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F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MEF 致力于医学教育,关注大众健康

博文

肠漏和脑漏

已有 1995 次阅读 2021-1-15 05:59 |个人分类:医学知识|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肠漏和脑漏

“肠漏”综合征近年来开始受到主流医学的关注。它通常被描述为肠粘膜通透性的增加,这可能使肠道的细菌、细菌毒素、消化代谢产物、有毒的物质和其它小分子通过肠壁“泄漏”到血液中。

我们的大脑是全身最重要的器官,也是最受保护的器官。为大脑提供营养的血液会通过一个叫做血脑屏障的保护屏障。这种脑屏障是一种选择性屏障,确保了只有能为大脑提供某种功能性的物质才被允许通过,不允许对大脑有害的物质通过。

近年来的研究揭示脑漏常与肠漏有关。在大脑和胃肠道之间有一个双向的交流,通常被称为“肠脑轴或脑肠轴”,因此一个部位炎症的增加会导致另一个部位的炎症。引起胃肠道炎症和大脑炎症的因素相同,如食物过敏或肠道菌群失衡。这两种情况都与炎症有关,全身炎症过程导致血脑屏障功能减弱,使血脑屏障的通透性增加并引起相关症状,称之为出现脑漏综合症,简称脑漏。这意味着有害物质能够穿过大脑的屏障进入大脑,从而改变我们大脑的工作方式。在脑漏症状的极端情况下,可能开始出现神经或精神疾病,如注意力不集中、多动症、自闭症、慢性疼痛、抑郁和其他精神疾病等。

肠道炎症使肠道通透性增加。许多人吃了发炎性食物后,肠道出现炎症反应。暴露于环境毒素、胃肠道感染、长时间使用抗酸剂、抗生素或类固醇、消炎药、防腐剂、杀虫剂、粘合剂、应激反应和激素失衡,甚至糖等都会导致肠道通透性和炎症加剧。

增加的肠道炎症造成消化道屏障被破坏。肠壁通透性增加导致毒素、微生物和食物蛋白暴露在血液中,向免疫系统发出信号,表明免疫系统已经被入侵,这是一种炎症反应,以应对外来入侵。长期接触会导致慢性炎症、免疫系统功能障碍、食物不耐受、过敏、进食时不适,最终导致全身所有组织的慢性炎症。

肠道细菌的代谢物在肠道炎症和全身炎症中起作用,也在“脑漏”发生中起作用。值得注意的是产生短链脂肪酸的类硬杆菌、瘤胃球菌、粪杆菌和玫瑰红菌属减少。这种模式在重度抑郁障碍患者复发和缓解期间反复出现,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粪便细菌水平也有所下降。这种下降的程度与抑郁和躁狂的严重程度相关。短链脂肪酸的减少会引起几个方面的问题。首先,微生物来源的短链脂肪酸通过连接胰高血糖素样肽(GLP)在维持肠屏障完整性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从而导致胰高血糖素样肽-1和胰高血糖素样肽-2的合成。短链脂肪酸产生者的相对缺乏会引起闭塞素和ZO-1的分布和定位发生有害变化,从而导致脂多糖转移到外周的增加和炎症水平的增加。其次,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短链脂肪酸转位到外周循环通过抑制巨噬细胞、树突状细胞和T淋巴细胞的活性发挥广泛的抗炎作用。大量证据表明,短链脂肪酸通过调节涉及肠-脑轴的不同途径,在血脑屏障的形成和维持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支持这些现象的机制包括与迷走神经和肠神经系统的直接相互作用,或通过肠道转位进入外周循环与血脑屏障内皮细胞发生作用。重要的是,证据表明,在慢性肠道和全身炎症状态下,肠道腔和外周循环中微生物短链脂肪酸生成水平的降低会通过多种不同途径损害血脑屏障功能和/或完整性。

短链脂肪酸的组蛋白脱乙酰酶活性通过增加闭塞素和ZO-1的表达,直接负责维持各种神经疾病动物模型中血脑屏障的通透性。作为组蛋白脱乙酰酶的短链脂肪酸也可能通过更间接的途径对血脑屏障的完整性产生保护作用,例如增加脑内皮细胞对氧化应激腐蚀作用的抵抗力,并发挥一系列抗炎作用,导致T细胞、树突状细胞、中性粒细胞和巨噬细胞活性降低,从而降低促炎细胞因子和炎症趋化因子活性,这在神经精神病和神经疾病中可能具有重要意义。

短链脂肪酸对血脑屏障完整性有益影响的潜在机制还涉及与芳香烃受体的作用。在脑内皮细胞和中枢神经系统中有广泛的芳香烃受体参与并随后激活血脑屏障内皮细胞上一种重要的缝隙连接蛋白,破坏血脑屏障的完整性。外周炎症和外周氧化和硝化应激和脂多糖升高可诱发以激活小胶质细胞和星形胶质细胞导致神经发炎。

消化道通过迷走神经与大脑沟通。迷走神经是控制神经系统的主要神经之一,被认为是控制情绪、免疫反应、消化和心率的“休息和消化”部分。当消化道中有炎症信号时,这些信号被传送到大脑,并在大脑中触发炎症信号,反之亦然。目前的研究表明,炎症状态,无论是乳糜泻,溃疡性结肠炎,还是炎症性肠病,都会对大脑产生炎症影响。

大脑也会受到局部和全身神经胶质细胞炎症信号的影响。大脑的神经胶质细胞为我们的神经系统提供结构、功能和免疫支持。外伤性脑损伤、糖尿病、炎症性肠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都发现有身体炎症和大脑神经胶质细胞发炎。每当身体或大脑中出现炎症信号时,这些信号就会打开门,增加血脑屏障的通透性,从而激活炎症级联反应。慢性炎症和血脑屏障通透性可导致神经退行性疾病,如阿尔茨海默氏症和帕金森氏症。

脑部炎症也会影响消化道。我们有一个脑-肠-轴,也有一个肠-脑轴,二者合一是一个双向的高速公路。如果我们得了神经退行性变,也会对消化道产生影响。如果我们有消化道炎症,我们会对大脑产生影响。脑外伤的人在三十六到七十二小时内就有肠道炎症和通透性增加的迹象。创伤性脑损伤引起的脑内炎症导致神经元损伤,导致迷走神经至消化道的信号丢失,导致肠道通透性,从而引发炎症级联反应。一旦炎症级联启动,它就会自我促进。炎症会引发炎症反应,从而形成恶性循环。治疗不应该只关注脑部炎症;消化道炎症也需要治疗,反之亦然。综合治疗应解决消化道炎症、脑炎症的恶性循环,改善迷走神经功能和沟通。

因为脑漏和肠漏综合征是相当常见的,同时集中治疗这两种疾病通常是个好主意。在脑漏综合征的治疗中,必须实施一种特殊的饮食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以减少对有毒物质的接触。补充欧米茄-3油,抗炎植物和神经递质支持药物。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213094-1267256.html

上一篇:快速诊断慢性胃食管反流病
下一篇:胃食管反流检查新技术
收藏 IP: 107.192.6.*|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16: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