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之以明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shu TopLiuChao@Gmail.com

博文

西山之殇

已有 2305 次阅读 2011-4-17 20:2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style

如同到贵州时的无知一样,去云南之前也是带着偏见、愚昧和好奇。料想云南只是风景如画的边区吧,却不知她厚厚的文化积淀。虽然云南省府力推少数民族的文化及产业,还有著名的旅游业,而云南本地自古与中原的文化交流与传承却被人忽视,有的只是西南联大那段让科教界缅怀的时光和机遇。


与“少不入川”所对应的是“退有川渝”,自古川派在学术、音乐、政治和军事等领域总有独到的人事,而昆明则是类似川渝的地位,或称之小成都为宜,史上尤其是近代,小小昆明大规模的收留了中原文化。现在看来,尤其是近几年仇和治下,昆明好大,几环几环地突围了老城,又有开发区,又有新机场,而之前建国前几十年昆明城只有小小的一块,滇池还是优秀的湿地,昆明只是滇池的陪衬,而正是那时的昆明,延续和继承了灿烂的中原文化,时而激流,时而细水。主流的、大众的、白雪的传承总是不断,而琴音却是格外地耀眼。


很多人会说,要是当年西南联大在抗日后留到昆明的不止是一个师范学院,那么云南的科学与技术将会多么的强大,也许是中国的剑桥镇。所幸,云滇琴声依旧,历久弥新,昆明市区有大小琴馆二十余家,每个县市都有琴馆。古琴虽小爱,云滇却多弹,崇山恶水没有阻断本地志士对琴的热爱,一代代传下来,抗日时期一个绝佳的机会到来,大量琴人颠沛进昆明避难,査阜西和彭祉卿即是其中两位,云滇琴艺空前增强,自此更加繁荣,虽经浩劫而不断。

彭先生入滇后一如既往地酗酒,不幸于抗战前夕逝世,享年55岁。先生葬于昆明西山,重庆杨典描述曰,“先生的墓就在盘山公路的一道悬崖边上,可顺泥土与藤蔓攀缘而上。墓地不大,呈圆形,三面卫砂,一面朝湖,风水上是“吉穴”,但已多年荒草丛生,落叶遍地,空气中弥漫着潮湿泥土的气味,四周还散乱着一些祭祀用过的冥物供品”。祭拜之人无不为先生因丧杯中而惋惜,而昆明刘彦忠逢节必祭一瓶酒,自己一杯,先生一杯。


问刘君,“为何我走过的那些城市,武汉、长沙、太原和西安等地的琴的普及和琴人氛围远远低于昆明呢?昆明市区有大小琴馆二十余家,而云南省府着力宣传的是当地少数民族文化?”答曰,“是彭先生先灵保佑着昆明琴人”;刘君曾说,彭先生的亡灵是他遇到困难时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精神支柱,他觉得彭先生的亡灵在冥冥中帮助他,使他坚强。彦忠青年时履历四方,转移多师,历经挫折,可谓琴人中的见月律师,获号“琴痴”,雅室中的每张琴都有现世的故事,不甚唏嘘。


昆明的春天,其实是个伪命题,好友的父亲说,北京夏天的时候昆明最热,有30度的,而4月份的昆明却是很舒服,“你们北京这时候应该是沙尘暴吧”。而云滇琴心在柔和舒适的氛围中一如既往地惬意。

谨以此文遥祭彭先生琴灵。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6119-434335.html

上一篇:MestReNova中把Y轴放大时某一个峰超过边界后,拷到Word中就不正
下一篇:打算写一个富勒烯早期科学进展的年谱

2 李学宽 余昕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03: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