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
路杀(Road-killed):足不出户 参加国际会议
2022-11-30 18:03
阅读:2129

足不出户开国际会议:首届亚欧交通生态论坛简介

(1st Asia-Europe Transportation Ecology Forum 2022 in Beijing)

        交通与生态领域问题涉及的范围很广,包括所有的线性基础设施(Linear Infrastructure),如公路、铁路、轮船(螺旋桨与声呐干扰)、飞行器(鸟撞)、电力线、各种管道和围栏等,它们对野生动物主要是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很大。

       足不出户参加国际会议:2022年11月24-25日,由中国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CATS)和欧洲基础设施网络学会(IENE)主办的“第一届亚欧交通生态论坛”(1st Asia-Europe Transportation Ecology Forum)成功上线举办。

       有来自中国、缅甸、尼泊尔、日本、泰国、以色列、奥地利、荷兰、英国、法国、瑞典、希腊等,以及来自北美、非洲、澳洲 等 20 多个国家的 140 余位代表在线出席了这次会议。

       因为是第一次接触国外的一些新概念,有许多新的东西映入到我们的眼帘。

       以下是会议的主题,涉及的内容比较丰富:

       1,因公路造成的栖息地丧失(Habitat loss)、退化和破碎化(Degradation and Fragmentation)

       2,道路交通伤害(Roadkill)(道路交通事故、道路死亡、道路伤害、野生动物与车辆碰撞 (WVC))

       3,道路影响域(Road impact domains):植被、土壤、水、空气、噪音、光污染、热效应 、、、、、、 主要是各种污染、切断了浅层地下水、干扰或影响动物的繁殖、切断动物迁徙通道、栖息地破碎化 、、、、、、

       4,回避道路(Avoidance)

       5,屏障效应/阻隔影响(Barrier Impacts)

       6,动物通道(野生动物穿越结构)

       7,环境影响评估/战略环境影响评估/规划环境影响评估/缓解层次方法

       8,植被保护与恢复

       9,监控(Monitoring)

       10,支持环境保护、生态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交通技术创新

       11,政策与管理

       12,标准和法规

       13,公民科学/公众参与(Citizen science/Public participation)

       14,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参与(Stakeholder Engagement)

       过去,我们只局限于关注道路的伤害,也叫“路杀”(Roadkill),而这一次范围扩大到所有线性基础设施(Linear Infrastructure)(如公路、铁路、轮船、电力线、管道、围栏等),感觉到任重道远而问题多多。

       感谢:世界自然基金会 (WWF-China) 的官员告诉我这次关于“路杀”的网络会议信息,特别感谢王云、范志勇等先生发送会议链接地址(ZOOM)。感谢周博、梁伟等提供野外观测资料。

柳城子路边_20170611_171052a.jpg

我个人主要从事鸟类生态学与保护生物学研究,所以经常会关注路杀野鸟事件。图中是我们在新疆阜康市调查乡村道路对鸟类繁殖的影响,路杀的高峰一般出现在6-7月幼鸟出巢期,受到伤害的鸟类多数都是经验不够的幼鸟(马鸣 摄)

足不出户 马鸣 截屏_20221125 (1).jpg

也巧合了,静默在家三四个月有世界自然基金会 (WWF-China) 的官员告诉我这次关于“路杀”的网络会议信息, 特别感谢王云、范志勇等先生发送会议链接地址(ZOOM)—— 图为“第一届亚欧交通生态论坛”(1st Asia-Europe Transportation Ecology Forum)北京主会场画面

路杀 白眼潜鸭 马鸣摄 abc.jpg

天高任鸟飞,公路撞击或者说“路杀”最多的是兽类、爬行类和两栖类动物。而对鸟类来说,汽车一样是穷凶极恶,造成的死亡触目惊心。在公路上的意外太多了,包括碾压、碰撞、污染造成的直接死亡,种类不计其数,有潜鸭、水鸡、黑翅长脚鹬、红嘴鸥、野鸽、荒漠伯劳、苇莺、欧夜鹰、戴胜和各种麻雀(马鸣 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31918.html


道路上专门为小型动物预留的通道,如昆虫、爬行动物、两栖动物、啮齿类及其他小型兽类 (会议网站图片)

在新疆的荒漠及草原地带,各种蛇类和沙虎都极容易受到“路杀”的威胁(马鸣 摄)

交通与生态领域问题涉及的范围很广,包括所有的线性基础设施(Linear Infrastructure),如公路、铁路、轮船(螺旋桨与声呐干扰)、各种航线上的飞行器(鸟撞)、电力线、各种管道和围栏等对野生动物主要是生物多样性的影响 (会议网站图片)

足不出户 马鸣 截屏_20221125 (15) 一带一路.jpg

车流如织,野生动物栖息地完全被切断,如此巨大的障碍,如果没有迁徙通道,灾难可想而知(论坛报告)

路杀系列 狐狸遇难 马鸣摄.jpg

沙漠公路上,汽车飞驰电掣,小狐狸被“路杀”(马鸣 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31918.html


大型兽类,如鹿科的动物,最容易受到“路杀”的伤害,在车水马龙的大道上,穿越的难度越来越大了(会议网站图片)

白背矶鸫(Monticola saxatilis)雄鸟落在了线性基础设施上——西气东输管线(马鸣 摄)

藏野驴穿越青藏线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993928.html

志愿者帮助藏羚羊安全穿越青藏线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993928.html

前方的高架桥洞的上面就是野生动物的通道(美国的高速公路)

位于西雅图附近喀斯喀特山脉的 I-90 州际公路上,壮观的立交桥是美国最著名的野生动物穿越结构之一。从上方穿越,这种通道在中国极其罕见(下载于会议网站)

青藏铁路与公路调查 野生动物通道_马鸣摄.jpg

在可可西里考察,青藏铁路与一群雄性藏羚(马鸣 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993928.html

足不出户 马鸣 截屏_20221125 (12).jpg

公路安全,不仅仅是为了人类,也是为了野生动物。过去我们只强调“以人为本”,很少照顾到野生动物。例如,在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中的一些高速公路,全程封闭,完全没有为大型有蹄类和食肉类动物预留任何通道(会议交流 PPT 画面)

绿头鸭及幼鸟_0571a-马鸣摄.jpg

新建的高速公路穿越博斯腾湖湿地,因为没有为野生动物预留通道,可怜的小鸭子不敢过公路,特别是两侧的水槽,无法逾越(马鸣 摄)

路杀:面对公路,野生动物的不同反应(论坛报告)

路杀系列 沙漠公路是的狐狸 马鸣 摄.jpg

在新疆北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公路上的连环撞击案,在公路上寻觅食物的一只年轻狐狸被“路杀”遇难(马鸣 供图)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31918.html


完美诠释欧洲可持续的绿色基础线性设施和野生动物安全通道(论坛报告)

我们前往可可西里,调查公路和铁路,及藏羚羊面临的迁徙问题(马鸣 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993928.html

同样是线性基础设施(Linear Infrastructure)对鸟类的威胁 (马鸣 摄)

在公路上,野生动物遇到的困惑与人类是一样的(论坛报告)

路杀 跳鼠  马鸣 摄.jpg

在新疆的荒漠地区,生活着一种特殊的啮齿动物 —— 跳鼠 (马鸣 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31918.html


印度科学家利用各种仪器设备(如感应器)监测野生动物穿越铁路(论坛报告)

足不出户 马鸣 截屏_20221125 (2).jpg

印度科学家利用各种仪器设备(如地震感应器)监测野生动物穿越铁路或公路(论坛报告)

路杀系列 沙漠公路上的大鵟 马鸣 摄.jpg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 新疆北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公路上的连环撞击案,一只猛禽在寻觅其他“路杀”尸首时遇难(马鸣 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31918.html


新疆北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公路上的连环撞击案,一只年轻的狐狸被“路杀”遇难(作者马鸣出现场勘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31918.html

参考文献

Gu, H., Dai, Q., Wang, Q., Wang, Y. 2011. Factors contributing to amphibian road mortality in a wetland. Curr. Zool. 57(6):768-774.

Hu, H. , Tang, J. , Wang, Y. , Zhang, H. , & Wu, X. . 2020. Evaluating bird collision risk of a high-speed railway for the crested ibis.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Part D Transport and Environment, 87.

Li Zhongqiu, Chen Ge, Jing Li et al. 2010. Ground-dwelling birds near the Qinghai-Tibet highway and railway.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Part D, 15: 525–528.

Piao, Z.J., Wang, Y., Wang, C.et al. 2016. Preliminary report of bird road kills in the Changbai Mountain Nature Reserve in China. North-West. J. Zool. 12(1): 178–183.

Wang Yun, Jiapeng Qu, Yongshun Han, et al. 2022. Impacts of linear transport infrastructure on terrestrial vertebrate species and conservation in China. Global Ecology and Conservation, 38, e02207.

Yang Q., Xia L., 2008. Tibetan wildlife is getting used to the railway. Nature, 452: 810–811.

陈栋, 苏燊燊, 汤坤. 2008. 公路噪声对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水鸟的影响评价. 湖南理工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1(3): 78-82.

戴强,袁佐平,张晋东,杨勇,张明,张强,顾海军,刘志君,蹇依,王跃招. 2006. 道路及道路施工对若尔盖高寒湿地小型兽类及鸟类生境利用的影响. 生物多样性, 14(2): 121-127​.

苟学强, 吴杨, 丁奇. 2014. 道路工程鸟撞被动防护隔离栅设计研究——以秦岭朱鹮为例. 铁路节能环保与安全卫生, 4(1): 1-5.

孔亚平, 王云, 张峰. 2011. 道路建设对野生动物的影响域研究进展. 四川动物, 30(6):986-991,封3. DOI:10.3969/j.issn.1000-7083.2011.06.029.​

李卓,陈庆红,王云,王卓聪,史国强,关磊,周红萍,朴正吉,孔亚平. 2021. 典型公路交通鸟类致死观测研究. 交通运输研究, 7(2):108-114.

斌,马武昌,陈建荣,薛伟,张可,栾晓峰. 2012. 韶赣高速公路(粤境段)建设对路域生态系统鸟类群落的影响. 四川动物, 31(5): 834-840,847​.

马鸣. 2016. 可可西里经验:青藏铁路动物通道建设案例分享. 见科学网博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993928.html

马鸣,2018. 心痛死我了沙漠动物精彩纷呈. 见科学网博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31918.html

王云, 李麒麟, 关磊, 房锐, 姜睿. 2011. 纳帕海环湖公路交通噪声对鸟类的影响. 动物学杂志, 46(6): 65-72.

王云, 关磊, 陈学平, 等. 2012. 云南三江并流区六库-片马公路车辆运营对路域鸟类行为的影响. 四川动物, 31(1): 158-164.

王云, 关磊, 杨艳刚, 等. 2019. 公路野生动物通道研究进展. 交通标准化, 5(5): 79-87,109.

王冀, 王云, 关磊, 陈兵, 曹广华, 孔亚平. 2019. 热带雨林公路建设对野生动物的影响及保护研究进展. 生态学杂志, 38(10):3183-3188​.

杨奇森, 夏霖, 吴晓民. 2005. 青藏铁路线上的野生动物通道与藏羚羊保护. 生物学通报, 40(5): 15-17.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鸣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48045-136593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