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梅童鱼 精选

已有 2655 次阅读 2021-4-12 09:0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微信图片_20210412090134.jpg

说梅童鱼,正规的学名应该是黑鳃梅童鱼。其实一般都没有这么文绉绉的叫法,周围叫梅子鱼的居多。现在的人,更多的时候,其实还是分不清是梅童鱼,还是小黄鱼,看它们的个子远不及黄鱼的大,会有不屑一顾而被放过的。以外形作区别,阿孃称呼其为“大头梅童”,言简意到,既形象又直观,依像看葫芦,准没有错。

靠海吃海。记得小时候,街上“串网”货是根据海里的潮汐来确定的,集市也是赶着渔船满载而归时开场的。打渔人上岸,顾不得回家,就把刚捕捞到的各式零星海货,挑到古镇主要干道的大路街,沿着街头街面摊头依次排开,市井气息顿时浓烈沸腾起来。宁波人说话本来就“乓乓响”,整条大路街煞那间就人声鼎沸,远处声音传来,阿孃就会不紧不忙出门,有时候也会有亲近的渔民送上一二样自留的海货,就像如今上网“淘宝”一样,总能觅得一二样心仪海鲜。

虽说箩筐里的海货,没有在船上那样“黄鱼叫带鱼咬,虾儿哔哩吧啦跳,青蟹白蟹吹泡泡……”可都是品相鲜度极佳,那一个时刻的渔获,种类大小混合,不仅便宜而且新鲜,货是刚从海里捞出来的,说价廉物美一点都没错。渔货进门,蹲在一边看阿孃忙着用缸里水来刮鳞、破肚、洗刷,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还没待“看”玩过瘾,就拿去上灶了。

渔村人家,烹饪料理可以说是极其简单到位,因其价廉,几乎是天天有货,顿顿有味,都以原汁原味为主。就以梅童鱼来说,大头大头,大头梅童鱼连头也不摘,整条条清蒸,蓝边菜碗一大碗“颜颜色色”的“烤杂鲜”,略加葱姜,有时稍微加些雪里蕻咸菜的露来提味,咸鲜清澈。在“咸齑”提纲的甬菜系里,白净鲜甜的鱼肉带上一丝丝的微酸,就像味蕾遇上了梦中情人,灵光的没有话说。

孩时吃得次数多了,习以为常的平常,从也没有觉得有多么珍惜。直到有一年清明时节,与老伴去老家祭祀回来,进“澥浦大酒店”准备吃饭,见几条大头梅童齐整整放在平铺的冰屑上,妥妥地另放一边。随口问了一声,说是论条买,每条二位数,才知“来者不善”。经老板一番梅童鱼的来龙去脉知识讲解,“不要面子就选它”的点拨,果然激起少年时稀稀拉拉的回忆,那次相见算是相识犹晚,阿孃、姆妈她们可从没有把其当一回事的。给你最好的,仿佛就是她们这辈子天经地义的本分一样。

都说黄鱼好吃,可大头梅童鱼算是黄鱼类中的佳品,历史上也有说是贡品的。想来也好笑,那都是小海鲜中是最普通、不值钱的地摊海货,只是现在因其为“野货”而身价大增。天高皇帝远,要吃到新鲜的大头梅童,还得在海边才能尽享其中滋味,特别是宁波和舟山周边才好,那里的特别鲜嫩。长江口的也有同类的梅童鱼,好像个头还大些,可其味其质都有点比不得宁波一带海域刚出水的。梅雨节气,花木复苏吐蕊时节,那前后应该是大头梅童最鲜美的当令,就如“白花不似黄花好,鳃下分明莫误求”所说,莫负春光,莫惜时光。

又到清明时节,肃穆祭祀后的归来路上,妹妹家已在网上寻得当地“网红头牌”请客。上菜哦!其中点了一道清蒸大头梅童鱼,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梅童鱼极少听说有家养的,因其肉质细嫩,不易保鲜,尤其显得“珍稀”。阿孃、姆妈手里那道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原先认为平常,如今已经被教育过领教过,自然得问一下,才知今非已昔比,价格又翻倍了,哦!一份逝去的思念,一盆恋旧的美食,已弥足珍贵,至于价格,对于吾等平头百姓,也只能兴致所至偶尔为之而已。

浅浅无声的温馨抚慰,淡淡入口的岁月回味,都在那一刻满目青翠树丛的闲言谈笑间。长条餐桌正对面,不远树丛中安坐着一尊含笑的如来菩萨,一炷清香,一盆怀旧……如同以此在告慰先人,后人一切安好。

……

老之将至有念想,人间有味是清欢。




微信图片_20210412090123.jpg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81534.html

上一篇:盲点
下一篇:弄堂里的味道

14 郑永军 鲍鹏 李宏翰 张晓良 宁利中 刁承泰 黄永义 刘钢 文克玲 郭战胜 姚伟 孙颉 杨金波 陈怡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1 16: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