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我的奥运遐想 精选

已有 2848 次阅读 2021-7-30 14:5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src=http___n.sinaimg.cn_translate_560_w1080h1080_20190328_Gf8O-huxwryv4755354.jp.jpg

那边奥运会乒乒乓乓的热闹起来,家里也随即好象是换了一种气氛。

这么多的日子,在疫情的压抑下,人和心情都几乎要压得变形了。在遭遇如此前所未有的困境下,为了“更高、更快、更强”能让人走到一起去,而越来越顺畅,人们啊,太需要这届奥运会。

白天,老伴霸着电视机,这个台那个台的追“奥”,连平日里雷打不动的午睡也放弃了,晚饭后依旧忙得不亦乐乎。赢了,一觉睡到天亮,平安无事;输了,唠唠叨叨却扯上自个的运动生涯,这一夜算是睡不踏实了。

老伴也算是位曾经的老资格“运动员”,至少正正式式参加过几次大学里的运动会,还得过奖,为系里做出过贡献。那是老陈要求大家报名参加学校运动会,人凑不齐,老大哥人品好有号召力,拉个“三脚猫”凑数帮忙是应该的。三个人报名的项目,最差也有一个“名次”;遇到实力相当的,以“田忌赛马”的方式,就是“剃个光头”,也是“虽败犹荣”。无关输赢,重在参与。兢兢业业,以一己微小之力推进运动走向全民体育锻炼,也算是可记一笔的。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与众不同,相比起我,那就是“十项全能”,绚烂夺目,高山仰止。

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喜好,那就是自以为不可小觑的强项:自行车。

整个读大学期间,几乎每星期的二次来回大多是骑着自行车从市区去北边的嘉定,路程一个半小时多些。刚开始的时候,骑“老坦克”有些费力,是立兄给了一张市面上稀缺的自行车票,从此“鸟枪换炮”,28吋锰钢车身,凤凰名牌,犹如当今的“法拉利”一样,闪亮登场。

从此以后,配合默契。放学时我俩一同相约骑车回家,从嘉定出发,到南翔作为中途站休息,一人一瓶“桔子水”解渴,继续赶路。说是赶路也不全对,一路上就是游戏、运动、冒险、挑战,无不以二。一路上,公路上的拖拉机那是不在话下,就是小型卡车也可以“逗你玩”上一程。追逐卡车,前面一个刹车,自行车前轮就“追尾”卡在后车厢底部,拉出来,钢圈没有变形,继续上路;立兄胆大,敢跟大型货车抢“跑道”,我看到它们上小桥时,就会不由自主的慢下来,一怕挤下桥,二怕桥压塌,那时候公路上的那些小桥真的有些“摇凌凌”的。有几次在路上遇到专业自行车队在训练,我俩也敢上去比试一下,把他们远远抛在后面时,正得意,他们就在开道车的引导下,哗啦啦的从傍边擦身而过,可谓“胜之不武”。

最值得炫耀的一次,是有一天晚上从市区返校,在火车道口遇到一人。新车锃亮,在昏暗的路灯下闪着泛光,人高马大的,互相看一眼,算是对上眼使上劲了。闸口一开,就象赛马出栏一样,“刷”的二个人就算是杠上了。初秋的公路上也是附近农民的晒谷场,车轮碾在上面,发出“嚓嚓”带节奏的声响,不一会,“嚓嚓”变成了二条并行的“嗤溜溜”一条条声线……上桥屏息冲刺,下桥吸气滑翔……一路上你追我赶,到了冲上嘉定南门桥,要到学校时,“为荣誉而战”的关键时刻,却有了“英雄惺惺相惜”的闪念,黑黝黝月光下,一路似幽灵般相伴的骑友,那是谁啊?!

高手过招,强者相争的酣畅淋漓,胜负不再重要。看他下车时,摇摇晃晃趔趔趄趄,而我下车时脚也都有些站不稳,背心湿透了衬衫也湿了。纯粹的喜好,美好的享受,欲辩已忘言。

时常默默把这段经历记在心里,有机会就拎出来炫耀一阵,有朋友不免有些诧异,“还杠在那里啊”!直到这次看到奥地利骑手基森霍费尔夺得金牌的报道,心里又活了起来。感谢这位应用数学博士作为业余级专业运动员给我们带来的惊喜和感动,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也正在学计算数学,学术水准虽不在一个层面,可那也算是有这么一个共同的业余喜好。

浮想联翩,无限遐想。如果当时以我业余级的兴趣和执拗,未必期待有所闪亮发光,却在心底里滋润怒放,至于成绩,那就有老伴所树立的榜样,无关输赢,充实自然。运动,人性使然,不必追求日月星辰、江河湖海……也可以是市井小巷、溪流沟渠……可以有梦,但不必坚持,生活还有更多美好的在前面。

业余的人心喜好、天然的个性迸发、情感的自信流露……

享受生活。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97645.html

上一篇:扬弃中的顺势而为
下一篇:窗台上的喇叭花

19 李宏翰 郑永军 武夷山 李学宽 韩玉芬 康建 帅凌鹰 姚伟 赵建民 黄永义 周忠浩 王恪铭 彭真明 郁志勇 闵应骅 张晓良 杜占池 刘炜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1 18: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