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务虚会上的发言(2017)

已有 1243 次阅读 2021-4-13 18:33 |个人分类:鼓与呼|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务虚会上的发言(2017)

武夷山

2017年8月15 日

 

1.  Capacity building是任何组织永恒的任务,学科建设是能力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2.  发达国家智库普遍重视学科建设,尽管他们不一定用这个词。

例1:兰德公司的方法学研究中心

 

  新颖的方法学之开发与应用一直是兰德科研的典型特征。兰德设立了几个方法学研究中心,旨在响应这样一种日益强烈的需求:公共政策建议和公共政策影响分析都要求对各种新颖的、跨学科的方法及工具进行持续的投资。

  每个中心都负责构想(特定方向的)新颖方法,开发分析工具并探讨其在不同尺度上的扩展应用,以新方式传播这些方法。


——兰德应用性网络分析和系统科学研究中心

   该中心应用严格的网络研究方法来应对政策挑战,基于分析结果提供客观的解决方案。尤其要应对四个领域的挑战:Criminal hierarchies(罪犯分层);空军物流;降低非洲和中东HIV传播的风险;风险群体和高风险群体的吸毒问题。

   该中心常用方法:可视化方法;网络指标和描述;网络统计模型。

——兰德质性方法和混合方法研究中心

   该中心旨在开发和推广这样一些工具,它们通过探索性的数据收集与分析来提供基于经验事实的启示。

   常用方法:半结构化访谈和焦点组;文化领域分析;基于团队的主题分析;语料库分析。

   现实世界应用范例:如何确定针对无家可归男性的高风险性行为的干预策略。

—— RAND Center for Gaming(兰德实战演练模拟研究中心)

   该中心旨在增强整个组织的方法论知识,采用实战演练模拟方法改善不同政策领域的决策水平。

   现实世界应用案例:如何提高空降兵的作战能力。研究结果产生了一本报告:Enhanced Army Airborne Forces: A New Joint Operational Capability(增强陆军空降兵的能力:一种新的联合作战能力)。

——兰德因果推断研究中心

   该中心致力于改善处于前沿水平的因果推断法在重要公共政策议题的科研项目上的使用。哪些领域有这样的需求,他们就开发针对该领域的新方法,并努力使这些方法能被所有用户理解和掌握。

   常用方法包括随机研究和倾向性得分调整法。

   现实世界应用范例:采用倾向性得分方法来估计路检的处理结果中是否有种族歧视倾向。兰德公司在加州奥克兰市采用因果推断方法,对警察的路检状况(拦下什么人的车进行路检,路检后怎么处理)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若不采用合适的对照,就会高估种族歧视问题的发生频率。

——兰德不确定状况下决策研究中心

   该中心处理的是政策范畴和科研路径方面不确定性与风险杠杆的深度与广度。该中心研究人员利用兰德公司的集体知识专长来为科研项目服务,这就需要有能够指导不确定状况下决策的方法、工具和过程。

   常用方法包括预测法和决策支持法。

——兰德可扩展计算分析研究中心

   该中心从事并支撑兰德公司内部的数据科学转型,培育在大数据利用最佳实践方面的知识社群。

   在大数据应用方面,最重要的三要素是基础设施、算法和隐含意义。例如,人们常讨论的大数据隐含意义之一是对隐私的冲击。

    例2:圣菲研究所多次被列入科技智库,这是研究为主、智库咨询为辅的机构。2016年,该所在科技智库排行中位列世界第20位,在跨学科研究智库排行中位列世界第23位。该所所长明确说过:我们不是智库。那为什么它被列入智库呢?该所是专门研究复杂性科学的,而智库的研究对象都是复杂问题。此例说明,只要你跨学科研究搞得特别好,那么你想躲智库的帽子都躲不掉。


3.在内部人员待遇没有办法提高的情况下,在今后学科建设任务陡增的情况下,可考虑设立特别研究员计划,即设立fellowships(其实就是急需人才的合同聘用),招募专门人才。Fellow的待遇应比院内正式职工要好。该措施至少有助于缓解工作压力太大的问题。另外,在学科建设方面,可以请这些外聘专家来传帮带。

 

4.  在成果形式方面,除了大家已经重视的论文、内部报告外,可以把具有教科书功能的图书之集体翻译或编撰放在特别重要的地位。我强调“集体”,意思是大家都要参与进来。学科建设是大家的事,也是有益于每个人成长的事。对于每个员工,决策支持是硬任务,那么任务一忙,就肯定会抛开学科建设。通过集体翻译或编撰教科书或具有教科书地位的图书这件具体的事,就逼着我们不断思考学科建设问题,因为在教科书里,基本学术概念的辨析、学科体系的建立、专用研究方法的凝练或确立是必不可少的,而只写论文、只写内部报告,就永远顾不上这些。

 

5.  学科建设尤其需要跨学科、跨单位协作。我们现在在完成研究课题的过程中,利用各所学科专长、抽调各所力量的做法是相当普遍的,但是,学科建设方面的事情,很少看到跨所协作,甚至跨所合著文章都极其罕见。对于我们战略院要建设的学科,没有跨学科、跨单位合作,很难搞好,很难超过别的单位。各所自发做学科建设,必然是各自为战。科研办公室需要采取强制措施,逼着大家互动起来、协作起来,以“跨”为荣。现在,艺人都搞跨界演唱、跨界演喜剧什么的,我们搞战略研究的还不肯跨,怎么行呢?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81806.html

上一篇:2002年发表的 ”域外新书——应用于图书情报服务的智能技术”
下一篇:Promotion of Public Understanding of Science in China(2003)

6 史晓雷 尤明庆 杨正瓴 李宏翰 孙颉 程少堂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8 00: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