满纸荒唐言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出家》

 

无端却被秋风误学界小说丛谈之《象牙塔下》

 

花自飘零水自流学界小说丛谈之《郑袖的梨园》

 

春江水暖鸭先知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独在异乡为异客—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会当车载金钱去—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校园外的奇遇—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的黄昏》

 

墙角数枝梅学界小说丛谈之《中国女博士》

 

求荣争宠任纷纷学界小说丛谈之《鱼肠剑》

 

江山有恨销人骨学界小说丛谈之《梨园记》

 

红粉暗随流水去学界小说丛谈之《春尽江南》

 

博士之难学界小说丛谈之《缺氧》

 

事如春梦了无痕—学界小说丛谈之《月落荒寺》

 

师生关系的极端案例学界小说丛谈之《关关雎鸠(王刚)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步步寻花到杏坛—学界小说丛谈之《弦歌》

 

可怜光彩生门户学界小说丛谈之《打金枝》

 

无边落木萧萧下学界小说丛谈之《子在川上》

 

一场春梦日西斜—学界小说丛谈之《应物兄(上,下)

 

曾经沧海难为水学界小说丛谈之《上邪》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立群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20220-129671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