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天涯十日谈 精选

已有 5915 次阅读 2010-3-3 21:33 |个人分类:行者无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走南闯北, 逆旅寻欢

庚寅年正月初七

三个人,小罗、大周和老刘;三架车,三个驮包,这就要上路了。正月初七,据说是女娲造人的日子,是所有人的生日,故为人日。一路骑到火车站,年后的广州站相较年前冷清了许多,单车不费什么事情就进了站,上车后拆掉前轮塞在铺位底下。一声笛响,这便踏上征程。


要上路了,你的困惑能解开吗?
如果我能找到在路上的感觉,或许就能解开吧。

庚寅年正月初八

海口,和我想象中一样的城市,除了一条滨海大道和遍布街头的老人,这个城市与内地的任何一个城市都无甚分别。如果不是有淡淡的海风的味道和路边的椰林,你可以当这里是兰州,当这里是西宁,当这里是任何一个你所经过的城市……六十年来,我们建设了许多,可也失去了许多,这是事实……

车出海口,路况变的极为糟糕,糟糕到我都没有心情拿出相机去给路面一张特写。听大周说海南的高速是不收费的,所以车都走高速。我们要去文昌,开车有海文高速直达,想来就不会有谁关心这破烂的国道了,即便这破烂的国道两边还有一个个的村落。谁会关心他们的出行呢?


路虽然难走,心情却还不坏,路边时时有人喊“加油”。颠簸的路面让我们的屁股吃尽了苦头,小罗幻想着能有一家Giant的店可以让他换个座包,而我掏出了早已准备的硅胶座套。可是……屁股依然很疼……

颠簸的路面,最终让我们拼尽全力也只骑了74公里。路过一个小镇,名为大致坡,停车解决食宿。明天,还要赶路呢……

在路上了,你在想你的问题了吗?
没有,今天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减轻屁股的痛楚上了。

庚寅年正月初九

到文昌了,经过这个城市的时候,我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那个故乡小城。相似的街道,相似的人流,就连城中那条小小的河流都很相似。走了这么远,却还是能看到故乡的影子,我在心里笑了笑。

文昌不是今天的目的地,我们要去的是东郊椰林。一个满是椰树的半岛。平生第一次,我见到了堆积如山的老椰子;平生第一次,我见到了密密麻麻的椰树林;平生第一次……


在东郊椰林,我们走错了路,错路名为“椰海”。没有游客的道路是一条小小的水泥村道,它将我们带到了一个未知的海湾,安静的小木桥伸入海中,没有游客的喧嚣,这才是东郊椰林的真实生活吧。


住下了,一栋老屋改成的家庭旅馆。小罗住在了外面新起的房屋里,而我和大周则住进了主人家中。古旧的架子床,美轮美奂的雕花,这样的床,通常只能是在博物馆里见到,而且是“眼看手勿动”的那一类。今夜,我却可以在这张床上安眠,幸甚幸甚,此为意外之一。


住下后要解决食宿,恰逢老板家今日摆酒席,便让了一尾家养的海鱼给我们,再加上一个白切鸡和鸡杂粉丝。鸡、鱼都是老板自己养的,价钱比外面便宜很多。鱼肉极鲜嫩,我差不多是和大周抢完了一尾鱼,而小罗则非常享受白切鸡肉。后来遇见别人,同样的鱼,她们在三亚花了三百多才吃上一条,而且味道还不好。老板只经营旅馆,从不卖饭,今次确实是我们的运气,幸甚幸甚,此为意外之二。


吃饭前,我们去东郊椰林的路上转了一圈,一个小小的指示牌,写着“椰子公园”,不收门票。进去没有惊喜,却也没有太大失望。见到了用椰树盖的小楼,也见到了上百年的椰树王。回到旅馆,吃完饭后去沙滩转了一圈。GX200和三脚架派上了用场,夜色下的椰林湾温柔如水,我开始想念小郭……回到旅店,和别的游人聊天,强烈推荐我们去月亮湾和铜鼓岭转一圈,说比天涯海角好上百倍。同大周、小罗商量后,决定放弃中线的骑行,明天去月亮湾和铜鼓岭。能得知一些不为旅行团所关注的僻静所在,幸甚幸甚,此为意外之三。


可以睡上这样的老床,可以吃上酒店里极难吃到的海鲜,可以临时改变自己的行程,这便是旅行的意外了。而意外,正是自助旅行的乐趣,不必去走别人安排好的道路。人生的乐趣呢?我们大多数人的一生,从三十岁后便可以用两分钟的时间说完了。你是个物理博士吗?那你的未来基本上就是在研究所或者高校里面谋一份职位,写项目、拉关系、评职称……一直到退休,不会再有变化,也不会再有惊喜。这样的生活,可能一开始并不是你想要的,可是慢慢的,你就习惯了。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让我们失去了理想,让我们失去了激情,让我们被环境改变,让我们同流合污……我们在习惯中麻木,在麻木中死亡。

庚寅年正月初十

到了铜鼓岭,一路推车上山,山顶上有块风动石,不用风吹,人都可以摇晃;山顶上有座小庙,香火极盛,小庙旁竟还有风马旗在飘扬,又是个意外的惊喜;山顶上有海军的营房,有“高山水兵”的宣传牌,不知何年修建,看起来怕是有些年头了。


山顶有雾,无法一睹月亮湾的娇容。上山难,下山却是一路狂飚,中间停下来让刹车散热。大周不知深浅去摸他的碟刹钢片,结果被烫伤,意外的小插曲。


下山后转到月亮湾,没有什么游人,显得有些荒凉,有怪石嶙峋,有渔人海钓,有小小的螃蟹和跳跳鱼在石间穿梭,还有红树林和牛群。去的路上,有航天城在修建,有通往景区的公路在修建。听说这里要开发成旅游景点了,下半年就会收门票。未来的月亮湾是怎样?不得而知。


回文昌的路上,意外发现了一块路牌,指向宋氏祖居。宋氏三姐妹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上世纪对中国影响最大的三位女性,再加上我们在中山大学读书,应该去看看。骑了11公里之后,我们郁闷的发现那里是要门票的。一间草庐、一座孤坟,这样的冤枉钱我们是不干的。回来的路上,我们拐去了庆龄小学。小小的二层楼,破烂的操场。就如照片里一样,夕阳下分外荒凉。


因为中途去了宋氏祖居,来回增加了20多公里的路程,晚上赶不回文昌,就在文教镇过夜。在镇上找东西吃的时候遇见了在演海南当地的木偶戏,咿咿呀呀的一句也听不懂,不过很有意思。晚上的住宿是一间家庭旅馆,竟是有海景的,远处有堤防挡住了波浪,但挡不住海风的气息。


你的问题是什么你自己其实很清楚。当初太理想化,可是你能保证你现在的想法就不是理想化的吗?昨天听别人的描述,月亮湾似乎是仙境一般,可今天来看却又是不过如此。你没有在山上等浓雾散开,现在浓雾散去了,你会不会后悔没有迟点下山?人生如旅途,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怎可能保证没有遗憾。即使没有看到月亮湾,我却可以说,我是按我自己的想法走的路,而不是旅行团的安排,不是吗?

庚寅年正月十一

今天的目的地是博鳌。在潭门镇,我邂逅了此行最为浪漫的一段路途,一条红色的土路。虽然这条土路让小罗和大周叫苦不迭,但是我确实是非常享受。

红色的土路,或许是因为路况太差,很少有车经过。两边浓密的林荫下,红色像梦境一般延伸,我甚至有那么一会希望这条路永远不会结束。为什么我会如此倾倒?恍惚间我想起了小时候,那时父亲单位门口也是这样的一条土路,似乎也有着这样的红色。潭门镇的土路,就这样将我带回了遗忘很久的童年,红色的土路上,我很想念小郭……


人生的前几十年,你看着那土路变成了水泥路,看着熟悉的故乡逐渐变的陌生。故乡已经远去,过去的道路是你自己选择,未来的路为什么不能自己选择?

博鳌到了,沿着柏油路的几排房屋,一个破烂的小镇,到处是发着东北口音的外地人。他们包下村民的房子,开起了一个个的旅馆。整个博鳌,除了旅馆,就是饭店。住宿是攻略推荐的“凡客来旅馆”,枕头里面已经发霉,加床被子要另收费用。黑店,彻头彻尾的黑店。我对博鳌,无半点好印象。

庚寅年正月十二

离开了博鳌,这站是兴隆。经过前几天的骑行,我们只要在地图上看到带“坡”字的地名,腿肚子都会下意识的抽两下。今天没有看到带坡的地名了,可还是有一个巨长的长坡,低着头蹬吧,等突然轻松的时候,那就是到坡顶了。


长坡你可以蹬上去,那是因为你喜欢。兴趣从来都是你的动力,当初选择物理,是因为了兴趣。可等有一天,你发现科研是一回事情,中国科研是另一回事情的时候,这兴趣就没了。你能保证你选择的另一条道路还是和你想象的一样吗?我不能保证,所以我会很慎重。

路上还经过一座危桥,危桥应该是五六十年代的产物了,现在已经停用,我第一眼看到它就想起了《廊桥遗梦》里的情景。大周和小罗在啃着桥头老板劈给他们的椰子肉,而我将单车靠在了桥边,拍下些照片带给小郭。小郭没有过来同行,而我,就是她在海南的眼睛。


到兴隆了,住下后在农贸市场称了些海鲜,提到市场旁边的大排档,让他们给代加工,味道着实不错。不知道是否是错觉,兴隆的居民让我感觉很纯朴。对比起昨天的遭遇,我想起了“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句子,中国的文化中,通常是排斥智者而倾向仁者的。莫非靠土地生活的人也要比靠海洋养活的人更为仁厚些吗?不得而知。

庚寅年正月十三

早晨起来,在兴隆街头解决早饭,我给大家一人要了一杯咖啡。兴隆的小粒咖啡据说是咖啡因含量最少的一种咖啡,喝起来果然没有那么苦,香味却依然浓郁。喝惯了速溶咖啡,难得可以品到这种现磨咖啡,幸甚幸甚。

到岭门了,地如其名,一条山岭像门一样挡住了海风。长长的盘山路我们几乎是推过去的,下坡的速度很快,达到了我们此行的最大速度,43.49公里/时。经过山脚的小镇,路过一片瓜地时,老乡(后来知道他姓曾,就叫曾哥吧)喊住了我们。让我们吃瓜,大周问多少钱,答曰白送。见我们不好意思,曾哥大大小小搬了七八个瓜过来让我们自己挑。又累又渴,瓜也着实诱人,我们不再客气,一顿饱餐之后,给曾哥照了两张相,说好回来后冲印了发给他。临告别了,曾哥硬是在我们的驮包里塞上两个西瓜,说是路上解渴用。值得一提的是,大周昨天去超市回来,告诉我那种瓜现在超市卖三块八一斤,相对乍舌。瓜钱是小事,曾哥的热情真正让我们感动。


夜了夜了,眼看着天就黑了下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也没有地方住宿,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蹬。终于见到了灯光,我们到三亚了。

今天骑了122.07公里,是这次旅行骑的最远的一次。可能是曾哥的瓜起了作用,倒也没觉得多累,一夜安眠。

今天,很想很想小郭,路上都没有什么兴致说话,大周说我和丢了魂一样。一路上想起了很多事情,想起了和小郭一起去西藏的点点滴滴。没有小郭同行的旅途,再也不干了,这是结论。

庚寅年正月十四

昨天的住宿条件很差,要价还不菲。一早起来,我们便退了房去找新的住处,路上遇见三亚Giant车店的小伙,让我们去他的店里检修一下车辆。到了那里,正好旁边有家旅馆,性价比不错,便安顿了下来。

卸下驮包,我们去了此行的最后一个目的地,也是传统意义上中国陆地的最南端,天涯海角。还没有骑到的时候,我们都有些许的激动。毕竟,“天涯”二字给人的心理暗示太多。进了天涯景区,人山人海,一拨拨的游客凶猛过潮水。我这才知道为何当初那位游客要向我推荐月亮湾。在月亮湾,可以看海,可以看沙滩,可以看怪石;在天涯,却只能看人……不过,即使这样,也还是有个幽静的去处,天涯文化苑,里面没有游客,却有很多关于天涯的有意思的文章和介绍。


回到住处,天已黑了,小罗和大周去买明天路上的口粮,我负责看车。等着无聊,我的相机电用完了,用大周的相机拍了几张情侣桥的夜景。出来的效果竟有些印象派的意思,意外。


人生是个很有意思的词,人生人生,人活着就是人生。既然如此,何不放开一些,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吧,小郭支持你,那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选择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你要想到。未来的困境或许会如火焰,是凤凰还是烤鸭,决定的不是你本来是什么,而是你要成为什么。任何理想的实现都离不开激情,那么长的坡你过来了,那么烈的骄阳你过来了,那么无聊的旅途你也过来了,未来如何,好好去做吧。

庚寅年正月十五

今天是元宵节,买不到火车票,坐汽车返回。汽车的安全系数不如火车高,票价也贵一倍,但有个好处,过海时人车是分离的,琼州海峡的一段路,我们一直在甲板上看风景。

上了海轮已是黄昏,船行着行着便天黑了,月亮从右舷升起。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我想对于海南来说,最为经典的风景也不过如此了。此次出行,可以看到五十年来最圆的元宵月亮从海面升起,幸甚幸甚。


小郭在广州也看见了这份月光,虽是天涯,却是咫尺。

庚寅年正月十六

清晨的广州,挤满了上班族,人们的表情是漠然的,人们的步伐是快速的。车到中大,码表上记录的数字是618.21公里,这就是我们十天来行走的路程了。


该想的在路上已经想过,该做的就从当下做起。骑行结束了,虽然这次的旅行因为没有小郭一起而有些乏味,但终究心里是豁然了一些。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然也。


游记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08438-299400.html

上一篇:凤凰,或者烤鸭
下一篇:看咱养的鸡

18 武夷山 杨玲 王桂颖 张光明 王芳 曹广福 赵凤光 吴飞鹏 杨秀海 周春雷 魏东平 苗元华 蔣勁松 侯成亚 鲍海飞 刘晓瑭 高绪仁 焦宏远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0 19: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