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雪满弓刀-Chuck发现加拿大Ekati钻石矿的故事

已有 2568 次阅读 2021-1-31 08:27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回溯历史,钻石激发了人类追逐金钱与权力的梦想,直到现代,钻石依然是权贵与富庶的标志,普通大众只能在艳羡中垂涎钻石带来的惊人财富与魅力。人类早期就为钻石坚硬无比的硬度、鲜艳夺目的光彩所吸引,赋予其驱邪疗伤等神奇功效,如今更是有情上物。钻石在人类的进程中时而像光明使者,指引人类龃龉前行,时而又像晶莹的泪珠,诉说着无尽的哀凄。最早的钻石发现于印度南部一个被称为“钻石谷”的地方,传说有巨蛇把守,只有勇敢聪明的人才有办法得到。18世纪初,巴西发现钻石的消息不胫而走,数以千计的非洲奴隶在河砂中淘洗,找到优质者将被戴上花环,宣告人生从此自由。19世纪下半叶,南非奥兰治河流域钻石浮现,全世界的淘钻者纷至沓来,人类第一次发现了原生钻石矿—金伯利岩,钻石巨人DeBeers就此成立。20世纪50-60年代,前苏联两个女性地质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了第一个金伯利岩筒,由此开启俄罗斯世界钻石产量第一的契机。20世纪80-90年代,加拿大西北地区Lac de Gras(脂肪湖)一带发现许多含钻金伯利岩筒,建立了加拿大第一个钻石矿Ekati。Ekati发现史诗般的成功是通过创新的科学在有限的预算下实现的,随即引发了一场淘钻热潮,促使了其他钻石发现,并为加拿大从无到有创造了一个崭新产业。这一突破性的发现与Charles E. Fipke(Chuck)这一名字紧密联系在一起,正是Chuck对钻石指示矿物长达十余年,从西到东绵延上千公里的不懈追求促成了这一壮举。

                                            Ekati mine.jpg 

图1 Ekati钻石矿俯瞰图(来自文献4)

初勘岁月

Chuck,1946年7月22日出生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埃德蒙顿市(Edmonton)一个德裔乌克兰移民家庭,天生具有冒险、进取、倔强、不服输精神。由于居住的土地下发现了石油,全家几经周转最终于1963年搬到了英属哥伦比亚省基隆拿市(Kelowna)。他个头不高,眼神锐利,有着大力水手般强壮的前臂,说话结巴,每个句子里都几乎有个“hey”,经常丢失眼镜与钥匙,约会迟到,神经质似的起止思维让人觉得他天生愚钝、不可理喻。他喜欢赛马、飙车、逗鸟、酗酒、打英式橄榄、追漂亮女孩,还没有高中毕业,他的女朋友就怀孕了。第一次婚礼他选择了逃避,直到孩子出生欲找人收养时,他良心发现才同意结婚。他的父亲嗜酒如命,Chuck经常挨揍,但在儿子前途上头脑清醒,认为当一名地球物理学家大有钱途,于是Chuck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选择了地质作为人生追求。

地质是一张旅行车票,其目的地不是旅游胜地,更多地是荒凉的角落,大学期间,每到暑假,Chuck就参与矿业公司雇佣大学生的找矿工作。加拿大北部那峻峭白雪皑皑的冷峻山峰,冷艳深可见底的清澈湖水,湛蓝白云堆叠的广阔天空时常展现出难以名状的壮丽景象,特别是身居野外,内心宁静,来去自由,天地无限的行者不羁,Chuck感觉找到了人生志趣,深深迷恋上了地质。由于偏执无畏与像大学教授一样的心不在焉,他成了校园里的名人,甚至因为在图书馆钻研只有内行才看得懂的铜矿勘查技术而忘记了一门很重要的考试,Chuck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是一些人的共识。然而1970年大学一毕业,在老师的引荐下,他就在Kennecott公司谋得了一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寻找铜矿的工作,同去的还有他的妻子Marlene以及4岁的儿子Mark。

巴布亚新几内亚到处是茂密的热带雨林,雨林中生活着充满敌意的原始部落,湿热的气候,致命的物种,荆棘的路途,恐怖的传说,危机四伏,充满杀机,勘探在这里是勇敢者的游戏,勘探者在这里被称为现代骑士。Chuck无所畏惧,一往直前,在两名当地向导的陪伴下,深入丛林深处,为了一个样品,甘愿冒生命危险。他曾一个人直面一群手持弓箭,头插天堂鸟羽毛的土著,最终他化险为夷,成为他们的座上客。Chuck不幸患上了恶性脑型疟疾,医生无能为力,病情不断恶化,那一年他只有24岁,回家等死是唯一选择。Marlene日夜照顾,口诵万福玛利亚,两周后,Chuck竟然奇迹般地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他所在的Kennecott因为核心资产El Teniente被智利收归国有,跌落神坛,被迫终止在几内亚岛的勘探项目,Chuck需要度假了。

Chuck决定到南非碰碰运气。南非政治形势复杂,民族矛盾突出,钻石巨人DeBeers既有着深刻的历史政治烙印,又有着自己排外守旧的公司文化。Chuck向De Beers递交了工作申请,在一位荷兰地质学家的带领下,参观了钻石生产矿山,并被允许携带一小瓶选矿后的矿渣。由于在与总工程师Barry Hawthorne会面时,表现的有些随意,最终Chuck没有得偿所愿。一年半载后,他去了巴西,为加拿大Cominco公司寻找锌矿。巴西是一个浪漫之地,夜夜笙歌,无咖啡不生活。湿润的气候,浸透着丝滑,当路人将目光投向海边风情万种,穿着时尚的现代女郎时,她们也正在以同样的目光回以更为撩人的眼神。Chuck接触到了巴西世代生活在河边的掘钻人(garimparos),并看到了他们手里的钻石指示矿物,内心莫名其妙有了寻找钻石的冲动。由于不善于与领导打交道,且在某些事情上不够聪明,两年后,他又失业了。

Chuck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人生,大学毕业以来他沉湎于在陌生的世界里行走,接受源源不断的新鲜信息。他喜欢森林,森林的魅力在于生命简朴,远离物欲,安抚心灵,亲近自然,聆听雨水或雪花飘落的声音。作为公司一名员工,受困于工资待遇与管理制度,永远得不到自由,得不到成长,只有勇敢的人才能走出去,定义人生极限,展现怒放生命。虽然生活备受折磨,但勘探激情从未消褪,看着身旁一直伴随左右的妻儿,捋一把如悬崖边倒垂灌木一样的山羊胡须,他似乎浑身又充满了力量,一种想成功的想法如山间云雾,慢慢升腾……

举步时艰

毕业之初几年的工作经历让他对重矿物找矿产生了浓厚兴趣,并熟练掌握了挑选流程, 1977年回到Kelowna后,利用仅余的积蓄,一半买了房子,一半成立了C.F.Mineral Research Ltd.公司,服务勘查行业。具体流程如下:在野外河边砂砾中筛选12kg左右水系沉积物,经不同方法层层筛选,获得5-10g重矿物,再经化验分析,将异常结果标注图上,按图索骥,去野外验证。通过联系以前同学同事,很快就获得了Chevron Oil和Superior Oil两家大公司的订单,顺利起飞,逐渐小有名气,业务不断。城市是文明的黄昏,风景枯竭的纪念碑,看到别人使用自己的方法获得成功,袖手旁观的挫折感油然而生,Chuck迫不及待想去野外,参与其中。

寻找钻石是许多勘查公司的梦想,因为其带来的财富非黄金可比,美国自19世纪就有钻石发现的报道,但一直没有找到原生矿,有识之士预测钻石价格将进一步抬升,许多公司将北美视为找钻热地。美国Superior公司请来了曾经在DeBeers工作的Hugo Dummett,希望有所斩获。Hugo详细调查了以往北美发现钻石的区域,并派遣人员各处取样,样品被源源不断运往Chuck已经扩展的实验室,Chuck负责显微镜下挑选重矿物,最终只在一个样品中发现了唯一一颗绿色铬透辉石。发现地位于科罗拉多州柯林斯堡(Fort Collins)西北,落基山脉东部,为一金伯利岩筒,通过实地调查评价,钻石品位较低,达不到商业级别。

钻石通常形成于压力大于4GPa(1GPa=10000Pa),温度介于950-1400℃极端温压条件下,如此条件只有在地幔龙骨(mantle keel)内才能实现。地幔龙骨指的是附着在克拉通陆壳下的地幔岩石圈,它向下凸出,范围40km到250-300km。金伯利岩浆将这些钻石带到地表,目前已知几乎所有的世界宝石级钻石都来自地幔龙骨。其它产出于煌斑岩、钾镁煌斑岩、超高压变质带中的钻石经济价值较小。金伯利岩筒多呈萝卜状,常成群出现,平均每50个会形成1个钻石矿,品位以克拉/100吨计算,是世界上最难找的矿种之一。

image.png

图2 钻石形成构造环境示意图(来自文献6)

Chuck注意到柯林斯堡出露的金伯利岩筒恰好位于石油公司地震勘探资料的地壳最厚部位,加拿大地质调查局未出版的地震资料显示英属哥伦比亚东南戈尔登镇(Golden)一带与之有着相似地壳厚度,也位于落基山东部,异常呈 “牛眼状”,一个潜在的地幔龙骨区,一个有可能发现钻石的地方。当他把这个想法推荐给加拿大矿业公司时,他们报以嘲笑的目光,认为在加拿大找钻石就像找狮子老虎,纯属天方夜谭。最终Hugo接受了他异想天开的建议,那是1978年的夏天。

有志者事竟成,他们最终竟然在山顶发现了30多个金伯利岩筒。为了谨慎起见,他们请来了南非开普敦大学的钻石专家John Gurney,在Superior支持下他采集了南非几乎所有产出钻石的金伯利岩筒样品,用电子探针破解了钻石指示矿物的奥秘。一种被称为G10s的高铬(Cr)低钙(Ca)镁铝榴石被认为与钻石相伴产出,它就像一道血浆,直通犯罪现场。高铬的铬铁矿,未氧化的钛铁矿也有可能指示钻石存在,铬透辉石则常常是岩筒就在附近的标志。此后多年,Gurney都是Chuck背后的主要技术顾问,但出于商业机密,Chuck很多年后才知道G10s的真正秘密。Stu Blusson也加入了进来,他是加拿大地质调查局的一名技术人员,胳膊上有一道被狗熊挠过的伤疤,具有超强的野外生存能力,而且驾驶直升机技术高超,在股票市场也斩获颇丰,直到40岁才娶了一空姐。为了营造生人浪漫场景,他买了一帘幕遮挡的大床,空姐不在时,他宁肯钻进睡袋睡在客厅里,此后多年他是Chuck的固定搭档。出于安全、经费等考虑,Superior最终打了退堂鼓,Chuck失望不已。

剑指西北

1980年,一名学生为写毕业论文去了西北地区马更些山脉(Mackenzie Mountains, Northwest Territories)研究那里的Mountain Diatreme火山角砾岩,这名学生恰恰是Chuck大学同学的研究生。Falconbridge公司的技术人员分析了这名学生带回来的样品后,确定其为金伯利岩,且含有钻石,消息传到了Chuck耳朵。Chuck实地进行了考察,又联系了Superior,准备一起开展工作,后者欣然同意。

Chuck雇用了Blusson做顾问,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取样。Hugo一直对Mountain Diatreme心存疑虑,决定亲自去看个究竟,意外从飞行员口中得知DeBeers已经在距营地东侧170英里的Blakwater Lake旁安营扎寨,看来他们已经发现了某些重要线索,遂将消息告诉了Chuck。趁其不备,Chuck与Blusson秘密在其工作区周边取了八九个样。分析结果显示这些样品含有大量钻石指示矿物,且存在G10s,而他们在Mountain Diatreme所取800个样品没有一个含有指示矿物。最后Hugo所取的样品被送到了Superior自己的实验室,也毫无指示矿物,原来Falconbridge的实验室被从非洲采回的钻石样品污染了。这次无心的错误将Chuck及Superior带到了西北地区,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正当Hugo考虑如何在西北地区进一步开展工作时,Superior突然宣称将加拿大地区所有项目交付Falconbridge,而Falconbridge对在西北地区寻找钻石毫无兴趣。当Hugo垂头丧气将这一消息告诉Chuck时,Chuck的反应是他将独自继续将项目进行下去。Mountain Diatreme没有钻石指示矿物,表明DeBeers勘查区的样品指示矿物不是来自西部,也许在DeBeers勘查区内,也许在其周边,为此他们在DeBeers勘查区附近圈定了大量勘查地块。这好似一场赌博,自身没有多少筹码,也看不到乐观的前景。1982年所采集的大部分样品都含有指示矿物,这让他们喜出望外,肯定在某处潜在一群金伯利岩筒,当他们把结果描绘在图上时,指示矿物分布之广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DeBeers为了寻找答案已经花掉了数百万美元,南非找钻石的工作经验让他们相信指示矿物离金伯利岩筒不远,推断其可能随着时间推移被深埋于地下,为此他们挖了许多坑,但一无所获。Chuck和Blusson生于冰雪之地,自小见惯了冰川,深知冰川的力量。这些广泛分布的指示矿物到底来自哪里,不来自西边,也还有北、东、南边的可能。1983年春天,他俩再次回到西北寻找线索, Chuck在河沟里捡起一块砾石,它是花岗岩,显然不属于这里,当地都是沉积岩,只有一个地方有这种岩石特征,那就是东边的斯拉夫克拉通(Slave Craton),离这里足有500km,出露面积210,000km2,那是他们下步前进的方向。

追猎千里

1983年,他们一路向东,在北极圈附近来回穿梭,极昼与极夜现象交替出现,植物以地衣、苔藓为主,熊、狼不时在荒原出没,大部分时间为冰雪覆盖,只有夏天短暂的几个月适合出野外。他们的追索路线主要位于北部的大熊湖(Great Bear Lake)与南部的拉马特尔湖(Lac La Martre)之间,分水岭、河流湖泊、蛇形丘是他们的主要取样位置,有限的资金花光后,他们就携带成吨的样品返回Kelowna。样品结果不断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显示它们有共同的来源,Chuck把自己锁在无窗的小屋里,在昏暗的灯光下将分析结果标在图上。指示矿物并非呈简单的线性排列,而是纵横交错,相互穿插,显然冰川有多期,随着样品接近Slave Craton,G10s石榴石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多。

image.png

图3 Lac de Gras钻石指示矿物分散模式及金伯利岩分布(来自文献8)

最为让人头痛的还是金钱问题,他们原先的资金已经所剩无几,需要新的渠道来筹集,最终与Blusson联合其他股东于1984年成立了Dia Met Minerals公司,目的是上市筹集到25万美金继续开展项目。然而在金钱物质驱动的社会,冷漠残酷才是它的本质,欢颜热情只是它的伪装,没有人理睬他们,最终费劲周折,通过熟人引荐,才在温哥华股票交易市场上市。

1985年8月,Blusson有事脱不开身,Chuck独自来到了两年前最后取样的地方。他租借不同型号飞机,经常变换飞行员,尽量使用虚假名字,口中只谈论黄金,继续向东哈德逊湾方向推进。月亮孤独地悬挂于夜空,舞动的极光倾泻在他的身上,炫美壮观的色彩从地面蔓延到太空,像五颜六色的帷幕笼盖着四野。周围是荒凉的土地与如镜的湖面,不时有飞鸟掠过长空,驯鹿穿过蛮地,堆积如云的蚊子围绕在身旁,凶猛狠毒的黑蚋用力想钻进衣袖,Chuck眺望远方,目光呆滞,似沉思凝眸,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采样工作结束那一刻,他长舒一口气,他已经追索了1200km。回到Kelowna,在那个冬天,继续埋头于实验室,还是在那个无窗的小屋里,将分析结果一一标注图上,就像拼图游戏。渐渐地,一幅清晰的画面展现在面前,在一个被称为Lac De Gras的地方,指示矿物路径突然中断。

要想全面弄清指示矿物的奥秘,Chuck需要一台价值25万美元的扫描电镜(SEM,Scanning Electron Microscope),他原先能做的只是挑选出这些重矿物,元素化学分析需要借助于外面实验室,随着一位大富翁成为股东,他得偿所愿。在掌握了基本操作后,他迫不及待打开了从Lac De Gras北岸蛇形丘所采集样品指示矿物的分子结构,将元素组成特征与来自南非、俄罗斯含商业级别钻石的金伯利岩筒地球化学曲线进行比较,结果无可争辩且令人难以置信,足可比肩世界上最好的钻石矿。他下步要做的就是圈定矿权地,确定具体位置,但他没有足够的钱支撑下步计划,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暂时守口如瓶,等待机会来临。

image.png

图4 追踪路线示意图(来自文献9)

即使有地质科学为依托,采矿业也是一个充满未知的高风险行业,往好处说是合理推断,向坏处说就是无望猜想。这是一种冒险的赌博,这种冒险会让大多数人崩溃,而且经常如此,但这种冒险却让无所畏惧的人不断尝试。在游戏中,既需要态度,又需要技术,表面看似最为赚钱的行业往往内在充满了腥风血雨、尔虞我诈,骗局时有发生。曾经在美国西部淘金的马克吐温有句名言:“采矿成功的秘密不是真正发现一个矿,而是让别人相信你发现了一个矿,并成功的卖给别人。”Chuck深知矿业江湖的伎俩,再加上前几年对钻石勘探没有成功的经历让他更加不小心翼翼,在Hugo的帮助下,他联系了多家公司,但都无疾而终,眨眼之间项目就闲置了两年,但Chuck对钻石的理解程度却越来越深。

灯火辉煌

1988年有家基金公司的经理找到Chuck说他们有笔钱想要投资,利用这125000美金,他与Mark等四人又出发了,想利用短暂的夏天尽可能多采集样品,这次他信心满满。他们在大奴湖(Great Slave Lake)北岸黄刀镇(Yellowknife)稍作停留,就穿过树线进入了冰原。树线也是南方的印第安人与北方的因纽特人的分界线,气候变化推动树线南北摇摆,不断改变两个民族的生存环境。印第安人与因纽特人为争夺食物,世代为敌,屠杀不断。18世纪时,就在一位法国探险家身边,印第安人的长矛刺入了因纽特少女的胸膛,如时光之箭刺穿了华丽的衣裳。Lac De Gras只所以被称为脂肪湖(fat lake),是因为湖边白色的石英脉如同驯鹿雪白的脂肪纹理。到处是湖泊与沼泽,冻土层足有200-300m厚,一条蛇形丘如醉汉蜿蜒自东南至西北穿过,消失于远方。看似平静的湖面,一旦有风吹过,有时就会产生巨大的波浪,Mark乘坐小船采样时差点因此丧生。孤独与恐惧不时袭上心头,但在夏日的阳光下也能嗅到杜鹃花与白石南的芳香。等他们工作结束返回黄刀镇时,他们已经与现代社会脱离了两个月,笔直的建筑物看起来就像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门廊,街上拥挤的人群好似混乱的疯人院,当黑夜的酒吧里乡村音乐大神Willie Nelson的《妈妈不要让你的孩子长大后成为牛仔》的歌曲响起时,他们才明白确实回到了现代世界。

所有有利的化验结果都指向Lac De Gras北岸,特别是Exeter Lake沿岸的蛇形丘一带,Chuck已经基本确定了指示矿物的东、西、北边界,唯有南边界,即Lac De Gras所在方向不明朗,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取样验证了。1989年是圈定矿权地的一年,通过公司、亲戚朋友筹集到的资金,选派最可靠的人到野外一线,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圈定矿权地一直持续到秋天雪浪翻飞,面积达160000公顷,即使这样也没有让Chuck完全满意,特别是南边,没有足够样品支撑,不知界限在哪里。到1990年3月他完成了所有样品的SEM测试,他将分析结果邮寄给Gurney,Gurney说这是他迄今所见到的最好的资料,但并非所有岩筒都在他的矿权地内。Chuck担心消息迟早泄露,那时候矿业公司与个人将会如蝗虫一样蜂拥而至,完全拥有这个地区的美梦将戛然而止,他当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在失去之前尽可能圈定更多的矿权地。

1990年4月,Lac De Gras依然寒风呼啸,冰雪纷飞,Chuck带着儿子又出现在这里。一天在飞机上俯视下方,他注意到一个地方非同一般的地质特征,呈卵型,南北两岸岩石陡立,出露相同的层状岩石。晚上他夜不能寐,湖景像气球一样在心中膨胀,他起身打开手电筒,展开地图,湖泊西北侧样品指示矿物众多,且有一条小河沿湖而来,湖底肯定是一个岩筒!只有发现一个岩筒才能说服那些矿业公司投资,深奥的地球化学知识打动不了那些保守的老板,他们喜欢触手可摸的结果。

湖泊太普通不过,甚至没有名字,Chuck将之称为Point Lake,他取了3袋样品,每个样品竟然有数千个指示矿物,甚至有一些微小的金伯利岩屑。Hugo此时已是澳洲巨人BHP的美国与加勒比海地区勘探经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与Chuck保持密切联系,为之尽一切可能提供各种便利条件,可以说没有Hugo的支持,Chuck也很难坚持至今。Chuck开始联系Hugo,最终双方经过漫长拉锯战,达成了合作协议,BHP占有51%的股份,Dia Met占有29%,Chuck与Blusson各占10%。有了BHP雄厚的资金支持,Chuck雄心万丈,在核心勘查区周边又圈定了大量缓冲勘查区,对Point Lake进行了拉网式系统取样,Gurney看了化验结果后,预测品位将大于60克拉/100吨。1991年1月在结冰的湖面开展了物探测量,湖底一个萝卜状的异常浮现出水面,唯有钻探可以验明正身。Hugo此时坐立不安,左右为难,不知是否应该进行钻探,若是成功还好,一旦不成功,BHP不但会退出西北地区,他自己的饭碗也是难保。今年的预算已经花完,凭借对Chuck的信任与自己对西北地区的感知,他最后决定“drill it!”Chuck与Hugo站在钻机旁,紧盯着取上来的岩心,焦虑不安的表情挂在脸上,当钻进到120m时,岩心发生了变化,提钻过程中,他们屏住了呼吸,当岩心从岩心管倒出的那一刹那,他们肾上腺素飙升,正是金伯利岩!钻进到135m时停钻,共获得59kg。他迫不及待将分选好的重矿物放到载玻台上,透过目镜明亮的光点诱惑性地向他眨着眼睛,仿若漫天星辰,完美令人晕眩,钻石共有81颗,其中小钻石(<0.5mm)65颗,大钻石(>0.5mm)16颗。

根据上市公司有关规定,他们必须将消息公之于众,1991年11月5日,Dia Met与BHP联合声明他们在西北地区Point Lake下发现了81颗钻石。消息一经公布,包括DeBeers在内的众多勘查公司及个人不顾严寒,倾巢出动,如潮水一样涌向西北地区,引发了北美自克朗代克以来的最大淘矿潮,随后几年间,金钱比啤酒流动快,迄今共发现金伯利岩筒150余个,Dia Met与BHP发现的Koala、Misery、Fox与Panda等几个富含钻石的岩筒,共同组成了加拿大第一个钻石矿—Ekati,于1998年10月14日正式投产。Chuck担心的南边界最终于1994年由一家小公司在Lac De Gras下发现了著名的Diavik钻石矿。

image.png

图5 Lac De Gras湖周边发现的金伯利岩筒及钻石矿(来自网络)

Chuck个人10%的股份价值10亿美金,此外他将Dia Met的股份以6.87亿美金的价格卖给了BHP。多年的忙于事务,冷落了家庭,他与大儿子Mark争吵不断,关系渐渐疏远,由于经常不回家,后面四个孩子和他都不怎么熟悉,他与Marlene的婚姻最终破裂,为此支付了2亿美金。他的后半生除了追逐钻石,还热衷于赛马,他在全世界拥有20匹纯种马。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Hugo Dummett (1940-2002 )  John Gurney(1940-2019)  Charles Fipke(1946-)   Stu Blusson(1938-)

图6 对发现Ekati矿有重要推进作用的四位地质学家(来自网络)

追随内心,执着己念,生命短暂,境界无边,人生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主要参考文献

1.E.I.Erlih and W.D.Hausel.2002.Diamond Deposits: Origin, Exploration,and History of Discovery. Society for Mining, Metallurgy, and Exploration,Inc.pp.1-374

2.Kevin Krajick.2001.Barren Lands:An Epic Search for Diamonds in the North American Arctic.W.H.Freeman. pp.1-442

3.Charles E.Fipke (Born 1946)-2013 Canadian Mining Hall of Fame Inductee.

https://republicofmining.com/2013/01/25/charles-e-fipke-born-1946-2013-canadian-mining-hall-of-fame-inductee/

4.30 Years of Diamonds in Canada-12th International Kimberlite Conference. https://12ikc.ca/30-years-of-diamonds-in-canada

5.Vernon Frolick.1999.Fire into Ice:Charles Fipke &the Great Diamond Hunt.Raincoast Books. pp.1-354

6.S.B.Shirey and J.E.Shigley.2013.Recent Advances in Understanding the Geology of Diamonds. Gems &Gemology,49(4) https://www.gia.edu/gems-gemology/WN13-advances-diamond-geology-shirey

7.C.E.Isachsen and S.A.Bowring.1994.Evolution of the Slave craton.Geology,v.22,pp.917-920

8.Diavik diamond mine,NWT.Diamond exploration using glacial media.ppt.pp.1-32

9.B.A.Kjarsgaard and A.A.Levinson.2002.Diamonds in Canada. Gems & Gemology,38(3).pp.208-238

10.Gem of a Guy:Chuck Fipke. https://okanaganlife.com/gem-guy-chuck-fipke/

11.Fipke C.E.etal.1995.History of the discovery of diamondiferous kimberlites in the Northwest Territories,Canada.In N.V.Sobolev, Chairman,Extended Abstracts,Sixth International Kimberlite Conference,Novosibirsk,1995,United Institute of Geology,Geophysics and Mineralogy,Siberian Branch of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Novosibirsk,pp.158-160

12.How a Rogue Geologist Discovered a Diamond Trove in The Canadian Arctic. https://www.wired.com/2008/11/ff-diamonds/?currentPage=all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1269831.html

上一篇:带你去爬山-黄铁矿结核
下一篇:踏雪寻梅——两个女人发现西伯利亚第一个含钻金伯利岩筒的故事

2 刁承泰 苏德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8-5 23: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