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ther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rother8

博文

科学在高等教育模式中的作用 精选

已有 2009 次阅读 2021-5-12 10:58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万物都有Pros and Cons

基于这个论点,我们来探讨科学对高等教育的推动与阻碍。

这种思维方式,不是个人首创。早期的哲学家们往往会先得出一个基本结论,然后在此之上构建自己的理论大厦。比如,关于教育,卢梭和康德就定义人本来就拥有自由和理性。教育有强制的成分,因此,会扰乱人的这种固有自由,因此,提出教育悖论。既然教育有强制性,那么削弱这种强制性,让有理性的人之交进行信息传递,让教育者与被教育者都理性地认知自我行为,可能就是教育的真谛,这成为费希特某些思想根源。

我无意去评判这些早期哲学家与教育家的思维模式,这些理论至今看来都有其一定的道理,都是在教育理论方面勇敢的尝试,为多维度教育体系提供自己的视角。

越是早期,人类越爱思考“人”本身。世界纷繁复杂,人类通过简化模式,建立模型来理解世界,并把这种思维传递下去,成为早期教育的主要内容。我们很清晰地看到,教育是信息传递。在形成这种模型信息的时候,往往需要建立一种类似于“纯兔子标准模型”。其实,在我们心中,经过教育,往往都会有这种纯概念模型,在脑海中徘徊,让自己觉得已经理解。就比如,兔子这个概念,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一只标准的兔子形象,但是,人人又有所不同。只要让大家都画一只兔子,就可得知其中的区别。这种纯兔子概念很重要,是大家信息沟通的标准信息。当你告诉我草丛中有一只兔子的时候,这种基本纯兔子模型在起重要作用,虽然不够精准,没有描述这只兔子的细节,但是信息传递已经完成。

关于人对自己的理解,也是如此。我们建立标准的人性,道德等模型,并希望能够在不同代之间传递下去。这种模型,往往是早期哲学家和教育学家争执的主要概念。

西方教育为什么那么关注人性的解放?乃至于教育的标准纯兔子模型就是“教育几乎等于人性解放,让人成为真正的人”。

欧洲两次人性解放都和基督教会有关。第一次文艺复兴运动前,黑死病盛行,上帝无法拯救世界,于是走下神坛。人们开始更加关注自我。第二次欧洲启蒙运动,还是指向愚昧,走向世俗,也就是人性再一次提升。这时候的思想斗争对象双方足够鲜明,人性解放是时代的进步与需求。人们逃脱上帝的羁绊,能够站在思考前沿的这一波思想家,当然都是理性分析者。他们可以灵活地运用自己的大脑来思考,真乃人生幸事。

教育传承是必然被思考的重点对象,让自己的思想理论传递下去,也是文化自身的生命力体现与需求。

当工业化浪潮开始奔腾,如何让教育促进社会进步,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基于之前的人性解放成果,洪堡建立了科学占主导的研究型大学教育体系。此时科学还默默面带温情,作为最有效的工具,平衡了实用与育人两方面的功能,科教融合教育成为新一代哲学家和教育家思考的对象。我相信,当他们发现早期科学,尤其是至纯的“科研兔”其实就是哲学时,一定欣喜若狂。科学与哲学原来是表兄弟,一家亲。

此时的科学,还没有充分发展。但是,科学是去蒙昧的最直接工具,也是一种重要的思想。无论是日心说,还是后来的相对、量子论等等,与其说是科学,还不如说是人类文明史中的重要哲学。如果科学总是这样带来思想上的解放与进步,同时满足人类生活需要,那科学的确是人类找到的最棒的工具。但是,科学可不总是那个纯兔子。科学的发展无形中平行推进了技术(术)的提升。早期,技术可以为科学服务,在研究技术和工程问题时,可以总结出很多科学问题。这种相互促进的模式,是理论科学与实践科学,也就是科学内部的相互激发。久而久之,文学与哲学变得越发孤寂。随着时代进一步发展,理论科学,也就是基础科学方面发展也滞后了,技术类方向大行其道,满足社会需求,培养应用型社会所急需,毕业就能变现能力的人就成为社会一种现实需求。

技术发展,一路狂奔,越来越加速。这种担忧其实在早期大学发展时,人们已经有所预料。当时的教育家中,有很大一类都十份排斥职业型的教育思想。教育面对的是让人适应将来的时代,创造新的时代,因为年轻人代表着人类未来。所以,教育不应该教育年轻人只适应当下。纯科研思想,也就是有助于哲学思维的这部分科学,是受欢迎的。纯技术的方向,大可不必在大学发展,职业学校可以承担。文理兼修,“成”人教育,这是大学出生时的最本质灵魂。

造成技术慢慢独大的因素之一是知识爆炸。

基础知识越来越多,乃至于所谓的通识教育退化为把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计算机等等基础课全部掌握。大学里人的思考变少,通过上课,高效地传递知识,成为教育模式主体。本科生越来越不能直接承担大部分科研任务,研究生成为高等教育的标配,这无疑延长了受教育时间。同时,本科教育退化为高等教育的基础教育,而真正的高等教育则暗指研究生教育。这是早期研究型大学的加强版,重视研究生和科学研究,教育在科研中体现。这种高等教育的内涵发展,为现今大学本科生教育带来了很多迷惑,缺少了对人性本身的深入思考,也给他们带来了很多步不确定性和新的压力。

重视文理相融通教育,不是复古,而是人本身的需求。再好的人性理论也无法直接传授给学生。学校需要人文大师和科学大师,需要这两类人的充分融合,为学生做表率。

小学是朗朗的读书声,大学则是朗朗的讨论声。

做有思想的科学。

教有思想的学生。

但愿这不是另一只纯思维兔。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057014-1286168.html

上一篇:窗前的云
下一篇:研究型大学演化

8 李剑超 焦飞 杜学领 武夷山 黄永义 康建 周忠浩 农绍庄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4 2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