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启云
五十岁生日记事兼抒怀
2024-4-14 13:22
阅读:1286

    2024年4月13日(农历三月初五)是我的五十岁生日。生活在故乡的母亲,头一天晚上专门给我打电话。按照故乡的习俗,逢十的生日是喜事。不少人家会操办一下,邀请亲友聚会。我作为游子,在外多年,已另行“入乡随俗”。母亲交待我,自己一家庆祝一下。生日当天中午,岳父岳母专门为我做了“长寿面”。我拍了几张照片分享给母亲,另外表示点心意,希望她和父亲稍微改善生活、保重身体。儿行千里母牵挂,如今做儿子的也年届五旬,“知天命”了。颇多感慨,难以言表。简略记录生日当天做的几件事。

    第一件事,做肖希明主编《图书馆学基础》(武汉大学出版社,2024.)新书推广。一早做《吴钢:图书馆核心价值内容体系》摘编,快要完工时,肖希明老师加我微信,“这些天你为拙著做了很多宣传,非常非常感谢!对拙著的不完善之处,还请你多多指教!”“自媒体助力营销的力量不可小觑。我们也是希望让更多的读者看到这本书,这也是一种学术交流。”我说:“您客气了!感谢惠赠!大作给我提供了宝贵的学习机遇。我在进一步学习中。当前我的侧重点更多地助力图书营销,期待让更多人关注与阅读。您们编写的这本教材,我认为确实是难能可贵的,值得进一步科学普及的。追求精益求精,修订完善可以说是无止境的。”我充其量是一名读者,指教不敢当。收到大作后,我在“第一时间”进行浏览,并做了点摘编工作。我浏览过程中,是对照吴慰慈、董焱二位先生那本《图书馆学概论》(第4版)进行的。我觉得这本教材的编写是下了大功夫的。作者队伍更强大,内容更贴近现实,体例更完整。我做这样的工作,实际上是当年张厚生老师教育我——“跳出图书馆圈子,借助于公共媒体宣传书苑,向公众推广图书馆和图书馆利用的方法和知识。”。我的所有“图谋”,与张厚生老师对我的关爱与提携密切相关。机缘巧合,后来我有幸得到众多师友的指导和帮助。我2005年开始写博客,2014年开始建圕人堂社群,在努力用行动回馈师友们的指导和帮助。可能是另一种机缘巧合,与张老师结识之后,也与武大、武大图书馆学系、彭斐章先生及其弟子等结缘。我能感受到肖老师及编写团队的用心,因此在努力尽份绵薄之力,让更多人切实受益。在当下,科学网博客平台算是挺干净、纯粹的交流与分享平台。总体说来,受众群体受教育层次较高,从事或曾经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及正在接受研究生教育者为主。信息传播的效果算是比较好的。据个人观察,比若干纸质媒体(包括学术期刊、报纸)的传播效果会更好。

    第二件事,参与圕人堂QQ群群交流兼怀往事。麦子老师分享圣教堂旅行照片,并介绍:“1248年建成的圣教堂,见过的最漂亮的彩绘玻璃。玻璃有600多平方米,但其实是5种颜色的细小的玻璃拼起来的。”距今快800年了,那会的玻璃(尤其是彩绘玻璃),算是非常珍奇。200年前,国内还是稀罕物。我自己的记忆是,1980年,我所生活的古村,玻璃窗是挺少的。村中的老房子没有安装玻璃窗的,瓦房房顶,偶尔有人家假装少量“明瓦”。这个“明瓦”大概属于玻璃制品?那时的600多平方米彩绘玻璃,造价可能比黄金铺就还高?框架和廊柱貌似是镶金的。麦子老师补充:“圣礼拜堂最早是用来保存耶稣基督受难的遗物的。这座教堂由法国国王路易九世下令修建,主要是为了保存耶稣受难时使用的荆棘冠和刑具。当年花全国财政的一半买了受难物。教堂另外花了这个数字的1/3.5。更多信息参见:彩色玻璃镶嵌艺术杰作:巴黎圣礼拜堂.https://www.obonparis.com/zh/magazine/sainte-chapelle。”关于玻璃的记忆,我的描述(或者说我的记忆)还是比较客观的,我的表述是“我自己的记忆是,1980年,我所生活的古村,玻璃窗是挺少的。村中的老房子没有安装玻璃窗的,瓦房房顶,偶尔有人家装少量“明瓦”。这个“明瓦”大概属于玻璃制品?”拓展到1980年代,时间范围变长了,而且这十年发生的变化确实很大。我有个观察的视角是,前期农民去地里干活多是赤脚去的,后期有顾虑了,比如破碎的农药玻璃瓶、啤酒瓶、酱油瓶等多了起来。前期有马灯灯罩、煤油灯(高级一些的是纺锤形的玻璃制品,有的人家是墨水瓶改造的简易的),总的来说算是比较稀缺的,玻璃瓶装啤酒,印象中大致是1980年代后期才开始出现的。这类记忆属于个体记忆,存在偏差。我自己上高中后去地里不大敢赤脚去,泥泞的路上,怕被玻璃瓶碎片扎。我上高中是1990年。我自身上高中后,干的农活非常有限。从1990年开始,上高中得去县城上。之前所在乡是完全高中(初一到高三)。自1990后,乡镇的高中基本撤销了(印象中“农中”“林中”稍晚一些撤销)。关于赤脚,我的记忆是比较深刻的。我们老家在江西中部腹地农村,属于山区,种双季稻。1980年代,许多人家干农活是赤脚的。原因个人认为有三个方面,一是鞋贵(怕废鞋),二是怕脏鞋(道路通常是泥泞的),三是鞋的质量本身也不大好(走田埂路容易打滑)。有的人,甚至上山打柴都是赤脚,这种情形真的是磨炼出来了。我是体验过的很遭罪,路上有小石头之类,还有可能踩到荆棘、“噜棘”兜、竹兜、柴兜等,扎破脚。“双抢”农忙时节,一般是在暑期。老家有句谚语:六月六(农历),沙里煨得鸡蛋熟。如果是大中午时分,赤脚踩在沙子上,真的是热辣滚烫,脚会起泡的。现在条件好了,耕作方式变了。以前真的是“手抓黄土背朝天““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现在,我看到的是用各种机械化辅助,穿胶鞋,抛秧(不需要低头弯腰一株株插)。插秧这事,好多区域有,但各地似乎各有地方特色。有的农田里蚂蟥特别多,有的吸血的时候很疼,有的悄无声息,吸饱了都不知道。我自己印象比较深的,自家的责任田有一块地是沼泽地,耕地的时候,通常是使用耙子一点点翻地,不用牛,可能有怕伤牛的考虑。才几分地,有好多个沼泽坑,有的坑还比较深。我作为小孩,经验不足,曾掉进这样的沼泽坑,会比较恐慌。选秧田是有讲究的。一般是选灌溉比较便利的(拔秧苗的时候,还需要洗干净,便于挑着送往其他地块插秧),土地相对肥沃的,还有就是比较便于运送的。拔秧、插秧,通常也是统筹安排的。以前没有手机,需要谋划好。人多干活好,还可以“摸鱼”“捉泥鳅”。

    第三件事,圕人堂“群辅”工作。近期,圕人堂QQ群几乎每天均有新成员加群。“圕人堂服务体系”的关注者有所增长。2024年4月12日14:30,群成员达2911人(活跃成员433人,占14.9%),本群容量为3000人。圕人堂微信公众号总用户数8376人。从3月29日至4月13日,新加群成员为30人,其中有几位(估计低于5)是因36个月以上无发言记录被移除的成员。这半个月时间内,先后有3次(最近一次是4月12日)找我询问(或者说质问)为什么被移除。其中有一条为:“图人堂是不是解散啦,我怎么被移除了呀。”我的回复是:“可以重新加群,需要提供圕主题信息,便于管理员审核。圕人堂群号:311173426。”“圕人堂服务体系”的运转,背后实际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凝聚一批圕人(图谋是且仅是其中一名志愿者)的心血,不当不周之处,期待多谅解、多支持,共同呵护圕人堂,让更多圕人切实受益!种种原因,圕人堂确实有好些人理解为“图人堂”,且有人以为“圕人堂”写错了。早期,时不时有人反应搜群搜不到本群,其中一个原因是圕字输错了。后来,标签中加上了“图人堂”,不过还是检索不到。原因是QQ群找群(通过汉字)有故障,支持效果不好。当前无论是输入“圕人堂”还是“图人堂”都检索不到,不如搜群号(311173426)。

    凡夫俗子如我,有所图谋(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且可以说是“图谋半生”,从“a”到“图谋”,再从“图谋博客”到“圕人堂”,时间跨度为25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且行且珍惜。五十春秋梦未休,圕人堂上耀星眸。图书情报心如铁,书海航行志似舟。亲友关怀融暖意,师生情谊汇洪流。谢君雅赏添华彩,愿此真情益方遒。

延伸阅读:

(1)吴钢:图书馆核心价值内容体系.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29476.html 

图谋摘编自:肖希明主编;吴钢副主编.图书馆学基础[M]._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24.3:314-356.(注:该书“第九章 图书馆职业理念”作者为吴钢先生。)

(2)肖希明:图书馆学研究的问题意识.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674753.html 

图谋按:笔者赞同肖希明先生的观点,也是个人积极践行及进一步努力的方向,并希望有更多“知音”。特此予以摘编。 摘编自:肖希明.关注现实问题:图书馆学研究永恒的方向.中国图书馆学报,2007(5):35-37,58.

(3)肖希明:对图书馆学教育与社会良性互动的思考.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065972.html

摘编自:肖希明.中国百年图书馆学教育与社会的互动发展 .中国图书馆学报,2017(3):4-17.

(4)圕人堂服务体系“融媒体”.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91338.html

    圕人堂服务体系为一体两翼一检索平台,以圕人堂QQ群为体,以“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及“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为两翼。“一体两翼”的载体是《圕人堂周讯》。一检索平台指“圕人堂QQ群知识库”。圕人堂微信公众号(圕人堂LibChat)、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圕人堂周讯》)、圕人堂QQ群、圕人堂QQ群知识库(http://tuan.pub/),四者之间是“融合“的,共同构成“圕人堂服务体系”。

(5)图谋与圕人堂的故事.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20533.html

2024-2-4 15:49

图谋按:近期,圕人堂QQ群大窗中,图谋与部分成员互动交流过程中,促使图谋进一步回顾往事。较好地呈现从“a”到“图谋”,再从“图谋博客”到“圕人堂”的故事。时间跨度大致有25年,该故事同时是图书馆2.0的故事、图林博客的故事、图书馆员网络社区(网络社群)的故事。本文特此予以梳理,供参考。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启云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3646-142962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6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