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
我对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的一点儿修订意见(讲稿)
2022-9-26 18:11
阅读:5001

关于《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草案)的修订意见

    为什么我这个月要提前发博文,是因为有两个相关法律文本的修订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它们的截止日期都是十月一日。想给大家留一点时间讨论,多发表修订意见或建议。

    我们知道《野生动物保护法》已经执行 40 多年了,最近要修订,好像意见还不够成熟。从依靠保护等级(名单)罚款量刑,到数量多少只(个)来断案,现在发展到依照野生动物的“价值”衡量犯罪程度。经济价值、生态价值、科学价值、社会价值、、、你们谁可以确定!好像 40 多年来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立法者们面对疫情和蝙蝠不知所措了,是忘记初心或毫无头绪?

    关于《野生动物法》暂且放一放,今天我们专注讨论另一个法案《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草案),二者都是保护法,却完全不一样。我可以大胆且冒昧地断言,立法者大多都不了解青藏高原,也没有为起草这个法案深入地去进行调研。

5 青藏高原保护法_20220926.jpg

看表格中的两法征求意见,还有几天时间就截止了,其中《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草案)参与人数不到100人,大家积极性不高啊 

http://www.npc.gov.cn/flcaw/

    就在9月22日下午,绿会法工委召集大家开了一个研讨会,我一时激动多说了几句(见网络视频)。逐条对照,提出十四条建议,整理如下。

一、铁丝网问题,立法文本称其为围栏。所谓“优化草原围栏建设”(草案第二十一条)完全不可取,建议修改。目前有两种铁丝网,首先是草原围栏,是一种非常廉价的护栏,实际上就是个“双刃剑”,对野生动物危害极大;另一个是边境滚网,青藏高原有几千公里的边界线(照片),它切断了物种迁徙通道,同时降低了物种多样性和遗传多样性。

阿布力米提阿布都卡迪尔 滚网_8970_proc_中印边境.jpg

铁丝滚网对野生动物危害很大,特别是对大型有蹄类

5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 边境铁丝网 普氏原羚 马鸣发言稿_20220922.jpg

我的讲稿及截屏:草原围栏,这是一种非常廉价的护栏,危害极大。过去都是用石头堆砌,也叫草库伦。草库伦不会伤害有蹄类,也不会影响野生动物迁徙的

二、过度放牧问题,非常严重(照片)。怎么样控制住过度放牧,而不是简单地禁牧草案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我认为应该有具体的要求和指标,如草原载畜量、禁牧范围等;要为野生动植物留下足够的空间。这些,都可以参考以往的研究报告。

三、什么是“生态保护红线”(草案第十一、十二、三十五条),都不够清晰和具体。我认为青藏高原所有的冰川、水源地、国家公园、湿地、湖泊、圣地(胜地)、自然保护地(区)、江河源头及无人区等都应该划入红线。

四、关于水利工程,涉及的条款比较多,如草案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四十四条、第五十一条 等。请问:什么是小水电项目(草案第四十二、五十八条),避重就轻,缺乏约束力。而涉及到国际河流截流的 “红旗河” 这样的超级工程,社会上沸沸扬扬,背后还有几位院士鼓噪,怎么对待?牵扯到国际河流,所遵守的原则是什么,国际法我们绕不过去。有没有大国风度和担当,是否考量邻国的利益,睦邻友好?这是涉及地球村的大是大非问题,人类地球命运共同体,一定要直接面对,不可文过饰非,高喊口号,而让法律失去尊严。前车之鉴,如三峡工程,遇到大旱大涝和连年地震就束手无策了。之前的《长江保护法》,还有《黄河保护法》(草案)都与青藏高原有关,可见国家非常之重视。青藏高原被认为是“亚洲水塔”,养育了两大文明古国(印度和中国),它是属于世界的。

五、关于地理界线,法律条文不明确。据草案说明介绍,我国青藏高原总面积约 258 万平方公里,涉及西藏、青海、新疆、四川、甘肃、云南6省区的范围。草案三处(条款)提及祁连山(如草案第十四、十五、二十九条),却没有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和帕米尔高原等重要地理元素。昆仑山乃万山之祖,希望能够补充进去。

六、草案提及藏羚羊、雪豹、大熊猫等一些明星物种草案第二十六条),却忽略了豺和狼这样一些高原关键物种的保护(豺已经极度濒危)(下图),希望加进去。大熊猫属于孑遗物种,原来就是被自然界淘汰的物种,不提也罢。

Pulu-Kunlun_豺_2008-10-28_by MaMing 006_马鸣摄.jpg

豺是极度濒危物种,在青藏高原残留了一些个体(马鸣 摄)

    豺狼虎豹 都应该重点保护,相对于大熊猫和朱鹮等,豺狼虎豹都位于金字塔的顶端,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现在它们都处于灭绝的边缘,孰重孰轻,不言自明。

七、关于无人区,有些人不认为中国还有无人区。实际上,近年的一些穿越旅游、登山、探险、非法采矿、偷猎和驾车追逐野生动物等都发生在无人区。青藏高原有50-70万平方公里的无人区,这么大的面积,无人管理,草案模糊带过,都不具体,或只字不提、或无的放矢。我们建议适当设立“生态禁区”,给后人留下净土。

八、关于草原灭鼠活动(草案第二十一条),实际上消灭的多是鼠兔(兔形目不是啮齿目)。我们知道有一种鼠兔属于国家级保护动物,在高原上乱投毒饵,滥杀无辜,负面作用非常之大(照片)。破坏的是整个食物链或生态系统,危害猛禽、猛兽等(照片)。法律不可以无视、回避或者骑墙。在草案第二十一条中有一句话 “加强鼠虫和狼毒等有害生物防治”,很模糊,不科学。什么是鼠虫?用词不当,可能包括了许多有益或者无害的物种(如授粉昆虫、天敌昆虫等),你们这是不是在鼓励破坏高原生态系统呢!什么是狼毒?鼠虫和狼毒,语法错误,立法者语文有问题,前后不对称,都是比较晦涩的物种名称。狼毒可能会被吃瓜群众误以为是狼害,其实狼毒是一种植物(不是外来物种哦)。

九、关于高压线,根据北京林业大学郭玉民教授估计,近年已经有数千只国家一级保护鸟类黑颈鹤被输电线路或电网杀害(照片),就像草原围栏一样,案件涉及到青海、甘肃、西藏等省区。2018-2020年,卫星跟踪了 39 只黑颈鹤,于西藏林周县越冬时,有 13 只个体确认死于撞击电线(占 33 %)。2021年7-8月和2022年4月在拉孜累计有十余起黑颈鹤撞击电线致死案例,大部分为幼鸟或亚成鸟(青年)。2022年1月初,根据卫星跟踪数据,沿着拉萨河不足一小时时间陨落 3 只黑颈鹤(照片)。同年,6月7日,发现又有一只黑颈鹤在日喀则附近遇难(CCTV -13 朝闻天下)。诸如此类案件,还涉及到许多珍稀鸟类,如大鸨、天鹅、灰鹤等。只有依靠立法来约束大型国企的行为。其实,我们不是没有办法来解决撞击问题,而是谁能够通过法律来执行,同时法律要有可操作性,对企业或个人有约束作用。

十、所谓“有关部门”,在草案第四条、第五条:建立协调机制,委托有关部门负责 .....,具体哪个部门从上到下都不清楚,废话一箩筐。而要求各级政府落实责任,基层到县级,怎么落实,没有下文。是否至少应该有一个下属机构去负责?注:“有关部门” 在草案中出现了 23 次,官僚文章,不知所云。

十一、关于耕地保护,请问在高原上需要严格耕地保护制度吗?见草案第二章 第十一条;第三章 第二十五条 等。青藏高原究竟有多少耕地,立法者清楚吗?我们知道,在青藏高原,大部分地区不适合农业种植,作物生长缓慢,产量低(主要是大麦或青稞);或者因为开垦而破坏草原景观,得不偿失。高原景观一旦被破坏,几十年都不能恢复(沙化的罪魁祸首之一)。在一定的海拔区域或者低温区域,不建议坚持耕地保护政策;以法律的形式划定一条线(等高线),强制推行退耕还草原、退耕还保护区、退耕还湿地、退耕还自然。

藏野驴与家畜 马鸣 摄 Bird_in Altun_by MaMing_Sept_2011_MG_4705e.JPG

家畜与藏野驴争夺荒漠草地,青藏高原的植被非常低矮,多是垫状植被,本来就已经非常脆弱、非常有限的资源,过度放牧是荒漠化的罪魁祸首之一。目前,青藏高原的过度放牧问题非常严重(马鸣 摄)

十二、关于社团或者志愿者,草案只字不敢提。青藏高原生态保护的核心是什么,是人与自然和谐!保护青藏高原,离不开民间力量。民间蕴藏着巨大能量,应该与时俱进地鼓励社团的参与和监督。在保护法草案的六十四个条款里,没有一条提及 “民间” 、志愿者、社区或 “社团” 的作用,明显脱离群众了。我们不能够只关注民间的社会资本介入(草案第四十一条),却不提及社团的其他作用。实际上,在青藏高原政府无法介入的广大区域(如海拔在4100米以上的永久冰雪冻土带或无人区),有许多社会组织,如 NGOs(非政府组织)包括一些志愿者,他们一直在关注环境变化,尝试着引导、激励、帮助、共建和发挥当地的游牧民对自然的关心与呵护。

十三、对于已经遭到破坏的自然保护区应该怎么修复,既往不咎?以青海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等为例(照片),高压线、铁丝网、公路、铁路、水坝等 …… 有没有可能通过立法要求他们将这些设施逐步移除或移出?目前,没有一个条款涉及退出机制。充分相信中国人的智慧,一定有办法保护好青藏高原一草一木。

十四、重复出现,大话连篇。如山水林田湖草沙冰,不至于重复出现了 9 次;与“绿色”有关的词组 10 处,而 “生态” 竟然出现 150 次,仅“生态保护” 就有近 50 次,词汇叠加,都比较空洞,不严谨,不合乎语法和逻辑。建议“生态保护修复”(出现16次)简化为植被修复、地貌恢复、生态恢复或生态修复(已经有 30 处),法律条文不至于如此理屈词穷。还有就是逻辑颠倒,例如草案第七条,应该在调查和评价之后形成本法律文件,而不是先有法律法规之后去调查和评估。词汇错误的叠加,如“生态环境”,在草案第十三条中的四行字/几句话中就重复出现了 6 次。法律政策化,也是不可取的。

5 青藏高原保护法 绿会法工委_20220922.jpg

就在9月22日下午,绿会法工委召集大家开了一个研讨会,我一时激动多说了几句(见网络视频)

5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 黑颈鹤遇到高压线 绿会 马鸣发言稿_20220922.jpg

国家一级保护物种黑颈鹤惨死于高压电线(撞击)

王博驰,郎雪敏,蒲真,郭玉民 等.2021. 卫星跟踪揭示撞击电线是黑颈鹤幼鸟越冬地死亡的主要原因.动物学杂志,56(2) :161~170.

野牦牛 阿尔金山 Altun_2011-05_by_MaMing (47 马鸣摄).jpg

昆仑山-阿尔金山的野牦牛(马鸣  摄)

阿布力米提阿布都卡迪尔 中印边境铁丝网_8972a.jpg

回家之路——迁徙中的藏羚羊群被铁丝网拦截在边境附近印度一侧

    在高原上,铁丝网的危害触目惊心,铁丝网不仅禁闭、剿杀有蹄类,阻断其迁徙通道,还对雪豹、猞猁、豺、狼、藏狐等猛兽构成威胁。同时,无形中对偷猎者形成帮助,造成野生动物无处可逃、束手就擒!结果大草原完全没有了生机,死一般寂静!

5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 绿会 马鸣发言稿_20220922.jpg

我的发言稿 PPT 截屏,讨论青藏高原的脆弱性,最后是关于《长江保护法》存在的问题,有比没有好

野牦牛与沙丘 马鸣 摄 Yaks_in Altun_by MaMing_Sept_2011_MG_4866.jpg

绿会法工委组织专家讨论了青藏高原因为过度放牧而沙漠化的问题(马鸣 摄)

5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 红旗河 绿会 马鸣发言稿_20220922.jpg

我的发言稿 PPT 截屏,揭露水利工程“红旗河”的几大犯罪事实,还有三峡工程存在的问题

几次经过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管护站,顶礼膜拜(马鸣 自拍)

青藏高原上的鼠兔,萌宠可爱(马鸣 摄)

翻越唐古拉山脉(海拔 5231米)看我一晃就是二十年

青藏高原藏北羌塘地区六月大雪,是最容易陷车的季节,我们二人曾经成功单车冒险穿越(马鸣 摄)

雪埋绿色营帐,胡宝文与马鸣(右)

高压线路或者电网,除了发生碰撞,还会电击,直接造成猛禽死亡(胡宝文 摄)

梅宇,马鸣, Andrew Dixon,胡宝文. 2008. 中国西部电网电击猛禽致死事故调查. 动物学杂志, 43(4): 114-117.

我的讲稿截屏,多有得罪,国法大于天,绝不可儿戏

我的讲稿截屏:草原灭鼠,危害极大

我的讲稿 PPT 截屏,青藏高原不适合农业开垦,绿水青山还是留给野生动物吧(马鸣 摄)



5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 边境铁丝网 绿会法工委 马鸣发言稿_20220922.jpg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喜欢这种东西,秦皇汉武都在垒长城,几千年了,所谓“长城思维” 的深深烙印,注意看铁丝网上竟然有野鸟,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天罗地网(马鸣讲话及截屏)


青藏高原无人区科考营地(马鸣 摄)

    后记

根据板块学说,自从冈瓦纳大陆解体、古特提斯海退去、劳亚大陆碰撞,地球经历了数亿年的地壳构造运动,青藏高原的隆升有一个极其复杂的演变过程。我在青藏高原工作有近 40 年,有话语权。当初主要是在昆仑山、喀喇昆仑山考察,后来去了可可西里、唐古拉山脉、藏北羌塘高原无人区等,最近十年主要在阿尔金山调查野生动物。我们从古生物组的一系列发现知道,这个地区有大量的古生物化石(约20个门类1600多种)证据,其中一些来自于海相沉积层,包括珊瑚虫、三叶虫、腕足类、双壳类等。从古生代到中生代,脚下的地壳碰撞开始逐渐隆升,大陆挺起,喜马拉雅,天翻地覆,沧海桑田。这里有许多地球运动和生命演化之谜需要破解,我们的立法委员们要站在更高的角度去审视青藏高原。

参考文献

马鸣、谷景和. 1989. 喀喇昆仑山-昆仑山地区的鸟类. 中国动物学会第十二届会员代表大会暨成立五十五周年学术年会论文摘要汇编(1989):291-292.

马鸣、戴昆. 1989. 昆仑山地区两栖爬行动物调查. 干旱区研究, 6(3): 59-61.

Ma Ming. 1992. Some biological data on the snowcocks in Kunlun. WPA-China News. No.1:2-3.

Ma Ming. 1992. Distribution of birds in the Karakorum and Kunlun Mountains.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the Karakorum and Kunlun Mountains, June 5-9, Kashi, China. Abstracts:125.

Ma Ming & Yang Xiaomin. 1994. A study on avi-fauna in Karakorum and Kunlun Mountains. Proceedings of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the Karakorum and Kunlun Mountains. (Chief Editors: Zheng Du, Zhang Q., Pan Y.). China Meteorological Press, Beijing, P.328-332.

马鸣. 1998. 昆仑山及相邻地区鸟类调查(Investigation on Birds in Kunlun Mountains and neighbourhood).第三届海峡两岸鸟类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李平笃等主编). 台北:社团法人台北市野鸟学会,321-330.

马鸣. 2003. 青藏高原黑颈鹤消息. 中国鹤类通讯, 7(1): 13-15.

马鸣.2003. 青海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还有黑颈鹤.中国鹤类通讯,2003,7(1):13-14.

MaMing. 2003. Does any Black-necked Crane exsit at Qinghai Longbaotan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 China Crane News, 7(1): 13-14.

Potapov, E. and Ma Ming. 2004. The highlander: the highest breeding Saker in the World.  Falco 23: 10-12.

Ma Ming. 2004. Recent data on Saker smuggling in China. Falco 23: 17-18.

梅宇,马鸣, Andrew Dixon,胡宝文. 2008. 中国西部电网电击猛禽致死事故调查. 动物学杂志, 43(4): 114-117.

马鸣,胡宝文,梅宇,Thomas McCarthy. 2010. 昆仑山中段初冬鸟类调查及其多样性分析. 干旱区研究, 27(2):230-235.

马鸣, 李维东, 张会斌, 张翔, 袁国映,陈莹, 袁磊,丁鹏, 张宇,程芸, 萨根古丽. 2011. 黑颈鹤在新疆罗布泊和昆仑山分布及种群状况. 动物学杂志,46(3):64-68.

Tong Zhang, Ming Ma, Peng Ding, Feng Xu, Paul J. Buzzard. 2012. Status and behavior of the Black-necked Crane (Grus nigricollis) in the Altun Mountain Reserve, Xinjiang. Chinese Birds, 3(3): 199-205. 

张同,马鸣,张翔,张会斌,刘鸣,丁鹏,徐峰. 2012. 东昆仑-阿尔金山地区黑颈鹤种群分布与秋季数量变化. 动物学杂志,47(6):31-35.

马鸣,张同,张会斌,张翔,陈莹,李维东,刘鸣,丁鹏,徐峰,买尔旦·吐尔干. 2013. 阿尔金山-昆仑山鸟类区系调查. 动物学杂志,48(1):65-74.

马鸣,徐峰,张同,买尔旦.吐尔干,丁鹏,陈莹. 2013. 昆仑山-阿尔金山暗腹雪鸡与淡腹雪鸡混群及同域分布现象. 第十二届全国鸟类学术研讨会、第十届海峡两岸鸟类学术研讨会论文摘要集,浙江,杭州大学. 102-.

Xu Feng, MaMing, Yang W, David Blank, Ding Peng and Zhang Tong. 2013. Vigilance in black-necked cranes: effects of predation vulnerability and flock size. The Wilson Journal of Ornithology, 125(1): 208-212. 

马鸣,徐峰,程芸,等. 2013. 新疆雪豹. 北京:科学出版社,1-588. 

Mardan Turghan, Ming Ma, Xiang Zhang, Tong Zhang and Ying Chen. 2013. Current Population and Conservation Status of the Tibetan Wild Ass (Equus kiang) in the Arjin Mountain Nature Reserve, China. Pakistan Journal of Zoology, 45(4): 1249-1255.  

马鸣. 2014. 奇遇昆仑山两种雪鸡混群. 大自然,(1):48-50.

马鸣,张同,徐峰. 2014. 新疆南部黑颈鹤种群分布及数量. 动物学研究, 35(Suppl. 1): 105-110. 

MaMing R. and Guohua Xu. 2015. Status and threats to vultures in China. Vulture News,68(1): 3-24.

马鸣,赵序茅,张同. 2015. 阿尔金山的“吐鲁娜”. 森林与人类,(6):30-37.

徐国华,马鸣,兰文旭 等. 2015. 昆仑山地区野生动物考察(全国第二次普查)简报. 新疆动物学会2015年学术研讨会暨第六届青年学术论坛论文集,阿勒泰,31-.

MaMing R., Li Lee, Xiaomin Yang, Paul Buzzard. 2016. The vultures and sky burial in the Qinghai-Tibet Plateau. IUCN Vulture News, 70-71. 

刘全儒,董世魁,张翔,马鸣,胡红英,买买提明-苏来曼 等. 2018. 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动植物图谱. 北京:中国环境出版集团,1-408.

Mardan Aghabey Turghan, Roller MaMing, Li Weidong, Di Jie and Xu Guohua. 2021. An Updated Checklist of Bird Species in the Arjin Mountain Nature Reserve, China: Conservation Implications. 

https://dx.doi.org/10.17582/journal.pjz/20181010091000

马鸣,蒋可威,梅宇,王文娟,Graham Martin 等. 2021. 灰鹤在迁徙途中撞击高压线伤亡分析与视觉盲区初探. 动物学杂志,56(5):648-654.

王博驰,郎雪敏,蒲真,郭玉民 等.2021. 卫星跟踪揭示撞击电线是黑颈鹤幼鸟越冬地死亡的主要原因.动物学杂志,56(2) :161~170.

Li LiPing, ChunYan Zhang,.....Ma Ming, et al. 2022. Geographic range size patterns across plants and animals of Xinjiang, China. Sciences in Cold and Arid Regions, 14(1): 54-67.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鸣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48045-135693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