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纪念未来学家Joseph F. Coates

已有 4837 次阅读 2017-7-23 06:38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纪念未来学家Joseph F. Coates

武夷山

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and Social Change(简称TFSC技术预测和社会变革)杂志201612月号发表了两位未来学家Harold A. LinstoneTFSC前任主编)和 Fred PhillipsTFSC现任主编)合写的文章,Joseph F. Coates: 1929 to 2014– an Appreciation(评约瑟夫 F. 科茨:1929-2014)。Harold A. Linstone20167月去世,享年92岁,这篇纪念文章是在他去世后才发表出来的。

多年来,我读过科茨的很多文章;当年驻美期间,还现场听过科茨的报告,对他的学术水平与口才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下面摘译此文部分内容,以悼念科茨。

 

由于科茨是具有原创性的、激励人们思考的思想家,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andSocial Change杂志邀请他每期写一篇专栏文章,专栏名称为“From My Perspective”(一孔之见)。从1990年到2008年,科茨在这个栏目发表了81篇文章。(博主:下面是对81篇文章部分观点的介绍。)

他虽然对正被开创的新世界持有较乐观的观点,但他仍警告说,美国民主的未来不妙。他的基本关切是,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都不断增大的复杂性需要人们进行创造性重构。

他对经济学自以为是地主张的处理科学技术的方式持强烈否定态度。他说,现在的经济学既是一种意识形态,也是一种宗教。他呼吁,创立一种新的制度来根治资本主义制度固有的结构缺陷。苏联解体后,组织权力更加向大的权力中心转移。他在一些小型社会(如挪威)看到了通过有效规划来矫治资本主义顽疾的苗头。他认为,最需要的几桩创新是:推出新的美国宪法,对不断变化的工作之性质展开研究,对过时的规制进行检视,重新开发一套“生活质量指数”,探索克服惯性的其他路径(如不断实验)。他提出,最要紧的指导方针或许是:Let us ration more rationally(让我们更理性地进行定量配给)。

他讨论过未来预测不准的几个主要原因(它们往往是相互关联的):未经检视的假定;专门知识有限或用错了地方;缺乏想象力;忽视了限制因素;过度乐观;机械的趋势外推;Overspecification(过度重视参数?此译法是否合适?请同行指正)。

科茨认为,美国在实现教育的几个传统目标方面做得不好。教育的第一个目标是就业准备,美国做得较差;第二个目标(文化知识的传递)和第三个目标(有效公民人格的养成),美国做得很差。他提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教育计划,涉及心理学、熟悉事物的起源、珍视多样性、physical grace(体态优雅)、技能、冒险精神、性教育、家庭生活之准备、至少掌握两种语言(母语与一门外语)、与自然界和人工世界的关联、配偶选择、思考未来、自律、艺术、科学、开心地与蠢人相处,等等。

科茨一向认为,我们不能忽视未来学研究的人文侧面,某些新主题是无法采用结构化的方法来处理的,因此,未来学分析与预测的历史学进路、辩证法进路甚至文学进路都是未来学工具箱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以上是摘译。下面重贴我2012107日发出的一篇博文,以此悼念杰出的未来学家科茨先生。

 

未来学家J. Coates谈技术

武夷山

 

美国未来学家Joseph Coates是我很佩服的学者,在美工作期间,我曾听他做过报告。早在1980年第8期的《国外社会科学》杂志上,我就读到了他根据美国的情况所提出的关于技术的16个论题(当时根本想不到,若干年后会见到他本人)。现在看来,这些论题具有超出美国的普遍意义。

1.      技术创造了世界。

2.      美国技术系统的综合化程度是罕见的。

3.      技术产生了一切重大社会问题。

4.      技术的可能性是无限的。

5.      社会技术、心理技术和智能技术。

6.      制定技术经济计划的三个标准:达到何种目的;付出多大代价;是否安全。制定技术经济计划要考虑技术发展可能引起的社会问题。

7.      技术进展的三阶段:(1)代替旧的;(2)创新;(3)技术推广和降低成本。第三点尤其重要。

8.      技术换代问题。

9.      技术体系。

10.  技术超出了传统的政府机构(的管理能力)。

11.  科学控制了技术。

12.  新知识带来的无知。(博主:参见我2009年写的“知识经济同时又是无知经济”,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217427.html人家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有这样的意识,实在令人钦佩。)

13.  不确定性是制订技术计划时应考虑的重要因素。

14.  许多技术都包含着未知的风险。

15.  技术体系可以事先大规模制订出来。

16.  技术经理们还处于中世纪的水平。

 

博主:我曾有几篇博文介绍Coates的思想,如:

121世纪的科技政策议程,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230781.html

2)科学研究合算吗?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5385.html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067676.html

上一篇:文字的威力----清点整理一下自己写过的评论(78)
下一篇:博友对英文诗的理解比我到位----日记摘抄570

16 李学宽 强涛 姬扬 黄永义 徐令予 杨正瓴 彭真明 史晓雷 朱晓刚 刘全慧 俞立平 shenlu zjzhaokeqin xlsd aliala hmao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24 10: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