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反面教材☆凤雏先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baoski 鸿鹄焉知燕雀之志? 人贵没有自知之明!

博文

【科●反】一个北大女博士生的悲惨故事(含补充) 精选

已有 74480 次阅读 2012-3-27 13:12 |个人分类:科学网评|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评论, 反面教材

注:这文章的题目是我随便起的,可能有点太过显眼,但我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题目,所以将就吧,大伙多包涵。
 
今天上午在偶然间听一个陌生人讲了一件事。这个陌生人是一位中年女性,刚到北京不久。
 
她说她的女儿今年32岁,以前是山东大学毕业的,现在在北大读物理的博士(没具体说哪个专业)。
 
她女儿原本应该在去年毕业,但是延期了,今年仍无法满足毕业要求。她延期和无法毕业的原因在于她读博的这几年间,她的导师一直在外面开公司做生意,对她的课题没有任何的指导,对她完全放任不顾,她只能自学,但由于缺乏指导,对科研完全不能入门,无法发表毕业所要求的论文。
 
从去年到现在,该女生已经喝过两次安眠药自杀,都未遂,目前则处于精神完全崩溃的状态,生活不能自理。所以这位女生周围的同学赶紧把她妈妈叫到北京来照顾她。
 
但她的状况至今仍不稳定。
 
————————————————————————
 
这故事对我来说并不新鲜,因为这些年我听过的故事里,比这惨的也不是没有。更何况这只是一个陌生女人讲的,尽管我认为这是真事儿,但也总存在质疑的可能性。
 
不过,我还是决定把这个事情写出来,因为我觉得这个女孩还没死,还有救,希望北京大学的老师和同学,如果看到我的博文,能够奉献一份爱心,去积极的帮助她,即便不能违背原则让她毕业,但也请安排好心理救助,以免发生更大的悲剧。
 
当然如果这件事情不是真的,经查实这女孩不是北京大学的,或者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那么我也愿意接受大家来自舆论的谴责。
 
毕竟在网络上“造谣”,对我这个实名写博客的人来说,也许只是信誉上的损失,但这比起挽救一个年轻人的生命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
 
正文部分就这么多,下面依惯例多评论几句:
 
这些年,无数的例子告诉我,在中国,并没有多少人会真正为研究生的利益着想,一个年轻人想要在科研的道路上顺利走下去,他只能靠自己,除他自己以外,任何人都靠不住。
 
而且,这个国家当下没有任何的制度性措施用以保护研究生的利益,没有任何条款能够限制导师权的滥用,没有任何的措施能够保证研究生可以接受到导师充分的指导。甚至,这个国家做科研和做科研管理的人里,绝大多数连什么是导师权,导师权是私权还是公权,都搞不清楚。其混乱程度可见一斑。
 
在制度建设上,我们是落后的,在学术水平上,我们也没成为一流。对年轻人来说,在这个国家读博,也便成为一件冒险的事,一定要有所警惕。
 
提醒年轻人,是我唯一能做的事,因为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事物是我能够改变的。
 
在中国,一个年轻人如果做出了很好的科研成果,那么这一定离不开导师的指导和学校的培养,可一个年轻人如果没能毕业,那么这一定全都怪他自己不够努力。
 
而如果他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选择了轻生。那么大家都会说:这个人心理素质不行。导师无责,校方无责。

这就是现实。
 
——————————————————————
补充声明:
 
今天看到北大物理学院出示的声明:
 
   近日,科学网某网友发布《一个北大女博士生的悲惨故事》一文。经核实,文中提及的“北大女博士”并非北大物理学院学生。特此说明。

                                            物理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
                                               2012年3月28日
 
 
对此声明,我表达一下看法:
 
非常感谢北大物理学院的老师和学生能够关注到这篇文章,并且给出核实的信息,在此我本人为这个帖子对北大物理学院的学生工作带来的麻烦郑重道歉。
 
不过我的这篇文章中一开始就没有提及是物理学院的学生,因为当事人跟我说的是读“物理”的学生,而且也没提及专业,尽管我们听到物理这个词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大多是物理学院,但严谨的说,物理学本身有很多分支,比如纳米,光学等等,可以笼统称为物理,但却未必属于同一学院,而且当事人只是女孩子的妈妈,她并不是物理学专业人士,也许并不能分辨这些专业,所以在道歉的同时,也请允许我有所保留,我会尽可能通过个人关系核实,当然也希望能够再次遇到这位憔悴的妈妈,尽管可能性也许不大。
 
关心每一个中国研究生的教育和成长,是每一个从事中国高等教育工作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科学院,教育人士的共同初衷,我完全是出于善意和关心写这样一篇文章,尽管文章有不严谨之处,尽管是我个人的能力导致这文章的不严谨,但我仍相信北大物理学院的老师和同学们能够理解我的善意。
 
最后再次向北大物理学院的老师和同学致以诚挚的歉意。


关注年轻科研人员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00147-552222.html

上一篇:人民网新闻:肖传国:“方舟子花钱收买病人闹事”
下一篇:【科●反】关于烟评奖的一些吐槽

363 钱磊 马仁锋 金小伟 吕喆 王修慧 周振肖 张骥 牛文鑫 曹聪 苏德辰 吕秀齐 张启峰 葛兆斌 马陶武 胡江波 陈儒军 张乾 张亮生 张立华 李忠香 刘洋 张玮 李学宽 熊锡成 郭胜锋 于锋 张鹏举 汪梦雅 水迎波 李哲 褚海亮 朱永青 尧中华 刘军胜 侯志博 刘晓松 张文卓 肖慕雪 徐长庆 周勇 谭军 李晓东 张国杰 孙志伟 赵豪飞 赵福垚 孟庆仁 赵星 刘洪君 马琳雅 肖锦文 张焱 刘敏 刘颖彪 张文义 王宇飞 张建 柳顺义 贾宝余 刘小鹏 陈广伟 孙中华 李鑫 刘丙新 赵东雅 王伟 汤旭光 赵敏 唐维 刘立 岳金星 杜章留 刘钢 顾迎节 荣元华 温世正 赵燕 卢江 余海涛 聂春笑 王保魁 刘博 李汝资 张登成 袁飞荣 杨继平 覃森 赵明 季澎 张彦 赵凤光 郭彦洲 丁邦平 霍艾伦 黄有松 郭俊卫 周炜 吴炬 郭保华 赵纪军 迟菲 翟远征 陈景飞 林中鹿 许洪光 刘全慧 薛常喜 李宇斌 张行 易磊 赵美娣 薛海斌 许培扬 欧鹏 孙广东 郭传宇 龚永洋 莫非 许晨光 张路路 姜雪峰 彭友松 刘明颖 王恪铭 蒲生彦 程和平 季斌 栗磊 张娟 刘波 王光辉 任胜利 陈小斌 武洪臣 赵永光 王宇 李力强 钮琦 黄顺谋 何宗键 郭克 于全耀 李红 何应林 侯雄坡 亢阳 吴泓润 罗伟 张乐 王世明 曹敏 周贤龙 李传海 许海云 余明光 李士成 王鹰 胡关虎 杨洋 孙步宽 罗晓敏 苏金亚 章能胜 徐锋 刘焕军 何鹏 蔚丹丹 王汀 郑祺 师应龙 张冠军 李福海 王志杰 周宇 王春艳 周杰文 龚永艳 陈召忠 张彦斌 刘自然 高英 秦川 陈建军 吴松芳 杨秀海 吴锦宇 张波 黄林科 陈阿鹏 张金龙 杨冬 季索清 唐久英 熊航 唐凌峰 於鑫 杨立泉 王涛 马建全 吕寿丹 朱丽红 易雪梅 刘守胜 谢鑫 赵新铭 邓新 杨艳明 彭红梅 江丽娜 韩璐 赵建华 闫钟峰 岑红燕 陈玉华 郭桅 郭文姣 毛培宏 刘佳 王萌杰 赵亮 吴江文 田菩提 冯权泷 陈波 范武 强文丽 刘剑 朱江峰 寇飞 毕映锦 张文春 蒋德明 李刚 吴明火 杨锡福 严少华 李毅伟 肖陆江 王号 杨劲松 王晓文 何金华 罗晓清 张一一 李灿 宋敦江 孙立杰 刘云福 谢海燕 游庆瑜 周顺 张永忠 宋立峰 胡志朋 徐庆征 王正庆 徐磊磊 徐明旭 邓安良 黄晓玉 高保龙 陈万浩 陈远川 王金旭 陆毅 运贠可力 张军鹏 林伟毅 郭嘉琳 邓伟 韩威 张耀斌 石攀 李文靖 xiangwen uneyecat super1983 crossludo keen3 lftkf hatracy lipc idk liyan5011 louiexp schist mrliuw zhouls zhangliguo12 wangyhupc fzhd1979 hearo bridgeneer ycjyf zdzszl polyine dreamidael zhouweic36 HurricaneHunter Kaji cugb2010 format ultraq kuailehaizi tianyuthu wangyq12 sho FloatingRose syjjliu68 ging1990 ddsers buaabmg agreatboy fishman936 vangue hbkdsm qinmingyan htli ykgs chuxiao HJY660 Materials123 seanhhu yangling0124 shzyon bbbaacd zjtang 耗子国王 lrklx daoqlx nickbobo Samuel zhoubukang zhucele kites wyhlucky wormbreeder hobbyist lzgys635 nijing5231 rickyyoung luxiaobing12 yxyang93 Geisla ltom4 ebat deepseacc pingfan2008 gujunliang2011 sunxun11 小木虫 aliala cqg luzhutang haoye chemphile eehorse wisdom2011 dangping zhengmao3114 LeeKepeng LLZN rlxahz

发表评论 评论 (4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15: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