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雅

丁仲礼:“高端学术人才断层”是个伪命题
2018-03-14 10:32

 

学术界风气以及科研人才的培养,一直是全社会关注的话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重金挖人”能够起到一些效果,但也会使得一些人变得浮躁。对于科学家来说,“情怀是第一位的”,自愿为国家做贡献,愿意牺牲自己,“这就是科学家的情怀”。此外,他认为高端学术人才并未出现断层,而是日趋专业化和细分化。

谈学术风气:学界多数人态度是端正的

北青报:去年有中国的医学类论文被国外期刊集中撤稿,如何评价这一事情?

丁仲礼:这个问题要从两方面去理解:

一方面,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可能出现造假,不可能得以避免,只能是“有一次,打一次”。评价科技界,要看到造假不是主流,要看到绝大部分科研人员在诚实地工作。所以,讨论这个问题,首先要承认目前在学术界确实存在造假、剽窃的现象,但也要清楚,这种情况不是主流,是极个别现象。

另一方面,具体到医学领域来说,作为医生,主要精力应该放在治病救人上,要求医生通过写文章来评职称,这本身就可能涉及到评价系统不够合理的问题。

北青报:所以在您看来,目前学界的主流还是踏实和严谨?

丁仲礼:绝大部分学界的人,态度和学风都是端正的。实际上,每个人写出来的论文,都是要被别人审查、被别人检验的。你说自己有惊天的发现,得出了天才般的结论,轰动世界的成果,这是不算数的,还得由别人不断检验。所有的科学成果,都需要经受检验。如果成果经不起检验,那说明你的发现、结论很可能存在问题,相应地,你的学风也很可能存在问题。

正因为有这种震慑,所以学界的传统是:很重视实验的证据、可靠性,很重视实验结果的重现性。其实,铤而走险(造假)的人是极少数。所以,总体来说,学术界的学风是端正的。

谈人才培养:理性看待“重金引进人才”

北青报:科研机构怎么去参与到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

丁仲礼:对我们中国科学院来说,主要是培养高素质、高水平的研究生。我们培养出的人才质量一直处在很高水平,并且毕业后主要在科教单位工作。再比如说,一些部委,比如农业部、气象局、海洋局、地震局、国土资源部等,都设有研究院,也都在培养研究生,培养质量都不错。这是我们国家科技创新体系里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北青报:如何看待部分地方性科研机构面临人才流失以及经费相对不足的情况?

丁仲礼:这可能是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第一,可能这类机构本身的竞争力不足,包括工资、经费水平等,这些都是构成竞争力的要素。

第二,如果一个地方性研究机构能同本地的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那在当下全民重视科技创新的大背景下,得到发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反之,这类科研机构如果做不到同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就会出现没有太多事可做的情况,也就得不到足够的经费支持。自然而然,就会造成人才的流失,这也是正常现象。这么多科研单位,在获得经费支持方面总是会存在有高有低的现象。所以,出现一定的人才流失,甚至出现一定的淘汰,都是正常现象。

北青报:部分科研机构会选择“重金引进人才”。对于科学研究而言,经费与人才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丁仲礼:两者之间有关系。没有足够经费引不来好的人才,对哪个国家、哪个单位来说都是一样的。所以,一方面不要把“重金挖人”想得太可怕,也不要轻易给它贴什么标签,认为它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情。可能有些人会好奇,一些科研机构所谓的“重金”会重到什么程度?其实也不太重。

另一方面,如果大家全部采取“重金挖人”的方式,那就可能有负面影响了。为什么呢?因为那可能会把人才弄得很浮躁,也会出现一些待价而沽的“人才”。一定的,人性的弱点嘛!

谈科学情怀:愿为国家做贡献牺牲自己

北青报:中科院的人员流动情况如何?

丁仲礼:总体来说,我们现在人才流进的少,流出的多。因为中科院没有重金可挖人,我们向来强调以良好的环境吸引人,以稳定的事业留住人,所以我们目前的工资相对来说比一些“财大气粗”的大学低一点,那么被挖走的人也就比较多,这也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挑战。

当然,我们希望少去挖人,而是靠自己培养的人才来解决困难。中科院每年招那么多研究生,把研究生培养好,给其中一些优秀毕业生一个发展的平台,相信他们以后都会成长。其实,现在中科院的很多中坚力量都是自己培养的,所谓挖来的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中科院院士学校出身很多样,名校出来的院士比例反而不高。所以说,大家的能力都差不多,智商也差不多,天才只是极个别,可惜我孤陋寡闻,没见到过。但是做科研,我认为态度是第一位的,情怀是第一位的。

北青报:在您看来,什么是科学家的情怀?

丁仲礼:自愿为国家做贡献,愿意牺牲自己。

北青报:过去一年,包括南仁东在内,中科院几名大师级科研人员故去,外界有声音说出现“高端学术人才断层”现象,您怎么看?

丁仲礼:现在高水平人才越来越多,怎么会断层呢?而且,现在的时代,本身不是出现大师的时代,因为随着科学的发展,分工越来越细,也越来越专门化。绝大部分的“大家”,都是某一个细分领域里做得很精深的专家,南仁东就是一个在射电天文望远镜领域里的“大家”。

 

相关专题:2018年两会专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分享到:

0
网友评论
gloomysmile 2018-03-19 20:01
丁院士的话还是让人很信服的!
shanyaodan 2018-03-14 16:13
所以,以后大师可能主要靠自学成才。
shanyaodan 2018-03-14 16:10
高端学术人才固然没有断层,但是时下学术风气普遍如不上个世纪80,90年代确是有目共睹,在上世,80,90年代读过大学,并且仍在大学工作的人,也是深有体会的。那时老师是怎么教学生的,现在呢,成天整一些所谓的“校改项目”,发表“教改论文”,却不见在教学实践上有多高明。
xlsd 2018-03-14 12:36
"大师"的时代
XinYang6 2018-03-14 10:50
丁院士说得很好很实在
相关
一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