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庖厨之乐

已有 3428 次阅读 2012-6-6 23:35 |个人分类:箪食瓢饮|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君子, 东坡, 酸笋, 辣酱, 庖厨

上班已近一年,处理不完的事情,再加上耕读的转折起伏,闲适的光阴似乎离二少逐日远去。书生气虽然洗去了不少,但脾性与气度也随着这生活的脚步渐行渐淡。每到这易燥的时候,二少总会找些能让自己专注于其中的事情去做,或读书看别人的世界,或骑车观路边的风景,于此境界中体会定而后得的欢愉。这一回,借着小郭纤纤妙手备下的原料,二少寻了些庖厨间的浮生之乐。

 

去年新笋刚出时,小郭寻了几个陶土制的大坛,剥去笋衣后将嫩得微微打颤的笋芯用清洌的山泉水泡上,置于天井中便不闻不问。泰水大人代为照料,坛边的封水快干了时便填上一瓢,仅此而已。近一年的时间过去,山泉水已变为乳白色,而笋依然如新剥时般玉白玉白,只是带了股扑鼻的酸香。此为原料之一。

 

广东的天气比北方暖和得多,辣椒到了冬天也不会死去,长的竟如灌木般高大,结了满树的红果喜气洋洋,小郭摘了满满一篮;又弄了些本地特有的独瓣蒜,蒜头的皮微带着些紫意,也提了半篮回家。到得家中,加盐腌上辣椒与去皮的蒜头,用料理机一杯杯的打成辣酱,封罐后摆入冰箱。一打开冰箱门,满架子的鲜红颇为好看。只是我与小郭都不嗜辣,这红色一直等到父母自安徽过来后才约略有些减少。此为原料之二。

 

小郭见二少心浮气躁的模样,知道须给二少寻些适意的事情来做。这一日专登上街挑了尾草鱼,削成鱼片后等二少下班回来。草鱼是惯熟的鱼贩处寻来,熟客的缘故,留的也是一尾难得的瘦身鱼。小郭的刀功不错,鱼片近乎透明。此为原料之三。

 

鱼片用盐、油腌上,腌时用手抓勒几下,入味的同时也使肉质更滑;酸笋破开,沿纤维方向切竖丝备用;中火热锅,下油至六成热后放入一大勺辣酱,用锅铲摊开翻炒,辣酱的鲜红随着油的浸入转淡;转大火,落入笋丝翻炒至辣酱与笋丝混合均匀后加冷水至覆住笋面,盖锅盖;猛火烧滚稍待片刻,酸香扑鼻后揭盖收汤,放入鱼片约三十秒左右即可出锅。

 

出锅后的颜色,酸笋不减玉白,辣酱不失玫红,观之便已食指大动。酸笋的香味,如想象不出的可参考街头桂林米粉提供的酸笋,但市面上的桂林米粉,配的笋总是偏 老,不如小郭泡的酸笋入口即融;且这酸味也有不同,自家的酸笋于酸味之外似乎还有些清香,或许是错觉,但就二少自己品来,这一点点的不同,带来的口感却是天壤之别,说参考桂林米粉也只能是个大概。辣酱的鲜味二少无从评判,曾经送过几罐给湖南的朋友,据其评价此辣酱无市售辣酱的味精底味,且后味长足,有余音绕梁之比喻。相较之下,鱼片反成了配角。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若有这一盘酸笋煮鱼,不知东坡居士会否有不瘦亦不俗的感慨。心虚节贞,宁折不弯,竹自古便有君子之美誉。对着这喷香的酸笋,我却想起了在中大宿舍时的某个冬日,邀上三五好友围炉而坐以酸笋涮火锅的情形。昔日意趣,似仍可追。

 

后记:小郭读此文后,评价文中遣词造句之酸气,已超酸笋……久不动笔,动笔便是酸气扑鼻,可见这上班已积了多少胸中块垒未得直抒。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8438-579414.html

上一篇:四十不仕
下一篇:意义的意义

4 曹聪 曾泳春 李静芳 lelelele201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15: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