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弄堂里的味道 精选

已有 2538 次阅读 2021-4-16 09:0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大饼油条.jpg

祭祀最重是旧情旧物。依我看,大饼油条应该是此佳品。

清明节,踏青祭祀,一家子人准备贡品时,留意着要挑几件老人家生前喜欢的食品。睹物思人,以物念情。传说贡品晚辈吃了之后可以少得病,保平安,那不就是天上人间都皆大欢喜的事了吗。

有好几次,妹妹家都准备有大饼油条,而且都是当天一清早刚出炉出锅的,热的。看的眼馋,贡过拜过,吃了油条,大饼被带回来,第二天搁在锅里热一热,当早饭的点心,吃得热乎乎的舒服。近年来,老伴对“咸菜”“大饼”之类食品进门有严格限制,就这个较为正宗些的大饼油条,且有些与老人家有些渊源,还真的可遇不可求,怎不叫人如何不想它。

小学时放暑假,带着姆妈关照“读书”任务去乡下看阿孃。早上一起来坐在二楼的窗台上“读书”。“Шань Хай большой город. (上海是个大城市)……”楼下灶间里正喝茶的阿孃听得眉开眼笑,逢人就说“听!我的孙子在讲外国话……”赏!赏什么?差人赶紧去大路街买“大饼油炸桧”。一听到院子的大木门“吱啊”一声,知道大饼油条已到,放下书本,赶紧下楼。这招屡试不爽。可惜的是如今我连俄语的几个字母都认不得了,羞愧啊!

上学期间,家里早餐也常买油条过泡饭的。一旦知道明天早上要买油条,就留意要早点起来去买。早上去的早是隔夜的油条会重新在油锅里炸一遍,那就是老油条,比一般新炸的脆!香!回来一根油条掰开,成二根,蘸着酱油,味道难忘。以后有机会在宾馆饭店里,如有早餐,必定会去找油条,再找酱油,而且酱油要红酱油,就是这个味道。虽说有些不登大雅之堂,可就是好这一口。

退休后,与爸妈住过一段时间,早上起来常在小区里一家摊点买大饼油条。爸妈作息时间按照自己的老习惯,早上起得很早,冬天依旧是五点钟左右就醒了,那时候外面的天还没有亮。从隔天晚上听到要有这样安排,就开始高兴得心里多了一份惦念,所以凌晨只要听到他们有声响,就一骨碌跟着爬起来。大饼油条本就是我所爱,再则能做的事本来就不多,遇到力所能及的,自然有一种悠然得宠的感觉。端着钢盅镬子出门,姆妈会替我开好门,待我出去再轻轻带上门,免得吵醒了邻居,用老伴的话说,细节在于“清华北大与普通大学之间的差别”。戴着姆妈织的绒线帽,裹着老伴给的围巾,昏黄的路灯下,兴冲冲赶去隔着几栋楼的那家摊点。

一路上,悄无声息地观赏着这个静谧小区的夜色风景,只有零星的窗户透出灯光。一阵风吹来,盖子被吹掉在地上翻滚,拾起来借用老板的擀面杖敲敲,水里冲一冲,手里钢盅镬子被我搞得满是瘪膛。大饼油条再带一锅豆浆,锅盖反过来放大饼油条,豆浆一般买咸的,配料足,花式也多。老板夫妇是徐州附近的安徽人,大饼油条有改良,与老上海的几乎没有差别,爸妈都特喜欢,我也很喜欢。我常常从他们支起炉灶点燃第一股烟火到豆浆烧开,坐等大饼油条摊拉开这一天的开张,期间就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着聊天。后来他们搬到马路对面的小区去了,我也跟着去过,也就是妹妹家现在去买的这一家摊点。

“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如今回来了,又回不去了,分享是一种幸福,获得了更多的快乐,冥冥之中的现实生活,在不断延续,依旧是在与家人分享着幸福快乐的来源。

大饼裹着被折弯了的油条,被人认为是一种经典吃法。大饼不能太厚,厚了就没有外脆里嫩的质感,油条不要太脆,脆了折弯时容易断,通常是一只大饼一根油条,胃口大些的可以是二只大饼一根油条。喝一口湿润的豆浆,咬一口脆香的大饼油条,满嘴细细落落的碎香、滑滑爽爽的滋润。坐在街边小摊吃,是市井之乐;如果不是忙着赶路,悠闲坐在家里,端一碗豆浆,捧一副大饼油条,那舒坦一刻就是天伦之乐。

大饼上的芝麻落在豆浆里,漂浮在浓稠的浆面上,喝着是一种天物自爱;落在桌面上,归拢起来,蘸着口水,吸进嘴里,如“那个旗人上茶馆吃烧饼蘸芝麻”,多嚼嚼,保不定还会嚼出另外的一种人生体味。

喜欢一种食物,是不需要理由的,从小形成与生俱来的味蕾逸趣,也是一种文化习俗的熏陶,没有人强迫,而这对于未来的认知却是不可替代的。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天道人伦,无形中也产生一种比较,与在街头端一杯咖啡的闲情逸致不同,对于今后的精神生活会有一种“返祖”的追溯。

一副大饼油条,可以品味弄堂味道,尽享天伦之乐,还容下了一缕市井烟火。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82222.html

上一篇:梅童鱼
下一篇:一句之师

21 李宏翰 刁承泰 郑永军 晏成和 刘钢 杨金波 汪育才 张晓良 姚伟 黄永义 孙颉 李学宽 文端智 白龙亮 王大元 程少堂 刘炜 周忠浩 戎可 晏丽红 刘秀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8 18: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