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
赏樱正当时 精选
2021-4-1 20:58
阅读:2769

微信图片_20210401142736.jpg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正是赏花的好时光。

春天是赏花的日子。苍黑株枝萌发出点点嫩绿细芽,接下来就是一场盛大的花事将悄然开场,铺地的郁金香,悠然的小草,枝头绽放的桃花,海棠,樱花都会相约而至。藏不住的春色,还有拂面的和风,融融的春意,万物在接受大地的洗礼,一缕唤人复苏的气息。人们不由自主地会被这顽强的生命力所折服,油然而对其产生由衷的敬意。

幼年的记忆里,老家不大的院落,正中央的紫薇花和当作篱笆的木槿树,是东海边那个小渔村抹不去的记忆。

如今,在院墙街边,随处都能看到热情似火的紫薇花,要说那一刻的联想,在脑海里即可会崩出“石骨铁硬”的宁波话音。那是一次在宁波街头问路时的情景,街道中央一排火红的紫薇花正盛开,一中年女子一边指路一边说“骨直”就是,说话乓乓响,指路煞煞清。“谁道花无红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紫薇花不仅花期长,而且喜阳耐半阴,耐旱耐涝,且不择土质,像极了“宁波帮”适应沧海桑田、纵横五洲四海的特质。再说当作篱笆的木槿树,虽说并不绚烂,但记忆中较深的是长辈所讲的故事。武则天写诏书“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唯独木槿树,杳无萌芽,还是凋零,众人敬佩赞道:"妙哉槿树,真正持正不阿者也!"当然,由此就有了贬为绿篱而依旧葱然。前人称其“未能堪暮色,徒自绚朝霞”,难说是史料还是演义,莫不体现出现代人的担当和价值。

踏上社会,进入现代人的中年阶段,焦虑成了生活中的常态。每每度过漫长无聊的冬季,总希望能有一丝暖意吹拂起骚动不安分的思绪,春风吹来,樱花的出现,是最恰当不过能抚慰人的。记得张江国家实验室上海光源中心门口,几排新栽的樱花树,好多次午后的阳光下漫步徜徉在其中,从细细的树干到郁郁的粉色樱花,踏在坑坑洼洼的泥土里,穿梭其中的树荫下,从期待到落樱,满树樱花花瓣如雪花般静静飘落,踏青赏樱其中,如同读庄子的逍遥,梦蝶之间奇幻迷离,梦境与现实之间,恍兮惚兮。

人说樱花有股狷狂气,正是这种“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憧憬,就有了“一切可以从头再来”的助澜。“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落樱宁静素洁,异常凄美,没有在最美那一刻绚烂,那待到浑浑噩噩时凋落,在世上还能留下些什么呢。没有影子,自然就没有背影。单棵的樱花树有些孤芳自赏,成排的樱花树则显得循规蹈矩,只有成片丛木的樱花树具有排山倒海的浑然气势和舍我其谁的壮观。一瓣一蕊,何其所幸,落樱缤纷,得其所缘,岂不令人遐想无穷,感叹人生如梦,梦中神往。

到了退休的年龄,再去赏樱的时候,似乎添了另外一种不曾有过平静的内敛,难说是经历过人生后的觉悟和自得。那一刻,可以不再顾忌以往曾经挥洒过的勇气、稚嫩的纠结,听从过内心的呼唤,没有过迷失和彷徨,如今虽回不去了,却产生了一种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感觉。赏花、阅花,听花瓣绽开的声音,看花蕊落地的华丽,生命所能承受的,都凝固在那一刻辉煌的最美时刻。

傍晚时分,从徐汇滨江遛弯回来,路过龙美术馆,门前一大片樱花正在最美的“樱花季”里。花影婆娑,树下人头依然攒动,灯光的映射下,赏樱自有另一种别致风采。“重重迭迭上瑶台,几度呼童扫不开”,远处高耸的吊车和卢浦大桥,隐隐绰绰的过路人,在花影迷离、人影参差间,一大片粉红色樱花不再如白日里那样浪漫,却是夕阳后融入周边夜色的一种优雅。

……

生命只有在获得创造时,做过该做的事情,成就了独立的自己,才能感受到绚丽、美好。



微信图片_20210401142747.jpg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陆仲绩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7979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