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琳
促进开放获取,各国学者究竟付了多少钱? 精选
2022-7-5 12:11
阅读:25868

背景介绍

开放获取(Open Access, OA)是国际学术界、出版界、图书情报界为了推动科研成果利用互联网自由传播而采取的行动。在过去的十多年间,许多国家的政府部门、基金资助机构、高校等均制定了相关的政策来促进OA的发展。如,201894日,来自法国、英国、挪威、荷兰、意大利等11个欧洲国家的主要科研经费资助机构在欧盟委员会的支持下,联合签署了论文开放获取计划“Plan S”

近年来,随着OA的蓬勃发展,出版商正逐渐从期刊订阅模式转变为作者付费的商业模式。截止2020年,InCites包含的12289种期刊中,仅有2577种期刊仍为订阅期刊,其他9712种均已成为GoldHybrid期刊。2016-2020年间开放获取期刊网站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 (DOAJ)收录的OA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数量翻了一倍,而这些期刊的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 (APC)的总收入翻了两倍,这表明科研人员及其机构支付了更高的价格来发表论文[1]

有研究显示,期刊的APC模式收入优于订阅模式的收入。在无任何折扣之前,JCR期刊的平均订阅价格约为2300美元,而每篇论文的APC约为2652美元,因此对于出版商而言,发表更多的收费论文似乎比获得订阅用户更有利可图。从机构角度来看,若要订阅JCR10535种期刊(不含Gold OA期刊),需花费约2400万美元,但若向GoldHybrid期刊支付OA论文的APC费用,则需花费约3000万美元[2]。如果传统的期刊订阅模式是盈利的,那么如今的OA期刊APC模式似乎能使出版商和期刊获得更高的利润。

APC持续增长这一问题已受到学术界的关注,但目前鲜有研究对全球学者支付的APC费用进行过估算,也少有研究估算不同国家为出版论文支付的APC费用。而近期发表在国际期刊Scientometrics上的一篇最新论文,则对OA论文的付费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3]。该研究选取发表论文总量超过世界发文总量一半且OA政策各具特色的六个代表性国家中国、美国、英国、法国、挪威和荷兰为例,分析GoldHybrid OA模式的APC收入及其变化趋势,并在此基础上采用较为精确的计算方式对全球APC费用进行了估算,为探讨APC收费模式是否是促进OA发展的最佳方式这一问题提供了重要参考。

这篇论文在国际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在线发表三周以来已被下载2500余次,推特转载100余次,并被国际新闻媒体University Word News等进行了特别报道[4-5]。本文将对这篇论文内容做简要介绍。

研究问题

中国、美国、英国、法国、挪威和荷兰这六个国家在2015-2020年间:

1OA出版程度和OA类型有怎样的变化趋势?

2)为OA论文发表支付的APC费用有怎样的变化趋势?

3)在主要出版商和期刊的APC花费有怎样的变化趋势?

4)以上趋势与不同国家的OA相关政策有何关联?又能为当前国际主流的APC付费模式带来什么启示?

研究结果

1. 哪些出版商和期刊出版了最多的OA论文?

要预估不同国家为OA出版支付的论文费用,就需要获取每种期刊的APC定价标准。Gold期刊可以从DOAJ网站批量获取期刊的APC定价,而Hybrid期刊的APC定价仅可通过一些大型出版商提供的Hybrid OA期刊APC费用列表或期刊官方网站检索获取。因此,该研究收集了主要出版商和期刊的APC定价标准,构建了期刊APC列表来展开后续研究。

该研究中主要出版商和期刊的筛选规则如下:(12020年发表论文最多的出版商和期刊;(22020年发表GoldHybrid OA论文最多的出版商和期刊。根据两个标准分别筛选Top10的出版商和Top30的期刊,最终将ElsevierSpringer NatureWileyTaylor & FrancisMDPISageIEEEAmer Chemical SocFrontiers Media SaOxford Univ PressPublic Library ScienceHindawi12个出版商,以及Scientific ReportsIEEE AccessPLOS OneSustainability40种期刊,纳入具体数据展开分析并估算各个国家APC总费用。该研究计算了12个主要出版商和40种主要期刊发表的6个国家论文数量占这些国家发表的论文总数量的比例,结果显示,6个国家在Web of Science (WoS) 发表的论文中约70%隶属于12个主要出版商,约1/3Gold论文发表在40种主要期刊上。

2.     哪些国家发表的OA论文最多,涨幅最大?

该研究显示,2015-2020年间,6个国家的论文数量均呈现增长趋势,其中中国论文数量增长幅度最大,达到了97%,法国增长幅度最小但也达到了19%(图1 a)。图1b)可以看出,6个国家的OA论文比例也呈现增长趋势,且“Plan S”对欧洲国家OA的发展起到了显著的推进作用,欧洲国家的OA论文比例明显高于中国和美国。英国的OA论文比例最高,2017年之后达到了80%左右,这与英国较早开始支持学者将其科研成果进行开放获取有关。

虽然中国在政策上鼓励学者将其论文进行OA,中国基金资助机构也对论文发表费用进行资助,但中国OA论文比例仍是最低的,不足40%。这可能与中国的OA政策是自愿而非强制性有关。

图片 1.png


1a6个国家的论文数量变化趋势

图片 1b.jpg

1 (b) 6个国家的OA论文比例变化趋势

为了更深入地分析不同国家政策对OA发展的影响,该研究根据WoSOA分类标准,将论文划分为GoldHybridFree to ReadGreenNon-OA5种类型展开研究。结果显示,6个国家的不同类型OA论文比例也存在显著差异。

对于欧洲的四个国家而言,英国和法国的Green OA论文最多,而荷兰和挪威的GoldHybrid OA论文最多,该研究认为这与各国不同的OA政策有关。英国最初倡导的OA方式是Green OA,政府提供资助支持高等教育机构建立机构知识库,并授权研究人员将科研成果存入知识库,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英国Green OA论文比例相对较高的原因。法国最初也是通过建立机构知识库来支持OA的发展,如法国一些大学在2006年签署了旨在促进OA的国家协议后,开始建立机构知识库,截止2017年,已有95家机构拥有自己的机构知识库。2018年,法国发布的开放科学计划则更倾向于支持无需支付APC费用的OA出版模式。荷兰则一直致力于将所有公共基金资助的论文进行OA2013年州务卿Sander Dekker在给议会的信中首次提出了要对公共基金资助的研究成果实现100% OA的目标,且他明确表示相对于Green OA(存储库/机构知识库)路线,更倾向于走Gold OA路线[6]。而挪威教育研究部则表示,挪威的OA目标必须符合其他国家尤其是欧盟的准则。2018年,挪威研究委员会参与倡导并加入了“Plan S”,并表示2021后所有受资助的项目都应以OA的形式发布,并将其所有机构的最后期限定为2024年。此后,挪威与大多数主要期刊出版商签订了涉及国家层面APC支付合同,遵循GoldHybrid OA模式。此外,该研究还发现随着“Plan S”计划的推广和发展,四个欧洲国家的GoldHybrid OA论文的比例增速显著加快。

美国显示出对Green OA出版模式的偏爱。2013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发布了一项政策要求纳税人资助的研究成果在期刊发表的12个月内要免费向公众公开。随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等机构也发布相关政策,呼吁科研人员在成果发表的12月内将其公开。总体来看,美国联邦政府遵循在论文发表的12月内将其上传至存储库的Green OA模式。美国能源部的Brian Hitson说:我们预计不会对我们的模式做出任何改变[7]Tenopir等调查了美国研究人员对Gold OA的态度,发现大多数受访者对Gold OA持中性或负面看法,认为在OA的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质量低于在订阅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质量[8]。这也反映了美国OA论文比例增速缓慢的原因。

该研究认为,中国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OA的发展不仅与其OA政策相关,也与中国不断变化的科技评价政策紧密相连。在2020年之前的二十余年中,中国的科研评估与资助非常重视量化指标,并鼓励学者在WoS收录的期刊上发表论文。但随着OA的发展,一些被WoS收录的Gold OA期刊开始扩大其论文刊载量,降低出版门槛,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因科研评估而颇具压力的中国科研人员发文选择,间接导致了中国的Gold OA论文比例最高。

3.     全球学者究竟支付了多少APC费用?

基于6个国家在12个主要出版商和40种主要期刊发表的论文比例,该研究预估了不同国家在2015-2020年支付的APC总金额(表1)。可以看出,中国是支付APC金额最多的国家,其次是美国,总金额均超过了10亿美元。相比之下,欧洲研究理事会的年度预算总共为29亿美元,可见中国和美国为OA论文出版投入了巨大的经济支持。

1. 2015-2020年间每个国家支付的APC总金额(百万美元)

国家

Gold

(Million USD)

Hybrid

(Million USD)

全部

(Million USD)

英国

235

374

609

法国

127

49

176

荷兰

84

163

247

挪威

34

35

69

中国

1,183

172

1,355

美国

757

411

1,168

由于该研究所涉及的6个国家发表了全球超过一半的WoS论文,该研究认为可以根据InCites数据库以及文中构建的APC列表估算出全球的APC费用。以2020年为例,InCites共有12289种期刊,其中2577种期刊是订阅期刊,其他9712种期刊为GoldHybrid期刊。通过期刊名和期刊ISSN号将InCites中的期刊与文中构建的期刊APC列表进行匹配,获取期刊的APC金额,进而估算这些期刊的APC总费用:Gold期刊APC总费用为10.67亿美元;Hybrid期刊APC总费用为4.21亿美元。然后计算可以匹配到APC费用的论文占InCites中不同类型OA论文的比例,从而估算InCites所有GoldHybrid OA论文的APC总金额。

最终估算结果为:

· Gold OA论文APC总金额为11.86亿美元

· Hybrid OA论文的APC总金额为5.40亿美元

也就是说,2020年全球APC总花费/收入为17.26亿美元。近两年,Gold 期刊上的论文数量仍在迅速增长,因此该研究认为有理由估计2022年全球的APC费用将超过20亿美元。

4. 主要出版商出版了更多的OA论文吗?

2展示了12个主要出版商WoS论文数量、Gold OA论文比例以及Hybrid OA论文比例的变化趋势。可以发现,两种OA类型的论文比例均增加了一倍,这也是这些出版商发文总量增长70%的重要原因。OA政策——“Plan S”的实施,可以解释OA论文的增长趋势。那么APC商业模式是否如图2所示会刺激科学总产出的增加呢?

根据Crawford的研究可知,DOAJ网站中收费出版的论文增长速度远远快于免费出版的论文。自2015年以来,收费OA论文的增长率为120%,而免费OA论文的增长率为37%[1]。而该研究也发现12个主要出版商的1655OA期刊中,仅有86种期刊不收取APC费用。

该研究还指出出版商认为他们发表的论文越多,他们在科学市场上占据的地位就越强,而这一趋势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巨型OA期刊的出现及增多,几乎所有出版商都希望可以拥有每月发表几百篇甚至上千篇研究论文的大型OA期刊。

图片2.png

2. 12个主要出版商在WoS出版的论文数量,以及GoldHybrid OA论文比例

变化趋势(2015-2020

5. 哪些国家为OA论文“买单最多?

此外,该研究粗略估计了来自这六个国家每年为发表在12个主要出版商的GoldHybrid OA论文支付的APC金额。由于各国的金额规模不同,图3显示了中国和美国的结果,图4显示了四个欧洲国家的结果。

从图3可以看出,中美两国的APC金额均呈现增长趋势。中国为Gold OA论文支付APC总金额增速迅猛,2020年支付的APC总金额比2015年多4.6倍。美国为Gold OA论文支付的APC总金额增加了一倍多,为Hybrid OA论文支付的APC金额增加了70%

图片 3.png

3. 中国和美国为发表在12个主要出版商的GoldHybrid OA论文

支付的APC总金额(百万美元)变化趋势

4显示四个欧洲国家为OA论文支付的APC总金额也均呈现增长趋势。与中国和美国相比,这些国家为Hybrid OA论文支付的APC总金额增长较多,尤其是近两年,增速明显加快。Hybrid OA在荷兰、挪威和英国的费用中占主导地位。

图片 4.png

4. 四个欧洲国家为发表在12个主要出版商的GoldHybrid OA论文

支付的APC总金额(百万美元)变化趋势

该研究显示在29Gold OA期刊中,Nature CommunicationsAPC收入最高,IEEE AccessAPC收入增幅最大。其中,中国在IEEE Access支付的APC金额最高,从2015年到2020仅在这一个期刊支付的APC费用高达4600万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该期刊在2020年被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列为预警期刊,旨在提醒学者要谨慎选择是否在该期刊上发文。

在该研究的预估结果中,中国是支付APC最多的国家,而中国也逐渐意识到这一问题,采取了一系列相关措施来抑制中国APC支出过高的问题。从图3可以看出,2020年中国的APC总金额增长速度有所减慢,这可能与中国2020年发布的科研评价政策有关,相关政策削弱了WoS论文在科技评价中的作用,也对论文的APC费用有了更严格的规定。如科技部要求对于单篇论文发表支出超过2万元人民币的,需经该论文通讯作者或第一作者所在单位学术委员会对论文发表的必要性审核通过后,方可在国家科技计划项目专项资金中列支。” “对于发表在黑名单和预警名单学术期刊上的论文,相关的论文发表支出不得在国家科技计划项目专项资金中列支。不允许使用国家科技计划项目专项资金奖励论文发表,对于违反规定的,追回奖励资金和相关项目结余资金。同时,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也发布了国际预警期刊名单,旨在提醒科研人员发文时慎重选择期刊。该预警名单包含了65种被WoS检索的期刊,其中有些期刊也是该研究所筛选出的主要期刊。张琳等人研究表明,预警期刊名单将APC列为筛选标准之一并非是因为APC价格本身,而中国学者在个别期刊支付的APC金额快速增加则是这些期刊被列入名单的原因之一[9]

结语

综合全文,该研究的主要发现可总结为如下几点

1)对中国的启示

2015-2020年间,中国是全球支付APC费用最高的国家,总费用超过10亿美元。其中,中国作者在个别期刊上支付费用十分庞大,例如,六年间在中科院预警期刊IEEE Access上的支付费用高达4600万美元。

中国相关科技政策对控制APC费用快速增长具有显著效果。

2)对国际学术界/出版界的启示

曾经依靠订阅费用获取利润的主要出版商如今已经占据了OA期刊的主导地位,出版商出版的订阅期刊在迅速转变为依赖作者付费的OA模式。

据该研究估计当前全球每年在APC上的支出或超过20亿美元。

没有足够基金资助的学者将由于无法支付高昂的APC费用而不得不放弃合适的期刊[10],尤其是对非发达国家的学者而言这一矛盾更为突出,这或将导致学术领域新的不平等问题。

虽然OA的快速发展确实促进了科学知识的传播与交流,但APC模式似乎正在将读者的付费墙转移为论文作者的付费墙,这种趋势是否可能导致学术出版体系出现新的封闭

因此,无论从国家、机构还是科研人员个人角度而言,APC付费模式是否是促进OA发展的最佳方式?这种模式是否有更好的改进路径?这一问题亟需进一步的研究和讨论。南非医学研究委员会委员Nyirenda在阅读了该文之后也通过新闻媒体倡议,是时候呼吁全世界团结起来解决这个问题了[5]

文章论文来源

Zhang L., Wei Y. H., Huang Y., & Sivertsen G. (2022). Should open access lead to closed research? The trends towards paying to perform research. Scientometrics. 2022. https://doi.org/10.1007/s11192-022-04407-5

论文链接: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192-022-04407-5

参考文献

[1] Crawford, W. (2021). Gold Open Access 2015–2020. Articles in Journals. Cites & Insights Books. https://waltcrawford.name/goa6.pdf

[2] Kim, S. J., & Park, K. S. (2020). Market share of the largest publishers in journal citation reports based on journal price and 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 Science Editing, 7(2), 149–155.

[3] Zhang L., Wei Y. H., Huang Y., & Sivertsen G. (2022). Should open access lead to closed research? The trends towards paying to perform research. Scientometrics. 2022. https://doi.org/10.1007/s11192-022-04407-5

[4]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192-022-04407-5/metrics

[5] University World News. Is the emerging open-access model another closed system? 2022-6-16. https://www.universityworldnews.com/post.php?story=20220614205819106

[6] Bosman, J., de Jonge, H., Kramer, B., & Sondervan, J. (2021). Advancing open access in the Netherlands after 2020: From quantity to quality. Insights, 34(1), 1–22.

[7] Rabesandratana, T. (2019). Will the world embrace Plan S, the radical proposal to mandate open access to science papers? Science, 363(6422), 11.

[8] Tenopir, C., Dalton, E. D., Christian, L., Jones, M. K., McCabe, M., Smith, M., & Fish, A. (2017). Imagining a gold open access future: Attitudes, behaviors, and funding scenarios among authors of academic scholarship. College & Research Libraries, 78(6), 824–843.

[9] Zhang, L., Wei, Y., Sivertsen, G., & Huang, Y. (2022). The motivations and criteria behind China’s list of ques- tionable journals. Leaned Publishing. https://doi.org/10.1002/leap.1456

[10] Estakhr, Z., Sotudeh, H., & Abbaspour, J. (2021). The cost-effectiveness of the article-processing-charge-funded model across countries in different scientific blocks: The case of Elsevier’s hybrid, open access journals. Information Research, 26(2), 897.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琳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166809-134595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1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