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闲话读书 精选

已有 3342 次阅读 2021-11-11 22:54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有天晚上同小孩一起散步,他上小学五年级,问我读过哪些书?喜欢哪些作者?我稍作思考,简单地回答了问题。我对自己的回答不满意,对自己读书的数量与质量均不满意。

    说来惭愧,我从6岁入学到今天,已有40年。这40年韶华,我都是在学校度过,不仅如此,我做高校图书馆员已22年。可以说是几乎天天与书打交道,我读的书多是为“稻粱谋”的,求学阶段读书是围绕课本,工作阶段读书是围绕工作与科研,表面上算是一直在读书,但是远未“尽兴”。

    记得上高中阶段,我对课外书感兴趣,不仅仅是《小小说选刊》《故事会》《辽宁青年》这类,还喜欢看整本的小说。种种原因,我对写作还是比较有兴趣的,且希望做“作者”的滋味,初中阶段,自己的作文作为黑板报或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讲评,这种感觉很爽。进入高中阶段,语文老师经常有讲评作文,念同学们的范文。或许因为是县城“尖子班”的缘故,我的作文水平很少有被语文老师看上的。倒是自个仍在努力,写日记、读课外书、写诗等等。我还曾鼓足勇气将自己的作品呈交给语文老师,求赐教。语文老师给我的建议是学写随笔,别写诗了。我现在明白,当时的我——读书少,见识短,格调不高,水平有限。我读课外书,看整本的小说,被我大哥发现了,他建议我等我考上大学再去读,眼下时间宝贵,上了大学,有更好的条件读书。我高中阶段偏科,物理学得挺糟糕,磕磕绊绊获得了上大学的机遇。我上大学上的也不轻松,末位淘汰制,一个学期两门课不及格,淘汰警告,连续两次要被淘汰,累计四门课不及格拿不到学位。当时真是压力山大,班上有好几位被淘汰的,我也曾经有过一门不及格。大学阶段,其时我也没啥时间读课外书,我特羡慕同宿舍的一位同学,读了大量武侠小说,而且考试时能轻松过关,还能拿奖学金。我自个算是特别努力,我只拿过一次奖学金。且甚至多年以后都梦见自己挂科了,从梦中惊醒。上大学期间,我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是花在所开设课程上边,课余时间花了大块在校报上边,从大二到大四三年,有幸做了校报的学生通讯员、记者、编辑,这段经历对我很有帮助。我上大学时间,大块时间是在图书馆或自习教室度过的。读书读的并不好,倒是有不少书想读,但真的“高攀不起”。偶尔读一点,犹如蜻蜓点水、浅尝辄止。

    到了今天,读书的条件确实好多了。古今中外图书,俯拾即是。自己也买了些书,还曾下载过不少“大部头”电子书。然而总感觉没时间读书,貌似有许多事情比读书的优先级更高。数月前,受邀加入一书店搞的本地读书会群。不定期组织讲座,讲座的水平还挺高,参加者似乎多为年纪较大者或已退休多年者。假如时间允许,我真的很乐意参加学习。周末也没时间?是真的没有,陪小孩小作业或上兴趣班之类,也需要好些时间和精力。晚上9点来钟,小孩睡觉,我陪睡一会,待小孩入睡了,我会爬起来做点事情(有时就是翻几页书而已),尽可能地在晚上12点前睡觉。有时陪小孩睡觉,我自个入睡比小孩睡得还快。曾有师友联系我,说没想到你睡这么早,有时确实是太疲倦了。岁月不饶人,我早就不敢熬夜了。也从未睡过懒觉,一般早上6点左右起床,起床后有系列事情要做。每天的节奏都是紧凑的。

    一方面知道自己读书读得少,一方面还有较为强烈的“文字欲”。某种意义上,算是文字工作者,一直在书写,且不时有文字刊发在期刊、报纸、图书之上。我期待我的文字能够尽可能地对得起读者,因此需要尽可能地老老实实地多读点书,“现学现卖”也好,“边干边学”也罢。季羡林说“不完满才是人生”,我也只好用“日拱一卒,功不唐捐”来勉励自己。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3646-1312033.html

上一篇:关于高校图书馆用户需求的思考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392期 20211112)

19 郑永军 许培扬 尤明庆 黄永义 史仍飞 胡泽春 谌群芳 闻宝联 李学宽 张学文 王磊 鲍海飞 王安良 宁利中 赫荣乔 刘钢 孙颉 张鹰 郁志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7 07: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