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启云
关于数字资源宣传与推广的思考 精选
2022-5-26 22:41
阅读:4367

    学校图书馆工作委员会上,有个环节是委员就图书馆工作提意见和建议,多条是与数字资源宣传与推广有关的。给我触动较深的有两条:其一,有委员建议买的一个重要外文数据库,实际上我们已经买了且快满一年了;其二,有委员就数字资源利用讲座提建议,对参与人数不甚满意,建议利用晚上时间通过腾讯会议方式举办。

    所在高校的模式是数字资源的采购、后期的宣传与推广、利用统计与分析等均由参考咨询部负责。我作为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做了不少工作,但受到诸多制约,效果不尽人意。原本人手就不宽裕,2021年缩减了2人,领导承诺补充人员。在物色人员方面,我参与做了不少工作。我一直认为高校图书馆的文献检索课(或者说信息素养教育)很重要,应该有专人从事此项工作,至少是应该有人胜任此项工作。我有个用人意向是争取1-2名转岗教师,主要从事文献检索课教学工作。先后有两名教师参加了图书馆组织的面试,教师本人及图书馆方面均很满意,但有关方面认为两位教师到图书馆是“大材小用”,一位未同意转岗,一位安排至相比图书馆更重要的部门。两位教师选择到图书馆之前是有顾虑的,私底下同我有过多次交流,我结合自身实际与观察,给出了参考建议,好不容易动了心。再后来,还有在职称晋升遭遇“天花板”的青年教师(博研学历)向我咨询,我如实相告。

    当前,许多高校图书馆的面临同我们高度相似的困境。图书馆人力资源紧缩,专业馆员队伍萎缩。正常的队伍建设,应该是老中青结合,实际情况为,总体上看40岁以下的馆员占比很小。图书情报专业教育培养的学生,种种原因,要么是不愿意选择到高校图书馆,要么是进不了高校图书馆(比如部分高校高悬进人门槛为博士或者是待遇较低的非在编用工方式)。

    数字资源宣传与推广工作实在是“太难了”。2021年,所在高校组织策划了22场讲座,1590人次参与。这样的成绩实际是算“佳绩”的,我有了解过部分高校的相关数字(讲座安排、参与人次)。图书馆搞的讲座,用第二课堂分“刺激”,外加赠送小礼品“利诱”(数据库商提供小礼品助力宣传推广),这两招是远远不够,还得四处求人(求助辅导员、教师或二级学院领导)。日常工作中,我时不时有解答教师、学生咨询,有时是比较尴尬的,不知道该从哪说起,该说多少?理想的境界是:恰到好处。囿于个人精力和能力所限,令人利己满意的场合并不多。

    关于数字资源宣传与推广,我做过系列探索,结合实际,构建了一套“理想模式”但实际并未取得理想效果。比如通过“学科服务速递”宣传与推广数字资源,理论上是“全方位、无死角”的,实际上受益面还是非常有限。理想的数字资源利用讲座,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场所,面对合适的受众,讲授合适的内容。此外,演讲者、受众还得互利互惠,尽可能地做到利益均衡。这点很多时候被忽视了。比如晚上时间做讲座,无论是对演讲者还是受众,通常情况下并不见得“合适”。我们是做过相关实践与探索的,效果确实不尽人意。有些线上会议有一定效果,实际上是有“神秘力量”加持的,比如组织得力、演讲者有名气(有可能会是“名利双收”)、受众有需求(有的也可能是因为“有要求”)。

    粗浅思考,言不尽意。期待有些许参考价值。

    

延伸阅读:

1 图谋摘编.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状况.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04123.html

2 王启云.关于文献检索课的思考.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37200.html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启云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3646-134035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