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回忆] 我们的科技类代表性观点(或论文)(2):部分完成或价值待定

已有 1726 次阅读 2022-6-4 15:43 |个人分类:痛苦的人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回忆] 我们的科技类代表性观点(或论文)(2):部分完成或价值待定

                   

   下面向老师们汇报的,基本上属于:(1)部分完成;(2)价值判断还未完全确定;等。

   尽管科技成果的客观价值是确定的,或随时间客观变化;但人的主观判断是复杂的。“早发表,晚评价。”努力在我评价在人。”——华罗庚

   “而时间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经过时间的淘洗,问题就看得清楚了;昔日曾获高奖的项目,今天看来,有些尚保留其价值,有些已有明日黄花之感。‘岁寒,然后而知松柏之后凋也,信然。”——冯端

                                                             

一、电力系统某些稳定性实时监测,2001

   部分完成。

   对关键母线或发电机的“电压”、“功角”等进行实时测量,采用非线性动力系统等方法,进行实时稳定性监测:可望及时发现某些类型的电力系统失稳。

   当时遇到非线性动力系统方面的一些问题,我们放弃了。

   从时间序列计算李雅普诺夫指数等,当时没有太好的现成方法。我们又不会(不愿意花时间去研究),所以放弃了。木有打算【超越欧美,做到世界领先】。

   感谢善良的G教授等人!祝福这些善良的好人们!

   现在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时期,该思路看上去越来越有用,值得进一步研究。属于科学性、实用性都较高的研究。

   俺阻碍该研究至少 21年!罪过啊!

                           

   正式出版物:

[1] 杨正瓴, 林孔元, 余贻鑫. 用时间序列的李雅普诺夫指数计算来预报电力系统中的某些失稳现象[J]. 中国电机工程学报, 2002, 21(1): 5-8.

https://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zgdjgcxb200101002

                           

二、从随机到混沌的途径,属于非线性动力系统,2002-2005

   部分完成。

   该研究原创性较高,申请过几次基金,均未获批。没有条件再继续研究下去了。只能放弃了。“无财不足以养道”啊!羡慕居里夫人的工作条件!!

   该思路看上去的确有用,值得进一步研究。差不多是半个洛伦兹(Edward Norton Lorenz, 1917-05-23 ~ 2008-04-16)的价值:随机动力系统的混沌。

   说实在的,放弃这个研究,我没什么太遗憾的:做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功?风险太大,我又太笨。

   俺被没有推动该问题的研究,不能总怪俺吧!科技创新,是全人类共同的社会责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正式出版物:

[1] 杨正瓴, 林孔元. 电力系统负荷记录混沌特性成因的探讨[J]. 电力系统自动化, 2002, 26(10): 18-23.

http://www.aeps-info.com/aeps/article/abstract/10857?st=search

[2] 杨正瓴, 陈红新, 田勇. 电力负荷记录时间序列混沌特性研究的几点注记[J]. 宁夏电力, 2005, (4): 1-4, 60.

http://info.cqvip.com/Qikan/Article/Detail?id=20642031

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NXDL200504002.htm

2005 从随机性到混沌的途径 拉曲线.jpg

                           

三、风电功率的“空间相关性”预测,属于电力系统与新能源,2012-今

   正在进行。

   从学术上看,价值待定。

   在我国,该研究具有相当重要的社会价值(碳达峰、碳中和),属于能源安全居民生活用电,这是闹着玩的?能源安全!!

   2020-09-11,我国“能源资源方面,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70%以上,油气勘探开发、新能源技术发展不足”。

                           

   正式出版物:

[1] 高亚军. 基于季风特性的风电空间相关性预测的基础研究[D]. 天津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14.

https://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056-1015017801.htm

https://d.wanfangdata.com.cn/thesis/D485800

[2] 杨正瓴, 冯勇, 熊定方, 杨钊, 张玺, 张军. 基于季风特性改进风电功率预测的研究展望[J]. 智能电网, 2015, 3(1): 1–7.

http://www.cqvip.com/QK/71975X/20151/90786887504849534849484849.html

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NDW201501001.htm

   该文他人期刊引用目前为26次。

   ……

   最新录用的一个会议论文《The Spatial Correlation and Lead Time for Wind Speed Prediction in East and Southeast Coastal Region of China》。

                           

四、几位硕士生(刘仍祥,王如雪)还推导出一些“置信区间”方面的公式,也是较为有用的结果。2017-2020。

   已经完成。

   从学术上看,价值待定。

   不能保证一定能进入教材或专著,但也不能排除进入教材或专著的可能性。

   刘仍祥同学做得很好!王如雪同学做得很好!祝福他们!!

                           

五、厄尔尼诺(遥相关)的成因,属于大气科学,2007-2010,2017

   部分完成。

   提出了厄尔尼诺(大气遥相关 teleconnection)的天文成因。

   该研究原创性较高,该思路看上去的确有用,值得进一步研究。

                           

   正式出版物:

[1] 杨正瓴. El nino起因的太阳系天文影响因素的定性解释[EB/OL]. 北京:中国科技论文在线 [2007-10-29]. 

http://www.paper.edu.cn/releasepaper/content/200710-503

[2] 杨正瓴. El ni?o大气海洋作用以外可能诱因的定量对比[EB/OL]. 北京:中国科技论文在线 [2009-07-02]. 

http://www.paper.edu.cn/releasepaper/content/200907-58

[2-2] 杨正瓴. 厄尔尼诺大气海洋作用以外可能诱因的定量对比[J]. 中国科技论文在线精品论文,2010,3(9):872-879.

http://highlights.paper.edu.cn/index/paper_detail/3774

                           

   当时计划组建一个国际研究小组,进行数值仿真。“清晰的物理图像 a clear physical picture of the process that you are calculating”已经在上述稿件里完成,接下来需要“精确的自洽的数学形式 a precise and self-consistent mathematical formalism”。(采用了著名物理学家费米 Enrico Fermi 的说法)

   当时由于国外研究人员遇到一点烦心事;我从2007年开始心脏病较为严重(大约到2014年才不用吃药?),这个研究计划也就这样半途而废了。

   在这里再次重申一下“优先权”吧!白纸黑字,天地良心。

   俺阻碍该研究至少14年!罪过啊!

   什么时候能够重启该国际合作?当初的国外老师们,目前基本上都退休了。

                           

   在浩瀚无垠的宇宙面前,我们人类永远是渺小和无知的!

   长期以来,没有时间吃饭,没有时间睡觉。大约在 2016 年已经耗干了。

   从2020年1月开始,没有真正有价值的创新了:累傻了,没有安静的时间用于深思熟虑。地球之大,竟然容不下一张安宁的书桌。

新浪悠嘻猴(泪奔).gif

哭小孩   素材来自:End Times (Jill Greenberg) (2010-12-03 16点16).jpg

哭小孩,素材来自:End Times (Jill Greenberg)

           

   《论语·卫灵公》:“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总不远虑,就会成为近视眼。

                           

参考资料:

[1] Freeman Dyson. A meeting with Enrico Fermi [J]. Nature, 2004, 427(6972): 297-297.

DOI: https://doi.org/10.1038/427297a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427297a

[2] 科学出版社,2020-08-21,冯康的科学生涯 ——我的回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8739-1247243.html

   本文原载于 1999 年 8 月 11 日、12 日、16 日、17 日《科学时报》。现收录于《冯康先生纪念文集》(袁亚湘主编. 北京:科学出版社, 2020.8)。

相关链接:

[1] 2022-03-23,[推荐好文] 《刘益东:打造以一流人才为中心的卓越科研体系——关于设立基础研究特区的建议与思考》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30711.html

[2] 2022-02-24,[推荐好文] 《李侠:激励机制与评价问题决定基础研究的未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26852.html

   毕竟从功利主义评价模式向理想主义评价模式的转变是一种彻底的认知转变,也是灵魂拷问,而这些我们已经遗忘得太久了。

[3] 2022-03-22,[推荐好文] 《刘立:“点将配兵”与重大突破:重大战略科技领域创新要素的配置模式》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30586.html

[4] 2021-10-15,[旧闻] 2014年 SCIENCE 杂志:“同行评议根本不能预测研究的成果。这令人非常不安。”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08100.html

[5] 2022-01-23,[恸哭] 科技原创:早已不属于年轻人!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22295.html

[6] 2021-12-15,[复习] 原创三大杀手:同行评议、短期考核、没有时间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16730.html

[7] 2020-07-22,羡慕居里夫妇当初的科研条件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43092.html

[8] 2020-08-13,傻正式发表过的“文化”类部分稿件的目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46209.html

[9] 2022-06-03,[回忆] 我们的科技类代表性观点(或论文)(1):“常规”研究的部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41405.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 附录:阿诺德的几句话 ————

阿诺德 Vladimir Igorevich Arnold 1937  2010 小.jpg

Nasce il Centro Arnold-Regge

http://matematica.unibocconi.it/news/nasce-il-centro-arnold-regge

上面的图片来自互联网。感谢有关人员!

                                         

   下面是从《An Interview with Vladimir Arnol'd [J], NOTICES OF THE AMS, 1997》摘录出来的两段阿诺德Vladimir Igorevich Arnold, влади́мир и́горевич арно́льд, 1937-06-12 ~ 2010-06-03)观点:

   The Russian attitude toward knowledge, science, and mathematics always conforms to the old traditions of the Russian intelligentsiya. This word does not exist in other languages, since no other country has a similar caste of scholars, medical doctors, artists, teachers, etc., who find more reward from their contributions to society than from personal or monetary gains.

   One other characteristic of the Russian mathematical tradition is the tendency to regard all of mathematics as one living organism. In the West it is quite possible to be an expert in mathematics modulo 5, knowing nothing about mathematics modulo 7. One's breadth is regarded as negative in the West to the same extent as one's narrowness is regarded as unacceptable in Russia.

           

   网上的一个汉译:

   俄罗斯人对知识、科学和数学的态度一直保持着俄语“Intelligentsiya”的古老传统。这个词是其他语言中没有的,因为没有其他国家有一个类似的由学者、医生、艺术家、教师等组成的阶层,他们永远把为社会作贡献为先,个人名利在后。

   俄罗斯数学传统的另一特点是倾向于全面地把数学看成一个充满活力的有机体。西方学界有可能一个人只是数学上某一方面的专家,而对相邻分支一无所知。一个学者涉猎较广在西方学界被看成一大缺点,而恰恰在俄罗斯一个学者研究领域太窄被看成同样程度的不足。

                                         

———— 附录:普朗克的几句话 ————

   1933年2月17日,普朗克在柏林为德国工程师协会所做演讲中说:

   “科学是内在的整体,它被分解为单独的整体不是取决于事物的本身,而是取决于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实际上存在着从物理到化学,从生物学和人类学到社会学的连续的链条,这是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

《王媛. 为一段流浪的名人名言找到故乡[J]. 图书馆建设, 2019, (2): 158-162. 发布日期: 2019-03-26.》

                                                                       

(热门)[回忆] 我们的科技类代表性观点(或论文)(2):部 +1.jpg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07667-1341531.html

上一篇:[回忆] 我们的科技类代表性观点(或论文)(1):“常规”研究的部分
下一篇:[回忆] 我们的科技类代表性观点(或论文)(3):高原创部分
收藏 IP: 111.33.237.*| 热度|

19 许培扬 王安良 范振英 尤明庆 宁利中 李宏翰 郑永军 徐长庆 汪育才 黄河宁 周忠浩 胡泽春 杨学祥 晏成和 李学宽 秦四清 檀成龙 王涛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7 15: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