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管理学大师彼得.杜鲁克的七条教导 精选

已有 5581 次阅读 2017-11-1 07:33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管理学大师彼得.杜鲁克的七条教导

武夷山

 

美国创新卓越网站2017年10月22日发表美国智库公司Delphi Group的创办人、未来学家Tom Koulopoulos的文章,“7 Lessons on Life and Business Learned from Peter Drucker”(从彼得.杜鲁克学到的关于生活和经营的7条教训)。文章说:

在大约10年的时间里,杜鲁克是我的导师和朋友。我不属于追随者的类型,所以我才成了创业者。可是,有些人投射下的光辉如此灿烂,你不由自主地踏上了他们的光辉所照亮的未来之路。彼得.杜鲁克就是这样的人。

杜鲁克有39本著作,但我对他的了解主要不是来自书本,而是来自在他最爱的意大利餐馆里午餐时的聊天,在他朴素的牧场住所的沙发上的谈话,还有在Hotel Del Coronado(科罗拉多饭店)宴会上觥筹交错间的交流。他与我的谈话、传真和信件(他不用电子邮件)对我的思维所产生的影响超过任何其他人的影响。在我的记忆中,他十分睿智,但完全没有架子。

他给我最难忘的启示有七点。

首先,不单单要管理,要领导。

他觉得,“管理知识工作者”的提法有问题,领导力越来越成为(领导者与被领导者)共同的责任。所谓领导,就是授权,向部下提供通向成功的资源,而不是给他们关于何处要转弯的地图。如果这种说法吓你一跳,那么你所在的组织的领导肯定不称职。

其次,留住人才的方式,是给他们实现“登月”梦想的机会。

在我的公司成长的20年间,我的高管团队8个人没有一个人跳槽。本公司业绩最棒的人,几乎都没有跳槽。我给的薪酬是不错的,但这不是留住他们的主因。德鲁克教导我,对人才的最佳激励手段是向他们提出挑战性的任务,使之竭尽所能成为更伟大事业的一部分。XPRIZE Foundation的创办人Peter Diamandis比喻性地称这种挑战为“登月”。登月的目标如此宏大,将参与者都吸引到相应的轨道上了。另外,大挑战会吓走一些人,但你本来就该吓走这样的人。

再次,弄清如何做事之前,先问为何要做此事。

杜鲁克认为,将工业时代的测度指标用于知识时代是不行的。我从德鲁克那里学到的最简单然而最深刻的教训是,在动手完成任务之前,先质疑这个任务的存在理由:它能增加价值吗?如果能,是怎么增加价值的?德鲁克是提问的大师。在我与他相识相交的10年里,我想不出有一回他直接回答了我的问题,他总是重新表达、重新构架我的问题。他经常称自己为“让人下不来台的人”,收了人家咨询费却要骂人。这就告诉我,永远别害怕、别不好意思说出“我不懂”,一定要问“为什么”。

第四,如果你觉得无聊,那是你的问题。

杜鲁克容忍不了懒惰。他不断地工作。有一回我问他,是不是在某些时候该适当放慢节奏?那时他已经快要90岁。他回答说,只有对没有目标、没有激情的人,劳作才是坏事。如果你有努力工作的理由,或是对手头的工作充满热情,那么,一天之内有多少小时都不够用。不过,他还是能将工作和其他爱好----他喜欢讲课,热爱日本艺术,愿意做辅导者,愿意在获得帮助之后又去帮助别人----之间的关系平衡处理好的。

第五,将自己的员工看成志愿者。

你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会觉得完全不可理解。杜鲁克的晚年与非营利组织和志愿者组织打了很多交道。他想把经营眼光带给非营利机构,但他也认为,营利机构可以好好学习一下非营利机构招募志愿者的方式。他说,“志愿者干完一天就离开了,如果他们第二天还回来,那一定是真心愿意”。我们看看千禧一代是什么类型的?他们必须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服务于深刻的社会目标的,工作起来才有劲。这时你就会感到,杜鲁克的认识是多么超前。

第六, 放弃过去。(这还不够,我的意思是埋葬过去!)

你怎么应对越来越快的变革速度?应对之道是“组织化的放弃”,即有意识地抛弃昨天。杜鲁克的用词还是很谨慎的。我最喜欢引用的杜鲁克名言是:“最难做的事情是防止尸体腐烂”。这句话不好听啊,可是大家想想,有多少拥有优秀人才的企业揪住过去不放,听任未来抛弃它们?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经营活动中,这一条都是很好的教训。

最后,要谦卑。

我回忆起杜鲁克,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一条。要说谁有资本自夸傲慢的话,杜鲁克最有资本了。但是,他一点点都不狂妄。他没有理由贡献宝贵的时间来做我的导师,但他做了。他给我的最后一封信是对我的一份感谢便条的答复,我感谢他对我的辅导,感谢他十年间对我的专业指引和个人咨询。他回信说,“汤姆,即使我对你说的话打上九折,你还是太客气了。”这就是杜鲁克:睿智,优雅,谦卑。

我们都应遵循他的指引,没错的。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083246.html

上一篇:2017年中国科技论文统计结果----图书被引用情况(受托发布)
下一篇:2017年中国科技论文统计“卓越论文”部分待发布

23 孟佳 王桂颖 黄永义 李学宽 蒋迅 傅蕴德 徐令予 杨国立 刘俊华 蒋永华 张骥 鲍海飞 王秉 杨正瓴 白龙亮 陆泽橼 赵凤光 李泳 唐莉 史晓雷 张长命 zjzhaokeqin shen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24 10: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