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启云
图谋的困惑
2021-10-21 21:14
阅读:1397

    图谋途中,困惑重重。略记今日之困惑三则。

    其一,圕人堂交流话题诱发的困惑——“元困惑”。圕人堂有成员分享了一张PPT,PPT上的内容是“回归专业 图书馆学已被图书馆学教授们抛弃 图书馆人要守护自己的事业和专业”我的第一反应是:关于“图书馆学已被图书馆学教授们抛弃”,论点还得有论据支持。不知道提供了哪些论据?那一张PPT,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交流话题,可以进一步展开。关键词:专业、图书馆学、图书馆学教授、图书馆人、事业。其中的专业与事业,均具有狭义和广义含义。该语境中,专业似乎特指图书馆学专业,事业特指图书馆事业。“图书馆人“的含义不清楚指什么?图书馆学教授是不是(算不算)图书馆人?当前,“图书馆人”指谁?似乎也真是个问题。圕人堂中“圕人”指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它包括图书馆员、图书情报专业教师和学生、图书馆利益相关者(包括政府主管部门、相关资源商、硬件商、平面媒体等等)。种种原因,“圕人”的认同度似乎也是比较低的,圕人堂7年多的实践与探索,或许可见一斑。

    其二,图书馆实务的困惑。有老师让我看某馆编制的图书顺架流程,让我评价。我告知:“我浏览了。估计是结合某馆实际开发的,我所在馆的情况与该馆不同,我不便评价。抱歉!”该老师进一步问我:现在是不是顺架成了图书馆的难题?我回答:“这块的具体情况,我不甚了解。当前各馆的馆情有很大的差异,体现在信息技术设施应用、管理与服务模式、纸本图书需求情况等方面。有些馆的自动化程度挺高,有些馆还停留在传统图书馆的状态。具体到高校图书馆,在纸本馆藏方面投入的人力及财力越来越少,现有人力资源大龄化(老龄化),顺架方面确实是难题,期待依靠智能设备解决(越少依赖人工越好,最好是完全自动化)。”实事求是说,受到诸多制约,图书馆实践中的许多问题,我知之甚少。图书馆学理论方面的内容,我有许多内容是真不懂。图情期刊中,我真正能读懂的内容实际是非常有限的。

    其三,解答用户咨询的困惑。有老师问:“会议期刊,学校认吗?”“论文不是会议论文,只是发会议期刊,不知道学校认吗?如果不可靠,就不发了。”我的回答是:“建议还是看学校的文件。会议论文的情况是很复杂的。‘会议期刊’的概念没听说过。部分会议论文会在期刊上正式发表,也有部分论文会以集刊或图书形式发表。集刊属于期刊的一种。集刊也有被CSSCI收录的,部分学校是承认的。”这位老师贴了一个知网链接给我看。我说,你贴的这种形式是叫会议论文集,不叫期刊。会议论文集有一部分是以图书形式正式出版,有一部分不是正式出版物。一般情况下,所在高校的科研奖励政策具有导向作用。知网拥有的是庞大的资源体系,有期刊、会议论文、博硕士论文、标准、专利、科技报告等等。不同领域会议论文的作用也是迥异的,有些领域,比如计算机、电子工程等,会议论文具有很高的地位,不少优秀成果甚至可以说是顶尖的成果,最先以会议论文形式发表。该领域的会议论文,多数也会在期刊发表。会议文献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文献类型,只是近年被严重扭曲了。某高校当前的科研奖励政策中,根本没有提会议论文。前些年的政策中是有相关内容的,有段时间该校被EI、ISTP等检索工具收录的会议论文,奖励标准是7千元(同期SCI收录论文的奖励标准是1万元每篇)。人文社科领域,也有高水平会议论文,有的以集刊形式出版,假如该集刊是CSSCI来源集刊,某高校也是承认的(该校2020版科研奖励政策中未体现)。提问的老师夸我是“行家”“研究的真透彻”,我感觉很惭愧,因为那些实际属于图情领域较为基础的知识。我不知道,我的答复是否真的达到了“解惑”的目的。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启云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3646-130890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