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不“知其所以然”1 精选

已有 6494 次阅读 2014-8-11 08:56 |个人分类:科技史|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知识, 实践, 两条道路, 知其所以然, 知其然

吕乃基

知其然,进而知其所以然,这是中国古代流传至今对于认识过程的训诫;也是西方认识论和知识论追求的境界,现象与本质[1]两分,不仅要know how and what,而且要know why。然而,在大数据汹涌而来的大浪中,但求知其然,不求知其所以然,成为大数据认识论的重要特征。其实,不仅是大数据,21世纪认识论的一个重要特征正是放弃、乃至批判知其所以然。

本文旨在分析这一现象。首先,考察不知其所以然的种种类型。其次,论证由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再到不知其所以然,是认识过程的必由之路,认识过程的“两条道路”有助于说明这一点。最后,探讨不知其所以然的认识特征。

一、不“知其所以然”种种

何谓“知其然”?何谓“知其所以然”?

知其然,也就是know how and what,是主体经由感官所获得的直接、当下的认识,所接触到的是事物的现象层面。其特征是,知其当下,不知其过去未来;有一说一,未可举一反三;因人而异,众说纷纭。特定的个人在独一无二的语境下以全身心感受独特且丰富的对象,属于认识的“感性阶段”。知识尚嵌入于特定的主体、对象和语境之中,因而是意会知识和嵌入编码知识。为了可以探索对象的规律,由此及彼,以及进行人际交流,有必要从现象到本质,

知其所以然是主体经由大脑对感性认识的加工处理,深入到事物的本质,是为认识的理性阶段。此时的知识已经从特定的主体、对象和语境之中分离出来,成为波普尔所提出的客观知识,也就是非嵌入编码知识[2],因而可以举一反三,解释更多的现象,知过去未来,以及可以在不同主体间交流和共享。

然而,随着人类认识的发展,以及对认识过程本身认识的加深,人们日渐发现,在认识中越来越“不”知其所以然。

“不”知其所以然有多种情况,如不经、不能、不必、不可、不重,等等,大致可以归结为以下三类:因认识对象之故而不可,由认识主体之因而不能,以及因实践优位之故而不必[3]

就认识对象的变化而言,首当其冲的可以说是信息爆炸,乃至只得忽略小数据而只顾大数据,以及需要“学会遗忘”。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信息,已经不可能一一甄别、归类,以究其所以然。大数据认识论的一大特点,就是知其然而不求知其所以然。

其次是在科学发展中认识对象的变化所致。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当代科学的发展趋势。其一是沿量子阶梯向下,沿宇宙演化方向回溯,探索更低层次的物质及其结构和更早阶段宇宙形态。在这一过程中,机械的一分为二碰壁,俄罗斯套娃走到了头;层次之间互为组成和被组成,以及互为因果关系。“所见即所得”,又何来、何为“知其所以然”?其二是沿量子阶梯向上,与宇宙演化方向一致,探索生命乃至意识。对象如此复杂多变,牵涉因素如此之多,一个现象,可以有一万个原因。玻尔清楚知道,若是简单地按物理和化学方法来做生物学实验就会杀死生命。其三是沿量子阶梯扩展,这是当代科学发展的主流。把近现代科学数百年得到的成果,也就是抽象的概念、严谨的体系、铁的必然性,以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般理论,与具体的对象、活生生的现实、无穷无尽的特殊语境,以及与这些语境和现实不可分割的独特主体相结合。其结果是,出现了一系列对于近现代科学具有否定性的概念,如不确定、非有序、非对称、破缺、纠缠、模糊、分形、嵌入、涨落、分岔、不可逆、涌现、突变、超循环、以及混沌,等等。这些概念本身的否定性正说明,在21世纪的今日,近现代科学所追求的知其所以然之不可能。记得在电影《波隆贝斯库》中的小女孩问主人翁一连串“为什么”,直到波隆贝斯库哑口无言。

值得注意的是,当科学沿三个方面前行之时,必然渐次进入人文社会科学的领地。由于主体各自的初始条件和边界条件不同,价值观各异,以及利益相关,因而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更难达成一致的知其所以然。

就认识主体而言,一方面,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信息,面对如此复杂彼此纠缠难辨由来未知去向的信息,面对大千世界形形色色语境中的声色犬马,以及视频、音频、触屏(还会有嗅觉、味觉,甚至直觉)对主体感官的全方位刺激和互动;然而另一方面,现有的概念体系抽象严谨、边界清晰、逻辑分明,难以以这样的概念去把握活灵活现、复杂多变的对象。正因为此,那些后现代的论著往往不得不成为一连串矛盾对立概念的堆砌。作者难以表述,而读者则如堕云里雾里,不知所云,难以卒读。再加上主体认识的路径依赖、价值偏好,以及利益捆绑,不可能置身度外,只能以全身心去感悟,沿着或多或少被锁定的路径,以及带着某种偏向去认识。重要的不再是because of,而是for what,是“目的因”。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指望认识主体得出普遍、抽象、一般,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知其所以然”?

实践优位的影响。上世纪末以来,学术界日渐兴起实践优位之风,可以认为是自笛卡尔的“认识论转向”至今的又一次转向。“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造世界。”一个多世纪前,马克思已经预示了这一转向。关于“实践优位”的论述如汗牛充栋,此处略作补充。社会发展未必样样都要经历非嵌入编码知识,都要知其所以然,在林林总总的实践活动中由生疏到熟练——积累意会知识,知其然即可,Know how to do, learning by doing,同样推动个人与社会进步。从笛卡尔至今,世界正在并已经从“我思故我在”和“以头立地”的时代走向“建构”的时代,一切都在涌现和建构之中。其实,老子早就洞悉这一从“知”到“行”到“知行合一”的过程:虚无无形谓之道,化育万物谓之德[4];以无为之谓道,舍之之谓德[5]。“化育万物”便是“建构”,而“舍之”,“舍”掉的或许正是知其所以然。

探索“本质”或“知其所以然”,旨在排除个人对认识结果的影响,进而排除人作为“类”的影响,后现代思潮否定“客观”的可能性进而“客观”本身,“实践优位”则进一步突出在知其所以然之后“知其然”的目的性、主体性、嵌入性(时空初始和边界条件)和价值导向。

还需要指出,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日,由于科技黑箱[6]的进步和广泛使用,实践的地位进一步提升。科学技术的成果主要表现为科技黑箱,科技黑箱是这样的“装置”,包括科学技术和人文社会科学在内的知识集成于其中,使用者无须知晓其中的原理或知其所以然,如同面对黑箱,只需按规则操作,也就是知其然,即可获得预期的结果。试想,在苹果、三星的用户里,又有几人熟稔其中的科技原理?随着科技黑箱越来越丰富,其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实践优位”不仅是科学哲学的理论,而且就是现实的生活。随着一方面科技黑箱越来越黑,其中的知识越来越高深难懂,另一方面人机界面更为友好,“一键式”操作进一步普及,使用者也渐次成为认识上的“懒汉”,自甘为“傻瓜”,与“知其所以然”渐行渐远。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在知其所以然之后的“知其然”所具有的浓郁的主体性,这一点与科技黑箱的人机界面友好相结合,无论是“傻瓜”有意为之,还是不经意间的误操作,可能增加科技双刃剑的风险。


[1]需要说明,在中国语境下,知其所以然不仅指所以然背后的因果关系。由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相应于从现象到本质。

[2]吕乃基,论非嵌入编码知识,自然辩证法研究20061104107

[3]此处的“不经、不能、不必、不可”等并非在语义上精确对应且彼此正交,只是大致对应。

[4]黎翔凤.管子校注[M].中华书局,2004:759.

[5]黎翔凤.管子校注[M].中华书局,2004:770.

[6]吕乃基,论科技黑箱,自然辩证法研究 2001122326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10844-818645.html

上一篇:科学的体和用
下一篇:时间是人类发展的空间,空间是人类发展的时间
收藏 IP: 49.77.156.*|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12: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