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焕中医生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ihuanzhong

博文

实在撑不下去了

已有 2756 次阅读 2020-12-13 12:1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天,有一个事关健康大业的卫生问题想羞羞地请教各位街坊:冬季一个星期才换洗外裤,这个事能否讲得通?

作为一个从湿热地方北上谋生的南方人,我至今保留着自青年时代养成讲卫生的良俗。如果每天不洗头洗澡、不更换内衣内裤和衬衣,我就痛感生活毫无意义,完全可以因此去死。因为讲卫生极端重要,任何时候看到衣领和袖口有油渍的医务人员,我都坚定不移地相信他指定尿后不洗手,胸腔穿刺时不讲求无菌操作的成数极大。至于那些袜子有异味的大哥,他们的论文几乎不可能没有水分。

哪怕一星期才换洗外裤,我也不认为我脏。早上穿裤子走路去上班,不过20分钟,去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便是脱下外裤换上艳丽干爽的洗手服裤子,下班回到家再换上睡裤。也就是说,每天裤子穿在我身上大约只有40分钟,每周5天工作日,穿外裤的时间只有200分钟,实际上没有机会变得太脏。有必要说明,我还保留了在广西和武汉的工作习惯,每周两次换洗白大衣和洗手服。

除非吃不饱穿不暖,一个生活在现代化社会里的成年男人必须每天洗头洗澡。让我最担惊受怕的场合是狭窄的电梯,因为在里面碰上长年累月不洗澡人士的风险大大高于其他太空。有些人的头发蓬乱犹如使用了7年的洗锅丝瓜老网,还是黑色的那种,表面泛着闪闪的油光,因油粘而自发成捆的老网网眼之间散布着雪花状的发屑。客观规律是,头很脏的人一般不会每周换洗内衣和外套。综合结果是,有人在电梯里存放农家肥的同时喷洒氨水。

我时不时赠送一两斤非常好的茶叶给负责D楼专家办公区保洁的小阿姨,因为偶尔烦劳她帮我拖一下办公室的地板。据她反映,进入我的办公室能感觉到世间少有的清新气息,从不有异味。我因势利导地反问,难道有人的办公室不清新;她说太有了。绝对的,我的办公室可以很凌乱,但不可能有隔夜剩粥,更不可能有死老鼠。生活和工作的场所,怎么能够容忍有臭味呢?

世界上最难以容忍的臭是人的袜臭。不管是在电影院里,还是在飞机上,男男女女臭袜子的气味完全一个样,没有品种的差异,没有程度的强弱,都能置人于死地而后不生。上个月,我和几个医疗界的精英去一家日料店吃横县鱼生,就奇遇了一场不同寻常的袜臭,值得一书。

那家铺子的店面跟我小时候见过的公社供销社门市部差不离,地板污迹斑斑,却强求客人入门脱鞋,还备有一看就恶心的拖鞋供万次性使用。如果我不非常儒雅,有可能暗地里骂将起来:“这帮孙子!”

果不其然,我一进店门就敏感地闻到一阵连着一阵的袜臭狂风呼呼扑鼻而来。进入包厢之后,袜臭有增无减。在确认我方战友个个无辜之后,我福尔摩斯地断定臭源来自服务员小姐姐的玉足。

我善良地问:“姑娘你今天穿的是橡胶鞋吧?”姑娘迟疑了一会儿,回道:“是啊,您怎么知道?”她显然不理解我的含蓄。须臾,我在熏晕性休克之前以游丝欲断的嗓音请求姑娘:“能不能麻烦你去脱掉袜子,换上另一双拖鞋再进来?”如此伤人自尊心自是很不厚道,但我确实撑不下去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09342-1262273.html

上一篇:蕴藏着无可限量的生机
下一篇:下水非得生炒

11 许培扬 郑永军 武夷山 周浙昆 陆仲绩 朱志敏 李学宽 徐长庆 周忠浩 孙弘 姚伟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02: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