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谁损害了科学的灵魂?

已有 5031 次阅读 2007-10-28 07:55 |个人分类:书评书介|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谁损害了科学的灵魂?
武夷山
搞科学没有钱是不行的,一切向钱看是万万不行的
It’s absurd to conduct science without money. It’s absolutely absurd to become totally money-oriented in science.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武夷山
(发表于《科学时报》2007,10,25,题目被改为“谁损害了科学的灵魂?”


2001年10月16日的本刊发表了我的书评,“一只爱刺人的黄蜂”,该文介绍了美国学者丹尼尔.格林伯格及他的新作《科学、金钱与政治》。这是他的第二本科学政治学专著。第一本是1967年发表的《纯科学的政治学》。2007年10月,他的第三本科学政治学专著再次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推出,题为《贱卖科学:校园资本主义的危险、收益与幻想》(Science for Sale: The Perils, Rewards, and Delusions of Campus Capitalism)。
格林伯格说,大学是基础性科学知识和大量技术知识的主要生产者,大学所雇用的专家则是科学认识的生产者、阐释者和监护人。但是现在,大学的金钱味也越来越重了,不由得引起人们的忧虑。当然,正如著名科学社会学家罗伯特. 默顿所说的,科学家并不是由比常人更优的道德材料构成的,因此,科学活动一向受到严格的约束。长时期以来,对科学活动的约束管理主要集中于科研的行为与科研结果的报告(实验数据造假就是科研结果报告方面的问题)。贱卖科学则属于一种较新的现象,它是随现代经营方式而来的。
所谓贱卖科学,指的是科学界与企业界之间千丝万缕的紧密联系和利益来往侵蚀了公众心目中的理想的科学界形象――科学不再那么崇高了,贬值了,可以“打折”了。格林伯格提出的第一批问题是:盛行的商业价值观是否污染了学术研究,使之偏离了追求社会效益的目标,而热衷于帮助企业逐利?科学与产业的日益紧密的联系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涉及的到底是谁的利与谁的弊?学术机构能做到通过生产有价值的知识大赚其钱又不损害科学的灵魂,不损害公众利益吗?
人们总认为,处于自然状况下的(未受商业利益污染的)科学应当是纯洁的。很多人一提到科学就想到居里夫人,一个几乎纯洁无暇的象征。同样,1955年约纳斯. 索尔克研制出小儿麻痹症疫苗后,有人问他:“谁拥有这个疫苗的专利呢?”他回答说,“这个,我只好说,人民拥有专利。”他又说,“根本没申请专利。你能申请一个太阳专利吗?”他的意思是,普惠众生的太阳不需要专利保护,那么,应该普惠众生的疫苗为什么要申请专利呢?这样的投射出理想光辉的人物在当代似乎是难以见到了。格林伯格打比方说,法律上规定,如果一个法官与原告或被告有关系,为了避免利益冲突,法官对此案就得回避。于是,格林伯格提出了第二批问题:与商界关系密切的科学家还有资格做政府的科学事务顾问、学术期刊的审稿人和面向大众的科普者吗(我们都听说过拿了烟草公司大量资助的科学家愣说“吸烟有害健康的说法缺乏证据”的故事)?科学家发表声明说,他们与某公司、某事项没有瓜葛,就足以相信吗?强迫科学家坦白这个、保证那个,能使他们更加客观,做出不偏不倚的判断吗?还是说,这些措施只是使科学家更加听话而已?
对于以上问题,不同的人有截然相反的答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为了有理有据地回答这些问题,在罗伯特. 伍德. 约翰逊基金会的资助下, 格林伯格于2004与2005两年间在二十几所大学和其他一些单位开展了“侦察”研究。在大学里,他采访了许多科研人员、大学校长和技术转移专家,而且经常是在征得受访者同意的情况下进行了录音。在大学之外,他采访了许多人,包括联邦政府官员、专业学会的要人、游说者、专利代理律师、期刊编辑、公司主管等,总共约二百人。为了与其他国家情况进行对比,他也在英国采访了类似身份的人。此书非常宝贵的一点是,在引用原话时,落的都是被采访者的真名,因为他们愿意为自己的话承担责任。格林伯格体会很深的一点是,他发现很多科学家都非常坦率,敢于仗义执言,他们把科研诚信看得很重很重。他认为,与广泛发放问卷相比,他这种访谈法能够获取到更深入、更隐秘的东西。
本书章节安排如下。第一部分:背景与系统。1、科学需要钱:永远不够;2、捉摸不定的产业天使;3、商业化吧!这是法律准许的;4、态度的变化;5、利润之代价;6、冲突与利益;7、新秩序。第二部分:内部所见――六次谈话。8、成功与悔恨;9、意趣相投的伙伴关系;10、中途改变规则会发生什么;11、利润与原则;12、不同代人的差异;13、期刊社造反。第三部分:修理系统。14、什么对了,什么错了,如何改善系统。后记:适合我们时代的一个寓言。
美国是走在世界前面的国家。它的创新成果,如因特网、个人取款机,时常引导着世界的走向。但是,不少坏东西,如吸毒,也发源于美国或在美国泛滥。因此,在我国社会各界十分关注科学诚信、提倡产学研结合的今天,格林伯格的书就显得特别有价值。如果我们早点吸取该吸取的教训,就可以少走弯路。别人指出了的教训不吸取,就会在“科学生态”领域再现自然环境严重恶化那样的可悲局面。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57-9812.html

上一篇:快与省――永远的矛盾
下一篇:既讲故事,又讲道理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3 04: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