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故乡的小巷

已有 1965 次阅读 2020-12-19 11:0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微信图片_20201219105816.jpg

也不知为什么,在收到寄来的第一份过年礼物时,不仅仅是温馨,今年好像特别想过年。

还想要一张贺卡,那种绘有江南小巷的悠闲和僻静,黝黑发幽的青石板,曲径粉墙的苔痕泼墨……

站在大岭岗墩顶上,背面是碧波万顷的海天相连一条线,正前方就是江南一古镇,澥浦镇,我的故乡。极目远瞭,小镇安详静谧,随四季光影、时辰变幻,或炊烟绕绕,或薄雾淼淼,或阳光灿烂,如同一幅淡墨轻岚的丹青端放在眼前:鳞次栉比的屋顶和阡陌纵横的小巷叉道,就像邻近不远处的东海潮,波涛之上能看到的旗杆就是这棵大树,就是阿爸十岁生日时种的那棵杨柳树,高高耸立、绿帆迎风。

小巷的路面大都是由青石板拼嵌起来的,偶尔也有石卵铺就的“弹格路”,粗犷的平面,长长一条条、圆圆一粒粒,千百年的雨水冲刷,行人走动,车轮碾压,发出圆润油亮的幽光,那是黑与白的默片;沿着巷道所建的房屋,砖头和石板缝隙间的苔藓可读出年轮,窜出来的小草则是无忧的又一年。故乡的小巷,条条小巷都能通向大路街,这条老街与北街形成十字交叉,蜿蜒的大街横贯东西,一头是“新漕跟”,尽头是座凤凰山,山脚下是一泓“凤凰漕”。小巷的蜿蜒曲直,实在说不出一个道理,虽说有些“无厘头”,但背后都有一段公序良俗的渊源可叨的,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人气通顺了,就成了巷。民风朴实,注重乡谊,坦荡荡的胸襟,就有了曲折衷肠般的小巷。

小巷,犹如藏在僻静深闺的小家碧玉,绝不会抛头露面。沿着巷道的大门总是关着的,没有上海弄堂里那样,半倚厨房的后窗和后门,或站着或靠着扯闲摆卦的;小巷,也是含有落落大方风范的大家闺秀,“富而不娇,贵而不矜。”当你累了渴了,怯怯敲开一扇大门讨要一口茶、歇会脚,都能体会到普通住家的优雅涵养和淳朴民风,绝不会使来人有一点难堪。

走近古镇,远远的就能见到一棵大树耸立在小巷深处,笔直挺拔,高大魁梧,那就是阿爸的杨柳树,年轮更迭留下枝繁叶茂、记忆沧桑。逼逼仄仄的巷道,高高矮矮的围墙,斑斑驳驳的苔痕,拐个弯,就能远远见到一株株绚丽的紫薇探出墙头,曳曳纤纤,摇摇坠坠,遇到好色的路人,时不时阿娘会在里面有一声大大的召唤,“不要把我的墙头扒瘫了!”。偶有见得围墙上下飞进飞出的五彩蝴蝶,来回穿梭,婀娜缤纷,就能想象出院子里一丛丛盛开的蝴蝶花、搭成篱笆墙的木槿树和四季常青的瓜子黄杨、西湖杨柳,还有墙角里那口在夏季可以吊起大西瓜的水井……

出门在外,行走在大城小镇的大街小巷,疲惫的旅途时常会想念儿时穿梭过、时过景迁的小巷,劳顿后的对酒当歌,依然忘不了姆妈烧的味道和躲不了记忆中故乡的色彩。

执子之手,去小巷走走。

微信图片_20201220092755.jpg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63163.html

上一篇:那年的那只羊腿
下一篇:皆仙去

14 刘玉仙 李玉辉 朱晓刚 宁利中 刘炜 范振英 王汉森 尤明庆 郑永军 刘钢 武夷山 李学宽 王从彦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1 11: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