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国
宁狂勿中
2021-6-14 21:16
阅读:1036

在《论语·子路》中记载了孔子的一句话:“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在这句话中,孔子提到三类人:狂者、中行者、狷者。

狂者,是言行激进的人,是不拘一格敢为人先的人,是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是先行者,是变革者,是特立独行的人。

狷者,是恪守规则的人,是不越雷池谨慎保守的人,是知不可为而不为的人,是守望者,是保守派,是独善其身的人。

中行者,介于狂者和狷者的“黄金分割点”,是不偏不倚的人,是不狂不捐的人,是又狂又狷的人,是言行恰到好处的“完人”。

孔子推崇的是中行者,也就是践行中庸之道的人。但是,达到孔子标准的中行者极其稀缺。所以孔子退而求其次,认为狂者和狷者是可以交往共事的。

孔子本人何尝不是一个狂者,他是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丧家狗”,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践行者,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倡导者!

狂者之“狂”,其实是很高的境界。狂者之“狂”,有“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飘逸,也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自信;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实力,也有“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淡泊;有“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的清高,也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风骨;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也有“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悲壮... ...

狂者之“狂”如狼,狷者之“狷”似犬,中行者是狼犬。还有一类人,叫“乡愿”,是阉割的狼犬,是孔子特别不喜欢的。

《论语·阳货》中孔子说:“乡愿,德之贼也。”乡愿是一类什么人呢?“乡”,可理解为春秋战国时代的基层行政单位;“愿”,在《说文解字》中解释为“愿,谨也。”指恭谨、老实。这么看,“乡愿”应该是一个褒义词,为什么孔子对这类人如此反感呢?我们从《孟子·尽心下》中能找到答案:

“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原(愿)也。一乡皆称原人焉,无所往而不为原人,孔子以为德之贼,何哉?曰,非之无举也,刺之无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故曰德之贼也。”

这段话是孟子骂乡愿的一段话。汉字最怕考证,什么叫“阉然”呢?“阉”就是暴力破坏动物的生殖器,又称“阉割”,“割骟”,“去势”。啥叫“去势”呢?这个词很斯文很隐晦,却把阉的后果说清楚了,那就是动物被阉割后变得温顺容易圈养。这段话是说,乡愿就是那些貌似忠厚老实的伪君子,表面忠信廉洁,实则庸俗虚伪道貌岸然;你想指责他,似乎又无可指责;他们表面上有些威信,自我感觉良好,其实是伪装的中行者,是破坏道德生态之贼!“乡愿”们那“阉然”的样子,令人作呕,既可怜又可恨。

宁狂勿中,宁中勿狷,宁狷勿乡愿。

今生,我愿做一狂者。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卫国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252154-129117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