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用“广快精准特”指导信息增值服务

已有 4874 次阅读 2008-1-15 07:04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

用“广快精准特”指导信息增值服务

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 武夷山

(收入 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 中国科学技术情报学会编,我国科技信息事业的改革与创新,中国石化出版社,2001

 

一.引言

近年来,随着我国向市场经济转轨,信息增值服务对于情报专业人员和情报专业机构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如果一个专业情报机构是面向市场的,那么,若不搞好信息增值服务,就无法生存;如果一个专业情报机构是公益性的,不搞好信息增值服务,同样没有自己的位置。信息增值服务有各种手段。我们的切身体会是,情报研究技能是产生增值信息的最有效手段之一。 反过来说,为了实现信息增值,对情报研究人员个人和情报机构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二、信息增值服务对情报研究人员的要求

情报研究人员的个体素质是团队素质的基础。好比一个球队,若大家相互之间不配合,是赢不了球的;但若每个球员的个人技术太差,配合得再好,仍然赢不了球。

多年前,国家对科技情报工作的要求是“广、快、精、准”。近年来,有些专家认为,在当今的信息时代,对于一个信息机构,关键是“快”和“准”,其他都退居其次了。我个人认为,上述说法尽管有一定道理,但对于情报研究人员个人,“广快精准”的提法没有过时,而且还要再加一个字,“特”。

“广”,就是将分散在各处的高质量信息集中起来,实现增值。

文献的分布规律是,约20%的核心文献包含了80%的内容。但从信息质量的角度来说,高质量信息未必都包含在20%的核心文献内。那分散在各处的80%的文献中,也许含有金子,不发掘利用就太可惜了。对于科研工作者,为了节省时间,提高效率,也许盯住20%的核心文献就可以了;而对于情报工作者,一定要广泛浏览,争取将散在各处的信息珍珠都收集起来,串起来,制成珍珠项链,这就大大增值了。因此,广泛浏览各种文献是极其重要的。除了浏览之外,“广”的另一个表现是“追”――不是查到一些相关文献就止步,还应以相关文献为线索,追索出更多的信息来。

“快”的含义是,按用户要求及时提供了的信息相当于增值信息。信息的时效性很强,未及时提供的信息的价值是零,及时提供的信息所具有的价值与零的差值,可以理解为是信息的增值。 怎样才能快呢?一是要有坚实的知识积累,临时抱佛脚是不行的。为了积累,长期坚守情报研究岗位是很重要的。在某些行当,人员流动有利于新创意的产生,因此受到提倡。而情报研究人员有点像中医,越有经验的越值钱。无论在哪个国家,情报研究人员的流动率都相对较低,道理就在这里。二是要善于利用网络信息。网络硬件条件不好,当然就做不到快。不过,即使有了网络,但不会寻找有用信息,也仍然做不到快。

“精”:精选的信息是增值信息。无论是为领导服务,还是为其他身为各级决策者的客户服务,都应尽量提供浓缩的信息。动辄洋洋万言肯定不是好的情报人员的作风。如果用户看了浓缩信息不过瘾,还想要详情,那我们提供“稀释产品”是很容易的。而为了养成去粗取精的习惯,平时就应磨练一种特殊的挑选功夫。在找到的众多资料中,只挑最切题的,最有警示性的,最有典型意义的。下笔时,炼字炼句,多一个字不写。修改时,要狠心肠,要忍痛割爱。

“准”:准确的信息是价值最高的信息。精,说的是去粗取精;准,说的是去伪存真。不准,就没有意义,而且可能产生误导。如果真的发生了误导的后果,情报人员责任不轻。为了做到准,就得强调广。如果找到一篇相关文献就用一篇,则很难做到准。一定要问一问,此人这么说,别人有没有反面意见?谁更有道理?还是各拥有部分真理?这些作者属于什么阵营?他们是单纯发表学术观点,还是受某种意识形态或党派立场支配?为了做到准,还有一点特别重要――情报研究人员要尽量争取多读外文的原文。只有读原文,才能读出文字背后的东西来。只读译文,很被动,万一译者理解错了,我们也只好跟着错。于是,“准”就对情报研究人员的外语水平提出了要求。

“特”:凭借特优的技能产生增值信息。你这个情报研究人员有什么看家本事?有什么特长?俗语说得好:一招鲜,吃遍天。每人都有一招,就能结合成一支厉害的团队。谁都没有特殊的本事,一大帮人也不顶事。你是外语好还是计算机技能强?在外语方面,你是口译棒还是笔译棒?中文译成外文和外文译成中文哪一头更强?我们每位情报研究人员都应立志练一手特别的本事,对单位对自己都有益处。 

三、信息增值服务对信息机构的要求

信息机构要加强信息增值服务,同样可以从“广快精准特”这5个方面来考虑,但最重要的是“特”。

“特”:人无我有,别人学不走。这是最理想的情况。比如,美国科学情报所不干别的,只做SCI(科学引文索引)、SSCI(社会科学引文索引)、A&HCI(艺术与人文学科引文索引)等数据库,这些数据库满足了用户在检索、评估、研究等各方面的需求,所以,尽管它们是全世界最贵的文献型数据库,仍然非常畅销。原因就是,它们是独特的。据我所知,上海科技情报所出的《上海科技简报》不大登什么国际科技发展宏观走势之类的东西,主要是介绍、评述对上海地方科技和经济发展有潜在影响的科技领域的新苗头,上海市可考虑发展的新产业,等等,很有特色。我也见过其他一些省(市)情报所办的内部参考刊物,好像与我们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编写的内刊在选题上没有太大差别。没有特色,就不易有生命力。要实现“特”,也对一个信息机构的积累提出了高要求。看准了的方向,要长期坚持,不能浅尝辄止,才能最终形成特色产品或服务。

“准”也可以是一个增值点,但是难度较大。美国兰德公司的名声主要靠准,而不是快。提供的情报要准,对重大事态的预测要准。要做到准,先决条件是拥有多学科的专家,从多个角度探讨问题。这种条件在目前的国内情报单位基本还不具备。

“精”是较容易的信息增值途径。可惜,以“精”为主的情报单位现在还不算多。我们的用户不是文盲,他们不缺文化,缺的是时间。因此,精选的信息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本所新推出的“面向决策的科技信息数据库”(www.chinainfo.gov.cn) 就是试图在“精”上做文章的。数据库中的每一条目不一定有很多字数,但我们希望它的含金量要高。该网站从72日起正式开通,到81,点击次数已高达10万次以上,这决不是偶然的。

快,经常是信息增值的必要条件。如同对个体情报研究人员的要求一样,一个信息机构也要加强知识积累,加强“机构记忆”(INSTITUTIONAL MEMORY),才能做到快。例如,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CRS)的信息积累工作做得很好,形成了制度。对于国会议员经常关心的科技问题(例如,基础研究的重要性),他们不断搜集资料,不断更新。如果有人调走,也没关系,因为不断更新的每份报告在档案中都在。凭借这些档案资料,新接手者不必从头做起,很快就能进入角色。于是,国会议员提的问题,CRS的情报人员的答复很快。简单的问题,他们准备几分钟即可回答。由于服务质量好,就保证了这个单位的地位十分稳固。国会无论怎么削减经费,都从来不会削减到CRS的头上。

广:情报调研的覆盖面要广。目前很多信息机构不在这个字上下功夫,因为很难,很累。但若谁肯在这上面下功夫,会有丰厚的收获。例如,对国外科技状况的了解对于决策者和研究者都是很重要的,但我们经常能了解到的多数内容都是关于美日欧等发达国家的,不全面。本所情报研究人员编辑出版过两版《各国科技要览》,非常受欢迎,就是因为它的涵盖面广,不仅介绍了发达国家,还介绍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我所研究培训中心还编写过一本关于亚太地区信息服务和信息产业发展状况的书,也是以广取胜。

四、结语

最后,我想用两段顺口溜概括上述观点和内容。

信息增值服务对于情报研究人员个人的要求:

情报研究不简单,

练出绝招吃遍天。

分散信息我聚拢,

及时提供不拖延。

万物浓缩成精品,

判断准确方周全。

当今社会谁能耐?

正是我辈信息员。

 

信息增值服务对于信息机构的要求:

人无我有是绝招,

组织定位最重要。

漫天撒网搜信息,

机构记忆须牢靠。

精选信息少即多,

深度加工很有效。

去伪存真是难题,

相期努力路途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57-14472.html

上一篇:中小企业要不要重视专利和专利信息?
下一篇:“双跨科研人员”:产学合作的生力军

0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2 11: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