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lele62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lele622

博文

读诗《宿业师山房侍丁大不至》——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已有 3393 次阅读 2017-4-24 04:10 |个人分类:个人杂谈|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style, Microsoft, 天下

宿业师山房侍丁大不至

孟浩然

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

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

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

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


这首《宿业师山房侍丁大不至》是我读《唐诗三百首》的孟浩然的第三首五言古体诗,意象和情感和前两首《秋等兰山寄张五》《夏日南亭怀辛大》都是一脉相承的。这三诗的题目信息量都很大,交代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背景信息,极其精炼,比如今天这首,宿(隔夜,交代了时间)业师山房(交代了地点,业师是人名,山房推测是寺庙)侍(交代了事件,本意是陪在长者身边,此处可引申为等待,有的版本这个改为了“期qi”,就是约定,约会,更能讲得通)丁大(交代了约会对象,姓丁,排行老大)不至(交代了结果,是友人未到)。孟浩然是夏夜思念好友,秋晚期望见到好友,好不容易约好了时间,却被爽约了。

首句“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交代时间,“倏”字描述时间之快,孟浩然对友人望断秋水,等了一天,已是夕阳西下,实在悲凉。和《夏日南亭怀辛大》的首句“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的急缓有度的悠闲形成鲜明对比。另外这种感情对比,从韵脚上也很容易体会出来,《夏》是开口的ang,《宿》是闭嘴的ing。

颔联“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月上松头,送来凉意,风过清泉,全是水声,层次分明,各感官调动,但相比《夏》里的“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却少了很多细腻和灵动。

颈联“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欲尽”“初定”再次提醒时间之晚,暗示友人确实不回来了,相比《秋》里的“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口歇”,显示出几分焦躁。

尾联“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咱们约定一定来过夜,可如今只有我一人一琴守在长满杂草的小路上,孤单凄凉之意油然而生,是《夏》里的“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里透漏出的悲凉是无法比拟的。

古人语言婉转,但情感其实都很直接。我手上的这本《唐诗三百首》的解析说“友人不至,诗人抱琴等待,不心焦,不抱怨”简直是信口开河,网上很多古诗词解析也经常望文生义。比如题目中的“期(侍)”有的地方直接翻译成“期待”,再比如前两天公务员考试前的朋友圈里的“苟富贵,无(勿)相忘”,由于主语宾语均缺失,场景运用没问题,但很多地方把“相”翻译成“相互”。

当然,我觉得,读诗,最重要的是不是咬文嚼字,把玩词句,而是体会诗人的感情,引起情感共鸣,并产生新的情感体验。

另外,这是网红“梁逸峰”的代表作。


补充: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相望始登高,心随雁飞灭。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孟浩然《秋登兰山寄张五》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

------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李白《曾孟浩然》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9133-1050735.html

上一篇:寻访海狸的足迹
下一篇:读《天末怀李白》——天气凉了,君可安好?

1 侯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03: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