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fdaf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jfdafeng

博文

六月的风吹来

已有 1313 次阅读 2019-7-1 11:07 |个人分类:生活随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六月的风吹来

八年前,

六月的风吹过,

我走了,

我流着泪挥手告别,

告别四年的青葱岁月,

告别你,告别他

告别跑步的操场,

挥拍的乒乓球桌,

告别那条通向图书馆的幽静小路;

八年后,

六月的风吹来,

时间就像是刻意地安排,

在整整八年的在这个日子,

我来了,

从甘肃的工地上来,你们在哪呢?

走出了高铁站,我按照高德地图的导航徒步走到了学校

走过南校区八年前还未曾有的西大门

我蒙圈了:怎么变化这么大,这是哪里?

A little west lake

南校的变化,让我迷失了方向

我急需要找一条熟悉的道路,

定位我记忆中存在的操场,宿舍楼,教学楼,餐厅

小东门吧?

进入小东门之后,我就能辨清方向。

八年时间,学校里的树木粗壮了很多,绿树成荫,呼吸自由自在。

道路一旁还增设了透水砖铺设的步行道。我沿着小东门进来,依次经过:绣山活动中心,用泳池,操场,餐厅,学生公寓,南校区超市,开水房,澡堂。然后,我又从当年住的10号宿舍楼前经过,拍了一张照片。我顺路去了一趟8号教学楼,门前的诚朴勇毅映入眼帘。当年毕业,我记得在这里照过相。我走进8号楼,浏览了大厅里的西农印记展览,径直爬上楼梯走到了T32教室门前,教室的门有些破损了。

我走到暖气片旁边的墙壁,寻觅当年风靡的墙壁文化,已经荡然无存。

我走过图书馆,沿着前面的树荫路,走到了东门。然后,折返回来,去了当年没有机会去的一些地方“情侣岛”“情人谷”。如今已为人夫,已为人父,应该可以明目张胆的走一走了吧。

你可别说,这里有的人,

全都是一对对男男女女,

他们是在谈情说爱,

又似乎是在畅想美好的未来。

我还是悄悄地赶紧走开,

就像未曾到来。

南校区是美丽的,欣欣向荣。

    我从南校区出来,找好了住宿的酒店,然后又开始奔向北校区。我沿着大门口,依次经过了3号教学楼,5号教学楼,早读的地方喷泉广场,打早操卡的地方动物学院,然后是图书馆,沿着图书馆前面的这条路,经过风雨操场。今天的风雨操场已经是绿树成荫,上面有休闲座椅,有停车位,还有充电桩。

    风雨操场西边的乒乓球场也发生了变化,位置移向东边移动了,原来的位置安装了不同类型的健身器材。然后,我经过了新建的绣山活动中心,餐厅(餐厅开始了装修施工),走到了12号宿舍楼。然后经过开水房奔向了北校的运动场。北校与南校相比还是破旧了些,8号楼开始重新装修了,校园里到处都是“正在施工,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从八号楼前面经过,我沿着路依次经过了葡萄酒学院,走到了3号楼前面的休闲广场。我坐在椅子上休息。此时此刻,我看了看手机上的运动步数已经是三万步。我用双脚把记忆丈量了一遍,过足了一把怀旧的瘾。

    第二天,第一站教稼园。可惜,它也是被围挡起来了,正在施工整修。下一站,渭河边,曾经烧烤的地方。渭河边的发展变化是巨大的,渭河边成为了一个生态湿地公园。湿地公园有各种建设器材,篮球场,乒乓球场,自行车道,步行道都有。河里的水位是依靠两座橡胶坝拦蓄提高的。我沿着河边的自行车道一直往西走,走过建设好的地方,走到了还正在施工的地方,已经找寻不到当年烧烤的地方了,那河边的砂卵石已经不再存在。

我徒步走到了杨陵高铁南站,再一次挥手告别离开。

八年前,

离开的是青涩少年,

整整八年后,

归来的是中年花白头发大叔,

有些惨不忍睹。

时间的河啊,

你为何流淌得这么快,

一切都像是在昨天,

却一年又一年。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268097-1187581.html

上一篇:无题
下一篇:水调歌头·又到秦安

1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9 15: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