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
科学之实践 精选
2021-4-19 07:25
阅读:2286

科学之实践

武夷山 编译

 

    美国The New Atlantis杂志网站2020年10月5日发表编辑部文章,“科学之实践——论活生生运行着的科学:其文化、特征、愚蠢与梦想”。大意如下:

 

    将科学描述为不断进步的通俗故事会使我们忘了,科学自身也是故事。说到底,科学是一种人类活动——一个学科,一种实践。它包含着社会学。它有文化,有小圈子。它有自身的做事方式,这些方式没人写明,但对于它至关重要,一如舞者的技巧亦未写明,但对于舞者至关重要。科学是一个连续的、从无止境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知识体系。公众人物提出的“跟着科学走”的主张,与探究精神并不完全一致,而探究精神才是科学的核心与灵魂。

    科学也是一桩人类活动,因此,肉身所难免的一切毛病,科学都有。当我们,当科学实践者将科学描述为一种从本质上讲非人格化的、旨在积累确定性的实践时,我们就错误表达了科学。不错,科学追求那样的知识标准,而且往往也达到了该标准。但是,追求那一目标的生活实践很少是如此超然的。传说中的苦行禁欲主义没几个人能做到,我们知道的是,很多大科学家的驱动力是纯然的野心和贪婪,是成就威名和碾杀对手的欲望。

    与考察个体科学家的个性同等重要的,是考察科学事业的社会性——即确定了科学优先顺序和实践的种种制度性行为:教育、学术同行评议、争取课题费的奔忙,等等。科学史家早就指出,科学事实是通过社会性、历史性的过程产生的,对其发生影响的不仅是现实之客观性的揭示,而且是关于科学共同体的不断变化的标准。然而,考察科学之社会维度,并不意味着相信科学只不过是“社会构建”。而是说,改造科学体制的第一步,便是观察科学事实上是怎么运行的-——例如,近年来出现的一些行为:追求所谓的原创而不是准确,追求被引用而不是解决重要问题——从而使科学事业更接近其最佳版本。

    可是,科学如此重要——以及改造科学实践和科学体制如此刻不容缓——的部分原因,正在于科学毕竟是与其他人类活动不同的。确实,围绕科学事业存在着一种悖论。当科学发挥得最棒的时候,它是人类提升自己的一种独特方式,我们借此暂时逃离乱糟糟的人寰,奔向一个在自身秩序下运行的领域。古代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和启蒙运动时期的思想家在科学家的成果中看到了人类最高机能——理性的光荣实现。我们现代人则更可能在科学中看到对人类自身的逃脱,看到与超脱人类的事物之相遇。美国小说家Lydia Peelle(莉迪亚.皮尔)将科学与自然的相遇描述为“对无限之一瞥。在无限那里,我在时间暂停的一瞬间融入其中——渺小的、无足轻重的、完全自由的我”。

     可是,在追求科学崇高、摆脱人类自身的过程中,还是存在着无可争议的人性。通过对比如说L波段球状星团的研究,我们大概并不能增进对自身的了解。但是,从投身于该项研究的科学家的形象中,我们肯定能增进对自身的了解。她拼命工作到深夜,俯身操作着望远镜,关注着无生命的其他世界。数百年前,哥白尼对地球的逃脱比登月的阿姆斯特朗更甚,可是,通过其“逃脱”行为,他更深刻地给夜空盖上了人类戳记,而夜空本不关人类啥事。

    本刊通过发表关于科学实践和科学人物的文章,汇总了关于科学的种种观点。我们觉得,科学既是摆脱人类往外走的运动,同时也是返归人类自身的运动。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武夷山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8267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