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广立

汉氏联合获批组建全国首家“围产期干细胞工程实验室”
2017-10-19 09:22

 韩忠朝

无论是干细胞存储还是干细胞药品研发,最需要依靠的还是技术进步以及技术平台。离开平台谈技术,和抛开业绩谈市场一样虚无缥缈。

■本报记者 赵广立

近日,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北京汉氏联合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氏联合)“围产期干细胞北京市工程实验室创新能力建设项目补助资金申请”给予批复。这意味着,由汉氏联合组建的“围产期干细胞北京市工程实验室”成为全国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经过资质认证的围产期干细胞工程实验室。

“围产期干细胞工程实验室”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组建“围产期干细胞工程实验室”?和普通民众有何关系?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科学报》独家专访了汉氏联合董事长、国家干细胞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韩忠朝。

定位围产期干细胞制品研发

《中国科学报》:请简要介绍一下围产期干细胞的概念和特点。

韩忠朝:围产期干细胞是指人和动物孕后伴随胎儿发育产生的胎盘、脐带、脐血和羊水等围产期组织中含有的大量干细胞。在增殖分化能力上,围产期干细胞比胚胎干细胞低,但明显高于成体干细胞。由于围产期干细胞存在于伴随胎儿发育的围产期组织中,因而它具有与胚胎干细胞和成体组织干细胞不同的特性。

《中国科学报》:组建国内首家围产期干细胞工程实验室的初衷或目的是什么?

韩忠朝:这个实验室定位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围产期干细胞产品和药品的研究和开发。具体来说,主要包括围产期组织来源的间充质干细胞、造血干细胞、内皮祖细胞和亚全能干细胞的细胞分离、纯化、自动化规模化制备以及医学转化和产业化的研究。

说得通俗一点,如果将围产期干细胞比作苹果,那么这个实验室的主要职责,就是研究“怎样让苹果更好卖”以及“如何实现苹果的规模经济”两个问题。采用工程化的手段,除了把苹果包装成礼品果、平安果之外,还可以制作成苹果汁、苹果酱、苹果泥、苹果派等一系列的产品形式。回到围产期干细胞,汉氏联合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平台,研究如何让胎盘干细胞等技术产品尽快投入市场,以及实现多样化的产品形态,来满足不同需求的消费人群。也就是使胎盘干细胞技术真正由“纸上谈兵”向技术产品规模化制备的过渡。

《中国科学报》:汉氏联合前期做了哪些工作促成了“围产期干细胞工程实验室”的组建?

韩忠朝:用胎盘等围产期组织干细胞造福人类健康,不是空想。为了早日实现这个梦想,汉氏联合已经做了10年。如果没有这10年在围产期干细胞分离、鉴定、培养、冻存及运输等方面的技术优势作为坚实后盾,“围产期干细胞工程实验室”的获批恐怕也不会如此顺利。

打造开放共享的

技术服务平台

《中国科学报》:能否介绍一下“围产期干细胞北京市工程实验室”的建设目标及重点建设内容?

韩忠朝:在技术研发方面,围产期干细胞北京市工程实验室接下来将搭建干细胞库、干细胞生物学、干细胞药物、干细胞组织工程和干细胞评价等6个研发平台;在围产期干细胞药品和干细胞组织工程产品方面,汉氏联合将在实验室平台上开展多种细胞治疗产品和药品的创新研发,致力于形成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多项干细胞药品和组织工程产品等系列成果。

此外,实验室还将在上述基础上创建“局域性细胞治疗中心”,为相关科研院所、研发机构和医疗中心提供多种研究用细胞产品、治疗用细胞药品和干细胞组织工程产品,为相关研发机构提供研究平台支持。

《中国科学报》:听上去这个实验室有点“半开放”性质。

韩忠朝:国家政策及政府机构的大力支持,是干细胞技术产业化不断向前的动力。汉氏联合将基于工程实验室这一平台,积极推进产业关键共性技术突破和核心技术攻关,确保工程实验室按照自身提出的开放、共享实施原则,将研发平台和相关资源向社会开放,为行业提供技术服务支撑。

未来仍需依赖技术进步。

《中国科学报》:政府出资支持企业(汉氏联合)组建围产期干细胞工程实验室的建设,支持围产期干细胞药品和干细胞组织工程产品的研发,释放了政府部门对该行业什么信号?

韩忠朝:国家长期以来支持干细胞研究,也曾多次发文鼓励干细胞临床应用。如果没有国家层面的支持,脐血库无法普及,更不会有后来的胎盘干细胞技术。从第一家脐血库的建立、第一家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库的建立,以及第一家胎盘干细胞库的成立,都说明了国家承认胎盘干细胞技术,并支持、促进国内有资质、有技术实力的企业去引领胎盘干细胞技术产业化的进程。“围产期干细胞工程实验室”的批准认证,是国家对优秀干细胞企业深耕胎盘等围产期干细胞技术的又一次激励和认可。

《中国科学报》:你预计围产期干细胞技术产品何时能够走向临床应用?

韩忠朝:我们都知道,药品从科研走向临床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而干细胞技术从科研实验走向临床应用,则需要比药品更漫长的过程。其中涉及到的不仅是药监局等机构的审核机制,可能更多需要明确的是干细胞法律层面的问题。

不过,无论是干细胞存储还是干细胞药品研发,最需要依靠的还是技术进步以及技术平台。离开平台谈技术,和抛开业绩谈市场一样虚无缥缈。如何利用好这个平台,早日实现关乎人民切身利益的技术及成果转化,是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期内的主要任务。

《中国科学报》 (2017-10-19 第6版 前沿)

分享到:

0
网友评论
相关
一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