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华

探秘“世界末日之城”
2018-12-06 08:47

两名可能患有麻风病的美吉多男性遗骸。图片来源:ROBERT HOMSHER 

美吉多古城赫然耸立在以色列北部沿海平原的战略要地上。它通常是一个战场,符合其圣经名字“世界末日善恶决战的战场”。但在两座青铜器时代坟墓中,考古学家发现了一些迹象。它们表明,近3500年前,美吉多还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国际化都市。它吸引了来自今天亚美尼亚的移民,进口来自热带的异国香料,并且拥有先进的卫生保健系统——至少对精英人群是这样的。

近日,在丹佛市举行的美国东方研究学院年会上,以色列和美国研究人员展示了来自这两座坟墓的初步结果。两座坟墓在2016年被发现,其年代可追溯至美吉多是迦南人的大都市时。迦南人是现代以色列和黎巴嫩地区的古代居住者。该发现为国际贸易在亚述、波斯和罗马帝国崛起前很久便存在的观点增加了更多证据。乔治·华盛顿大学考古学家Eric Cline表示,青铜器时代的中东人“和遥远地方的接触比我们以前认为的多得多”。 Cline还是名为“美吉多探险”的项目前成员。

通过放射性碳和陶瓷研究,科学家将其中一座坟墓追溯至公元前1600年左右。它是一个狭窄但异常复杂的拱形房间,内有9个人,包括一名围着黄金头巾、戴着金手镯和其他珠宝的45~60岁男性。旁边是一名年龄在25~40岁、戴着黄金胸针和鸭头状精美银针的女性。第三具遗骸是一个不到10岁、戴着相似黄金珠宝和两个银耳环的儿童。

“考虑到相匹配的陪葬品,这似乎是一座家族坟墓。”带领团队对坟墓进行分析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考古学家Melissa Cradic表示。她推测,上述3人可能代表了一个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因疾病死亡的精英家庭。正在进行的针对其基因组成的分析,应当能证实他们的家庭关系。同位素和其他研究还揭示了他们的饮食和健康。

当研究人员对3个小壶进行残留检测时,这座坟墓最大的惊喜出现了。色谱法和质谱分析探测了香草的化学成分。“这令人震惊。”带领团队开展该工作的特拉维夫大学研究人员Vanessa Linares表示。未参与美吉多研究的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植物学家Pesach Lubinsky是一名香草专家,他表示,最新发现与目前关于香草起源的思考不一致。除了南极和澳大利亚,每个大陆的热带兰科植物中都能见到香草。不过,其早期驯化的证据只在中美洲出现过。一直以来,香草在旧世界是不为人知的,直到西班牙人在公元16世纪将其从墨西哥带回。

所有散发芳香的香草兰花均含有一种由香草、4-羟基苯甲醛和香草酸混合起来的化学物质。Linares介绍说,同小壶中的残留物最匹配的香草生长在中美洲、印度尼西亚、肯尼亚和印度。因距离问题排除前两个来源后,她推断,该香草可能从非洲经过埃及或者从印度通过跨越波斯湾的贸易抵达美吉多。

“印度是最可能的来源。”Cline表示,附近美索不达米亚和印度在青铜器时代的贸易联系很活跃,香草可能通过贸易从印度南部被带到美吉多。

DNA研究还揭示了另一座坟墓中3位死者的关系。在此次年会上,Carmel介绍说,基因分析表明,他们是来自今天高加索地区亚美尼亚的移民。和第一座拱形墓不同,它被简陋的房屋和坟墓包围。如果结论成立,这表明当时的远距离贸易并不限于精英阶层。(宗华)

《中国科学报》 (2018-12-06 第3版 国际)
 
doi:10.1126/science.aaw2095

分享到:

0
网友评论
一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