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淳
爱因斯坦的傲慢与李约瑟的愤怒 精选
2015-4-21 09:18
阅读:28950

关于如何理解关于爱因斯坦写给Switzer的信的问题,讨论已经很多了。多位网友,各显神通,做了很多考证和解释,不管观点如何,对于弄清爱因斯坦的原意,都是有帮助的。不但如此,这个讨论还引起了大家对西方科学、中国古代科学、科学发明与发现等问题的思考与争论,可以说是火花四射。

    回到爱因斯坦的信。他写此信的心态可以这样来形容:对西方近代科学洋洋得意,对中国等非西方文明居高临下。所以他信中提到的“这些或那些”发现,绝不是指中国古代的科技发明,就是指信中提到的西方科学赖以发展最重要两项发现:逻辑与实验。

     但是,爱因斯坦的英文确实不好,所以李约瑟等人在引用他的信时就对他的英文进行润色。关于这一点,昨日我有机会请教一位美国朋友,她是美国哈佛大学本科,英国剑桥大学科学史博士,现是知名的牛顿研究专家。我问她三个问题:

1)李约瑟是不是把爱氏的英文改得更好。

2)文中“those discoveries”是指什么?

3)为什么要把those改成these?

她的回答:

1)爱氏英语很别扭,语法错误也有。我们不会那样写英语,李约瑟改得更好。

2those discoveries 是指上文提到的两项发现,必定无疑。

3)用those these都可,但明确起见,这里用these更妥。

     爱因斯坦信中的英文错误,最明显的就是开头少了个定冠词”The”,“the possibility to find out”,还有多处动词的时态。同我们的争论更为相关的是,“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中用”invention”并不妥,还是要用”discovery”。当然这可能又会引起一个问题:逻辑是发明还是发现?这涉及很深的哲学问题,这里不论。

    李约瑟读此信,大不以为然。又看到西方中心论的科学史家吉利斯皮(Charles Gillispie)还引用爱因斯坦的信来贬低中国及非西方文明,可以说是大为愤怒。所以他在《中国科学传统的贫困与优胜》中才花大段文字抨击爱因斯坦和吉利斯皮的观点。我在前面的博文“李约瑟对爱因斯坦信的理解”中已经说过了。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1670-883407.html

    因此,爱因斯坦的意思是非常明确的:西方科学的基础是了不起的成就,但也不是必然会被发现的。中国人没发现不足为怪。值得惊奇的是:它们居然被发现了。而这是西方人的成就。

     爱因斯坦和吉利斯皮等对中国古代文明的傲慢态度,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他们有资本这样认为。李约瑟的愤怒也是情有可愿的。他可以说是在某种程度上皈依了中国文化,想方设法证明中国古代有科学,中国文明对现代科学做出了重要贡献。在这过程中,他有拔高或过度解释中国传统科技之嫌,所以我们一方面应该感激李约瑟,但另一方也不能为了自身的虚荣而沉湎于李氏对中国文明的赞扬之中。中国文明对科学有贡献,但与西方近代科学相比,确实差远了。我们必须全身心地拥抱西方的科学文明。惟有此,我们才可能有一天创造出融合中西方文化的新型文化。只有这样的新型文化,才可能有一朝引领世界。

让爱因斯坦的傲慢和李约瑟的愤怒都成为激励中国新文化的动力吧。

 

附爱因斯坦信原文: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cience is based on two great achievements: 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 (in Euclidean geometry) by the Greek philosophers, and the discovery of the possibility to find out causal relationships by systematic experiment (Renaissance).

In my opinion one has not to be astonished that the Chinese sages have not made those steps. The astonishing thing is that those discoveries were made at all.

(转引自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882310.html

李约瑟引:

The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cience has been based on two great achievements: 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 (in Euclidean geometry) by the Greek philosophers, and the discovery of the possibility of finding out causal relationships by systematic experiment (at the Renaissance). In my opinion one need not be astonished that the Chinese sages did not make these steps. The astonishing thing is that these discoveries were made at all.

 

 

 

相关专题:爱因斯坦的回信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小淳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051670-88402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6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66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