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承泰
中学生活回忆之:洗被子
2023-9-27 15:22
阅读:1080

19629月,还差三个月满13周岁时,我被昭觉县初级中学录取,成为一名中学生。

1962年的昭觉中学,位于昭觉县城北面约三公里的山坡上。初中的三个班,约150位学生,每学期上课期间,都在学校食宿,即是住读。

那时是每周六天工作制。学校也是每周上课六天。周六下午,上两节课后,即开始度周末:家在昭觉县城的学生,就收拾东西,回家去了。家在外地或无家的孤儿学生,就呆在学校。周日,学校开两餐。全校学生都要在周日晚6点前回校,晚上有两节晚自习,值周老师会清查的。

学生住读,住在学校,被褥衣物都是自带的。用久了自然就会脏,要洗的。

家在昭觉县城的同学,周六回家,就把用脏了的衣物被子拿回家。第二天,回到学校,就是干净的衣物了。

但家不在昭觉县城的同学,只有寒暑假期间,才能够回家的,就只得自己动手洗了。

19644月,我家迁回成都,我继续在昭觉中学住读。所以,对当时的洗衣刷被有亲身体会。

衣裤不是大件,自己揉搓一下,打上肥皂,用刷子刷刷易脏的部位。衣服的衣领、袖口和前胸,裤子后面的屁股和裤腿前面的膝盖,这些部位,须多打肥皂后,用力刷。然后,用清水清洗干净。再把衣物绞干后,搭在绳索上晾干。

但是,被子脏了,就不一样了。

为什么?因为洗被子,不是单纯的用水洗。在洗之前,要先拆开,只洗被单;洗净晾干后,还要再缝成被子。

南方的被子,多是棉被,里面通常是棉絮被芯,外面用两块长方形的布包裹住。这两块布,就是被单,是被子的里子和面子。面子布是被子的外面,即面子,一般用花布或绸缎做,好看。里子布大都是较为结实的白布,如土布。被子的棉芯和里子面子两块布,是用较粗的被子线和缝被子专用的针,来缝到一起的。

洗被子时,要先拆被子,把里子布和面子布拆下来,单独洗。所以,洗被子,就是洗被单。

里子布直接接触人的身体,易脏,要经常洗。洗被子,多是指洗里子布。

在拆被子时,要把拆下来的被子线挽好,避免线打结,在再缝被子时才好续用。

洗被子都要选择天气,晴天大太阳最好。因为那时每人只有一床被子,上午拆洗了,下午就得晒干。否则,晚上就只得盖没有被单的光棉絮过夜了。如果天气不好,被单没有晒干,盖光棉絮过夜是时有发生的。就被戏称为“当了一晚上的光绪(絮)皇帝”。

被单的里子布最大,长两米多,宽一米多,是大件,不好洗。好在学校一般都有乒乓台,是用泥土砖块垒成的,但台面是用水泥做的。洗被子时,就借用乒乓台做洗衣台,把台面冲洗干净后,把里子布摊在乒乓台上,打上肥皂,再用刷子刷。一床里子布,一般分为四大块,逐块刷洗。里子布的两个短边,即垱头,特别是靠头的,比其它部位脏些。就得多抹肥皂,用力刷洗。刷洗后,装进脸盆里,再用水清洗。

学校的水源是离学校几百米的一个小水潭。要把装衣物的脸盆拿到水潭边,从潭里舀水,在脸盆里清洗。

脸盆不大,被单是满满的一大盆,就分成两部分,先后清洗:把半截被单打开,抖散,放进一个盆里,先清洗这一半。几盆水后,见水已渐渐清澈,就把这半截被单绞干,再清洗另一半。两部分都清洗得差不多了,再整体泡在盆里,搓揉几下。最后,是把清洗好的被单绞成一条,用力把水绞干。

把绞干的被单放进脸盆,在校内寻得一块阳光晒得久又通风的地儿,扯根绳子,把被单搭上绳,用夹子夹好,晾干。遇上大太阳天气,索性把被单和棉絮一并晒出,让它们都过把阳光瘾!

大太阳天,晚饭前,通常就晒干了。下一步,就是缝被子了。

缝被子要备好针线。针是专用的被子针,粗且较长,针鼻的孔较大。被子线比一般的线粗而结实,通常是准备四根被子线,两根较长,两根较短,分别用来缝被子的两个长边和两个短边。

记得那时的商店里,有专门的被盖线出售:四五根线,整齐地理顺,扎成四五个单独的小扎,并为一把。一把被子线里,有时还夹带上一根被子针。售价?大概是一角,或者是几分钱。

缝被子,还是得借用乒乓台,先把里子布摊开,再把棉絮平铺在上面,在棉絮上面再铺上面子布。然后,把最下面的里子布拉伸展,把四边向上卷起,卷到能够搭盖到面子布的四边。再把四个角上的里子布折叠好,就开始缝被子了。

缝被子,通常是先缝两条长边,再缝短边。缝被子的针间距在一寸五左右。针脚太密,难得缝。太宽了,在睡觉时手指脚丫容易伸进去,把被子线弄断的。

被子的四边都缝好了,抖几抖,叠好,抱回床上。晚上,钻进干净的被子里,还可以闻到淡淡的阳光晒过的味道。好闻!就睡个好觉!

中学尚未毕业,来了文革。以后,下乡。跳出农门后,在村小教了几年书。直到1978年读大学,被子都是这样洗的。

有的地方没有乒乓台,缝被子就成了问题。但是,办法总是有的。既然没有平面的乒乓台面,那就向空间发展,创造一个立面的乒乓台面嘛!就在绳子上缝被子。先扯根绳子,把里子布搭上绳,绳子拦在里子布长边的中间;再把棉絮、面子布依次放在里子布的上面。把里子布扯顺,再把里子布的两个长边卷到面子布的上面来,与面子布对齐整,就可以站在绳边缝被子了。当然是先缝被子的长边。两个长边缝好后,把被子在绳子上转90度,使绳子拦在里子布短边的中间。再把里子布未缝的两个短边,卷到面子布的上边来,对齐整后,开始缝被子的两个短边。先后缝好四条边后,被子就缝好了。

我教书的一所村小,靠着一条大水沟,清洗被单就容易多了:一段水深及膝的溪沟,把刷洗好的被单放进清澈的溪水里,找两块干净的大石头压住(免得被溪流冲走),被单就自动地随溪水的流动散开,时而东散,时而西漂。漂洗一阵后,再把两块石头挪挪位,让整个被单都得到清洗。一会儿工夫,一床被单就被溪水清洗得干干净净了。

被子的两个短边,特别是靠头部的垱头,容易脏。脏了就得洗,但又觉得被单的其它部位还是比较干净的,为了洗一个垱头,而去拆洗缝整条被单,划不着。于是,就用一块较大的枕巾,缝在靠头部的那个被子垱头上。垱头的枕巾脏了,可以拆下来,单独洗,就省去拆洗缝被子的许多麻烦了。

在中学时,同学中有几位是彝族孤儿,生活学习费用和生活物资都由政府供给。单衣单裤、棉衣棉裤、被子垫絮等,都是到时发给。发给他们的被子,与我们用的被子不同的是:面子布和里子布是缝在一起的,是三边缝住一边开口的桶式被套,开口的一边,可用钉在开口两面的纽扣或小布条拴住。夏天,天热时,打开开口边,可以把里面的棉絮拿出来。天冷时,再装进去。洗被子,就只洗整个被套了。好处是,不用拆缝被子了。

现在洗被单,也不用先拆再缝了。现在的被子,都是装在被套里面使用的。要洗的时候,就把脏被套取下来,放进洗衣机洗;再把被子装进一床干净被套,继续使用。

洗被子和拆缝被子,就成为以前的一种生活经历了。校园图.jpg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刁承泰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48125-140402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