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中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jiping

博文

两种大牛之间的争论(下)

已有 3784 次阅读 2012-9-3 08:47 |个人分类:笑话幽默|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人类, 争论, 两种大牛, 神灵

两种大牛之间的争论(下)


蒋继平

201293



(续上集)


野牛:老弟,现在吃饱了吧,请继续。


耕牛:在实际生活中,我也是跟着父母一起慢慢地长大的。在我年轻的时候,那家人对我很不错,有的时候, 在野外找不到食物的时候,他们会给我们一些他们平时为我们准备好的食料。可是,到了一定的年龄,也可以说,到了我有足够的力气来对付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把我的鼻子打了一个洞,然后就把我用绳子约束起来。


野牛:你难道不能挣扎吗?你为什么非要受他们的约束呢?


耕牛:我不是已经说了吗,他们比我们牛类有能力,我斗不过他们,而且,他们也有恩于我在先,我们也得知恩图报,是不是?况且,人类约束我们, 是为了有利于他们对我们的管理。 只要我们不作出很伤害他们的事来,他们就不会对我们很残酷。从另一点来理解,他们对我们的约束,也是为了我们好,他们恐怕我们走丢了,被别的人家抓去,或者被豺狼虎豹吃掉, 这都有可能的。你们中的一些不是经常会被老虎或者大狗熊吃掉吗!


野牛:是的, 所以, 我们整天都提心吊胆的, 没有安全感。那人类对你们的约束是对你们有好处的, 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耕牛:在这一点上, 真是一言难尽。 我说来你们也许不会相信, 也可能会很生气。 我先让你们看看我背上的一些伤痕, 那是我的主人用鞭子抽打而留下的痕迹。


众野牛:呀, 有好几条。 痛不痛? 你为什么要被你的主人鞭打? 你是不是做了对他们不利的事?


耕牛:我没有作任何对他们不利的事。 他们要我为他们耕田, 我就用力拉犁, 可是, 有时稍微慢了一些, 他们就会用他们手中的鞭子抽打我。 他们是不管我累不累的。


野牛:嗯,那你为什么不反抗, 不逃跑? 你真是一条笨牛! 还好, 我们没有和人类接触, 要不然, 我们也会像你一样被人类任意奴役的。


耕牛:也不能这么说, 总的来说,和人类生活在一起还是利多弊少。因为与人类生活在一起就比较有安全感, 生活条件也比较有保障。 任何时候都有吃的, 刮风下雨时还有房子住, 你们就不具备这些条件。 虽然我们工作很辛苦, 有时还要受到不明不白的委屈。 但是, 力气不用也是浪费, 为什么不可以为人类作一些贡献呢? 这是互惠互利的事呀, 对不对?


野牛:呀,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我要有我自己的自由,我不要约束, 我不要受人欺凌。所以, 你不要再为人类说好话了。 他们最有能耐也管不了我, 也拿我没有办法。



耕牛:你还是不理解人类的能力,他们连狮子和老虎这样的猛兽都能轻而易举地制服的, 不要说 像我们这样老实本分的牛啦。所以, 你还没有见到人类, 即是你的运气, 也是你的不幸。 因为你可以得到自由, 但是, 你失去了了解更高级生命的机会,因而, 你和你的后代永远也很难获得进步和提升的机会。


野牛:人类如此的有能耐, 他们自己有没有约束呢? 也就是说, 在他们的上面还有没有比他们更厉害的东西呢?


耕牛:有关这一点, 我也不清楚, 那是因为我们的认知局限。 不过, 我听说人类本身也经常为此争论不休。 他们有的说有比他们更加高级的神灵存在, 而有的说根本没有什么神灵。



野牛:这样说来,人类也不是很有能耐呀, 这么简单的问题都弄不清楚。


耕牛:也许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观念和信仰不同造成的, 也许是他们中有的人确实接触过神灵, 已经有亲身经历, 而有的人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神灵, 没有亲身经历。 这种情况就像我们对人类的认知的差异, 会不会?


野牛:啊,有可能。 不过, 你在前面不是提到什么进化论, 说我们在进化链上属于爷爷, 人类属于孙子。 要是按照这种说法, 孙子的儿子属于什么呢? 是不是重孙? 那重孙可不可以看成是比人类更高一级的神灵?


耕牛: “老兄, 说你是牛, 牛在人类的心目中被认为是最笨的生物, 所以, 人类在形容他们自己笨的时候, 总是会说[笨的像牛一样], 但是, 从你刚才的问题来看, 你的逻辑推理很高深呀。


野牛:从你对人类的描述来看, 好像人类是一个很复杂的群体, 他们有知识, 有能耐, 但是好像很自私, 只顾他们自己的需要, 不顾别人的伤痛。 而且, 他们中的一部分还自以为自己最有本事, 是地球上最高级的生灵, 没有比他们更高级的神灵来约束他们。 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耕牛:呀, 你们看, 我的主人来找我了。 那些开着车子的就是人类, 其中的一个就是我的主人。你们快走吧, 要不然的话, 他们会枪杀你们的, 或者会把你们也一起带走的。再见!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3132-608649.html

上一篇:中国应该把空间探测的注意力放在火卫二上
下一篇:我是如何“征服”那些大教授的

8 赵建民 陆俊茜 张玉秀 吕鹏辉 李土荣 徐建良 王云才 zxk73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2 05: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