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洪堡:科学家的头脑,诗人的灵魂

已有 2720 次阅读 2021-2-2 07:36 |个人分类:科文交汇|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洪堡:科学家的头脑,诗人的灵魂

武夷山 摘译

 

    美国 The New Atlantis季刊2021年冬季号发表美国伦理学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 Algis Valiunas的文章, “A Scientist’s Mind, A Poet’s Soul”(科学家的头脑,诗人的灵魂), 文章有32页,这里只摘译该文的一点点内容。原文见

https://www.thenewatlantis.com/publications/a-scientists-mind-a-poets-soul

 

    亚历山大.冯.洪堡是浪漫时代的科学天才,那时科学尚未分解为一些相互间很少关联的专业领域。他想知晓一切,也比同时代的任何人都更接近这个目标。除了亚里士多德外,这位德国的博学大师之学术广度,其突出成果之时代影响力,是他生前身后的任何科学家都无法望其项背的。

    洪堡(1769–1859)致力于将他获得的知识尽可能迅速、尽可能广泛地传播出去,他在全世界的重要科学专家之间建立了通信网。

    ......

    我们业已丧失的统一性

    在当时,洪堡不仅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科学家,而且是当之无愧最著名的人物之一,在知名度上只有拿破仑可与之匹配,在学者中只有歌德能与其比肩。政治和社会史学家有拿破仑时代的说法,但拿破仑这颗皇帝之星于1815年在滑铁卢陨落烧毁,几年之后他就去世了。学术史家有歌德时代的说法,但歌德于1832年逝世。科学史家则识别出洪堡时代,其持续时间超过拿破仑时代和歌德时代,其重大后续影响曾长期被英语世界所忽视,直到最近才被一批睿智的传记作家、评论家和(洪堡著作)新译本的编辑所揭示阐明。

    如果将歌德和洪堡两人的名字放到一起来命名一个时代,歌德会自豪地分享这一荣光,因为洪堡是歌德所珍视和佩服的朋友。......歌德也许更爱弗里德里希.席勒,不过若这两位诗人从未相遇,歌德的成就不会稍减;然而,歌德肯定要将自己多侧面的本性之一些关键方面归功于洪堡,因为洪堡与歌德的激动人心的谈话滋养了歌德的科学热情。歌德这位欧洲文学界的公认大师承认,自己无论对什么领域感兴趣,洪堡都能对这些领域有独特的理解把握,歌德谦虚地接受洪堡在植物学、化学、地质学、比较解剖学和“动物电”等方面的指教。歌德说,“读8天书所学的东西,比不上与他(洪堡)交谈一小时”。

......

    学术友谊之流是双向流动的:在歌德鼓舞下,洪堡充满了感受自然之激情;在洪堡的刺激下,歌德兴奋地思考各种关于自然的观念。T·S·艾略特有一番感慨很出名:从17世纪的诗人开始,出现了“感性分离”——将思想与感觉撕为两截。但是,洪堡和歌德都是感受自己的思想,思考自己的感受。这种罕见的存在完整性成为洪堡的科学之标志,也是歌德的艺术和科学研究之标志。洪堡的活力能量包容了牛顿之机械自然观和诗性心灵对有机自然之整体主义欣赏。他要将观察精度和分析严谨性与抒情的光焰结合在一起。

    ......

    现代性在成势之前,必须将洪堡的Cosmos(整体宇宙)给剿灭分尸。现在,现代性已成明日黄花,后现代的廉价叫唤也已声嘶力竭,那么,我们若再次回忆召回Cosmos,是否有助于我们建造通向不确定未来的道路呢?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70127.html

上一篇:域外新书——关键性的活动:爱迪生的生活和成就(2002)
下一篇:反对浮躁 各安其位——由办刊办学现状引出的思考

19 段含明 刘全慧 李毅伟 杨正瓴 籍利平 周忠浩 史晓雷 陈怡 许培扬 杜占池 朱朝东 刘钢 蒋敏强 陆仲绩 杨学祥 王安良 孙颉 晏丽红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8-6 04: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