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黄大年的慷慨与“吝啬”

 

【一位新时期科学家的初心】

在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主任肖晞的记忆里,黄大年自英国回来后,总穿着一件磨得有些发白的夹克。2010年刚回来时,黄大年每当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就披着这件夹克靠在自己的座椅上睡一会儿。后来,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党委书记黄忠民实在看不下去,就买了一个棕色的长沙发和一条粉色的棉被送给他,让他加班时能休息得舒服些。

拥有500多平方米的花园别墅、经营着两家私人诊所……在英国,黄大年一家收入丰厚,生活优渥,回到祖国,吉林大学也给他提供了优厚的专家待遇,然而,搞科研的他却“什么行政职务都不要,什么条件也不提,就想为国家做些事”。

科技部有关负责人对此印象深刻:“当时我们一个地球深部探测项目,想在‘十二五’时期取得突破,缺一个领军人物。正在着急,有人推荐了刚回国不久的黄大年。”

“我去长春找了他,第二次见才敢开口求他。因为这个上亿元的项目黄大年分不到一分钱……”

“没问题,这是为国家做大事。”黄大年如此痛快的回答让对方一下子愣住了。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王献昌说:“大年是院士评审专家,以他的能力和贡献早就可以申报院士了,我劝他抓紧,可他却说要先把事情做好,这个暂时不考虑。”

2016年,吉林大学计划成立交叉学科学部,黄大年被委任为部长,并主持学部的组建工作。有人劝他为自己向学校争取一个行政级别,他不以为然:“我争取这个有什么用,不如把事情先干好。”

他把所有时间都慷慨地用到科研和教学上,对自己却十分吝啬。“大年参加学术会议或是讲座,能准备十几页的材料,但要让他填报个荣誉材料,半页纸都不到。”黄忠民说。

在英国时,黄大年热爱烹饪美食和园艺,回国之后,繁忙的黄大年却无心享受这些。他的秘书王郁涵回忆,因为总是加班,黄大年午饭和晚饭常常只是两个烤苞米或是几片干面包,着装也顾不上讲究。有一次,她无意中看到黄大年上衣肘部的缝线,觉得他这么知名的科学家穿成这样是不是有点儿太破了,黄大年却毫不在意地说“不妨碍穿”。

助手于平说,黄大年有一双正装皮鞋和一套正装西服,是因为有一次他们在欧洲出席会议,会议要求必须着正装,黄大年本来想向当地的朋友借,结果没有和他尺寸相当的,就赶着去买了一套。这套行头黄大年穿了好几年,司机刘师傅都忍不住问他:“黄老师,你怎么不抽时间去多买两件衣服呢?”

黄大年曾说:“我的生活很简单,钱够用就好,钱都用在学生身上,资助他们能出息,最重要。”几年间,他资助26名学生出国交流、参加学术会议和培训,本科班“李四光班”24个同学的电脑,他全包了。

他去世后,妹妹黄玲拿着他仅有的几张银行卡去销户,她怎么也没想到,享受着“千人计划”近百万元年薪的国际顶尖专家黄大年,所有账户的存款加起来,仅有几十万元。黄玲说:“哥哥这一生都在忙,忙得顾不得他自己。如果不是看到那么多人来给他送别,我根本不知道他这一辈子干了那么多大事。”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