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反面教材☆凤雏先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baoski 鸿鹄焉知燕雀之志? 人贵没有自知之明!

博文

2015年1月29日反面教材博友聚会 精选

已有 14638 次阅读 2015-1-30 02:51 |个人分类:不懂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反面教材

因工作忙碌,最近两年没有参加科学网的聚会,博客也较少更新。本打算这学期末组局把科学网的老朋友们都叫上叙叙旧,未曾想小文老师突然仙逝,甚是惋惜。于是乎改变计划,先与圈内几位老师小聚,把欠账补上,等年后再组局与各位朋友相见。


来,贴个pp:


图中左起:物理所吴光恒老师、曹则贤老师,首师大孙青,反面教材,物理所刘恩克,高能所邢志忠老师,刚保送到理论所的新生刘同波。


本来还约了李淼老师和吴飞鹏老师,但二位老师均在外地,所以只好改期,回头再会。


下面进入闲扯内容:


1、首先热烈祝贺邢志忠老师当选国科大“科教融合”物理科学学院近代物理系系主任,他老人家这次想不靠谱都难啦,嘿嘿。


这是我第二次与邢老师相遇,第一次是2010年在理论物理所的老楼里,我赠他我的《玩进科学院》,他替我吹牛做广告,配合相当默契。转眼已相隔四年,这四年中他老人家一直平躺在我的友情链接里,荣辱不惊,任前庭花开花落,去留无意,看天上云卷云舒(这两句什么意思我也不太懂,就是觉得放在这里挺有味道的,嗯)……


2、曹则贤老师将会在下个学期为国科大本科生讲授《热学》课。有些大一同学私下里问我,曹则贤老师怎么样?选他的课值不值?


我告诉你,在2006年,我读研究生一年级时曾选修曹老师的课,当时在中关村教学楼200人的阶梯教室里,座无虚席,连过道里都坐满了学生。没错,就是这么火爆。


他的课之所以这么火爆,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1)、曹老师超级能说。你跟他聊天肯定插不上嘴,因为我和曹老师聊天的时候就基本上插不上嘴。(2)、曹老师,他不是一个杀手,你懂的。


话说,在北京读书这些年,我只见过两位老师的课程如此火爆,一位是曹则贤老师,另一位就是北大田光善,我曾在10年前到北大旁听过田老师(不是盖饭)的量子力学课(那时候北大还允许外人随意进出),座位,过道,走廊,窗台,坐满了学生,那场面我至今难以忘怀。


理论上,好老师应该不止一位,清华也应该有受欢迎的大牛。但是……我没学生证,进不去啊!……


所以,国科大本科生能同时拥有曹老师,邢老师,田老师为你们上课,这绝对是国内理科最一流的配置了。选他们的课,你们要是还挂科了,那,那,那……那应当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囧


3、说起挂科,今次晚饭的主要话题之一就是在这学期期末考试成绩上,如何放水才能显得更合理一些,曹老师和邢老师很认真的讨论了几个方案,我笑得肚子疼。


在此我要声明,我同意曹老师的观点:考试成绩是用来表达学生之间相对水平差距的,在分数上只要能反映出这种差距就可以,没必要一定给学生不及格。


你瞧,我说的没错吧?曹老师,他不是一个杀手。选他的课,你肯定死不了。


万一死了……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4、和曹老师聊天,话题总是变换得很快,我们从上课聊到考试,从考试聊到出书,从出书聊到时间简史。


话说今晚我又受教了,原来a brief history of time译为时间简史是错误的,此处history不应是历史的意思,而应是闲聊,八卦,扯淡的意思。


所以,a brief history of time,应译为“扯时间的蛋”,我笃定这才是霍金先生的本意。


我预言湖南科技出版社如果把书名换成这个,销量肯定还会翻倍。


5、曹老师晚上另有公事,提前告退,后半场隆重推出吴光恒老师。吴光恒老师的父亲吴乾章先生是物理所老一辈的科学家,吴光恒老师从小在中关村长大,在物理所服务多年,是名副其实的科二代。


对这样出身的孩纸,我们十分有必要追溯一下历史。所以,我们和吴光恒老师聊天的内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话题:

(a)中关村为什么叫中关村?答:原为“中官村”,是明清时期太监落脚的地方,因为不雅,后来才改叫中关村。但其实它就是个太监村。

(b)保福寺具体地点在何处?答:就在融科大厦A座的位置,早已拆掉。要没拆的话,大伙也可以学当年的公公们去上柱香。

(c)物理所的院子里是不是能挖出很多尸骨?答:盖A楼的时候挖出过一些,放尸骨的盒子垒起来能堆满整个餐厅雅间。另有一些地块直接用压路机压平了,没有继续深挖,但是估计下面也埋了不少。比如物理所篮球场那个位置……我看你们谁还敢半夜打篮球……


另有话题是比较沉重的:在文革时期,一代大师叶企孙先生被批斗,之后在中关村大街流浪,风度全无,别人问起,他也不答,却只讨些零钱买个梨吃;地球物理所赵九章先生因不堪受辱,吊死在自己家里,他的住所位置就在现在国科图西边的某栋居民楼,大家每天上班可能都会路过;物理所的科学家当年也曾遭受批斗,吴乾章先生就在此列。当时科学家被关起来批斗,因不堪受辱而自杀者不在少数。但吴先生较为乐观,每每有人出事,他便借向家里要衣服的理由递纸条表示自己平安。


听了这些故事,我的感受,AUV,真是,这他妹的,科学家是一个骄傲的群体,也是一个脆弱的群体,希望今后不要再有这样的动荡,希望好人一生平安。


6、还有些琐碎话题不太记得,诸位老师见面,主要目的就是闲聊,过后不记得也不是大事,在此我提前原谅自己。


几位前辈肯赏面,便是小生的荣幸,下次该你们请客了啊。


不写了,睡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0147-863919.html

上一篇:聊聊大学(3)——排不准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le)
下一篇:聊聊大学(8)——抄袭无处不在,你有什么办法?

33 虞左俊 吕喆 姬扬 赵明 刘洋 杨建军 周可真 黄永义 王春艳 肖传国 刘全慧 苗元华 程娟 马红孺 田云川 石磊 朱志敏 王德华 武夷山 王晓明 张江敏 王恪铭 李宇斌 邢志忠 董焱章 尉剑俊 chenhuansheng wangqinling ljxm dachong99 peosim cuckoldhawking1 lqxy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5 21: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