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正瓴
平庸的胜利
2022-5-13 15:18
阅读:1778

平庸的胜利

   

(1)2022-01-14,废话的胜利:“精致而平庸”的论文是怎么发上顶级刊物的?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1917651029877855&wfr=spider&for=pc

https://ishare.ifeng.com/c/s/v002Jp5DFzdH3lFRG5toTmcDqGnY9jd9wHZ--aSCNq19ynrA__

https://xw.qq.com/amphtml/20220114A0BWKK00

https://view.inews.qq.com/a/20220114A07CS700

      回顾论文发表的历程,Seibert道:

      “我们收到第一轮的评审意见稿长达13页。责任编辑将R&R(退回修改重交)的决定描述为“高风险”。对此,我们修改后提供的回复信长达31页。第二轮审稿意见长达10页;我们的第二次回复是13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在给审稿人的回复上投入的精力和我们在撰写原稿上投入的精力一样多。”

      在某种程度上,Seibert在论文修改的投入和此过程中所表达的韧性都令人钦佩。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份31页的回复信却令人发指,难道不是一种被强迫的疯狂?向顶级期刊提交论文似乎就像沦为了期刊的人质——不服从修改意见的最终惩罚,是论文不能够被发表。作者们不顾一切地想要逃脱这种命运,但只有当他们向每一个独特的审稿人的要求低头,同时对他们所遭受的痛苦表示由衷的感谢时,他们才有可能换来发表的机会曙光。

      Publish or Perish(要么发表,要么死亡)的学术生存法则,让我们在同行审稿人面前变得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敢怒不敢言,期待有朝一日媳妇熬成婆。

      其结果就是此标准催生的无数“精致而平庸”的论文——先进的分析技术、晦涩的专业语言,似乎是为了掩盖研究本身的毫无意义。

      年轻一代的学者,对于当前学术环境的认知,缺乏可替代的学习学术标准。与此同时,那些恪守枯燥写作规范和无意义研究的人会在“短平快”发表竞赛中胜出,然后复制扩大他们的标准,使此标准成为年轻一代学者的不二选择。

  

[1] Dennis Tourish. The triumph of nonsense in management studies [J]. Academy of Management Learning & Education, 2020, 19(1): 99-109.

https://journals.aom.org/doi/10.5465/amle.2019.0255

                    

(2)[1] iPlants,2021-10-11,【PNAS】“同质化”论文暴增,从根本上阻碍了科学的进步!

https://mp.weixin.qq.com/s/oEFxMf4l8jNTpWkWYycB_w

      大量论文的发表不但没有加快研究范式的更替,反而巩固了经典研究。那些可能蕴含潜在的、颠覆性观点的新论文正面临出版难、阅读量低、引用量少的困境,

      更讽刺的是,当今科学事业的“数量驱动”性质可能从根本上阻碍科学的进步,而访问权限,期刊的激增和刊物体系的失衡又会加剧这一现象。

[2] Johan S. G. Chu, James A. Evans. Slowed canonical progress in large fields of science [J]. PNAS, 2021, 118(41): e2021636118. October 12, 2021.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8/41/e2021636118

              

(3)[1] 集智俱乐部,2021-07-06,分析了2500万篇论文后,发现科学正在变得越来越保守

http://app.myzaker.com/news/article.php?pk=60e44bff8e9f0951fc67fb6e

      不止所有发表论文的平均突破性程度在下降,高水平的论文也是同样的趋势。选取 Nature、Science 和 PNAS 三则顶刊论文分析,发现其下降趋势比普通期刊更加明显,早在 1975/1980 年之后,PNAS 和 Nature 的平均突破性研究占比就早早躺平,似乎顶刊更加不愿意刊登争议性更大、但也有可能是突破性的研究。而图四右边诺奖三种自然科学型的获奖论文,其突破性得分平均甚至下降到了 0 以下。

[2] Michael Park, Erin Leahey, Russell Funk. Dynamics of Disruption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rXiv:2106.11184

https://arxiv.org/abs/2106.11184

  

(4)[惊悚] 美国电影协会世纪百部佳片:1970年代后,人类怎么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29223.html

      排名在前 60 位的佳片,几乎都是在1980年之前拍摄的!

[1] 美国电影协会世纪百部佳片 - 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BE%8E%E5%9B%BD%E7%94%B5%E5%BD%B1%E5%8D%8F%E4%BC%9A%E4%B8%96%E7%BA%AA%E7%99%BE%E9%83%A8%E4%BD%B3%E7%89%87

[2] The 100 Greatest American Movies Of All Time, The American Film Institute

https://www.afi.com/afis-100-years-100-movies/

                    

相关链接:

[1] 2015-09-08,2015-09-08第一次去北洋园新校区(5)求是大道:卡片机傻拍2015(134)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37885.html

[2] 2020-07-23,[待考证] Zenas 公理:阿加西教授(Joseph Agassi)于1980年代?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43254.html

Zenas 公理:阿加西教授(Joseph Agassi)于1980年代_拉曲线.jpg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杨正瓴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07667-133837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