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上海交大发起全球最大重度抑郁症科研项目

 

在上海交通大学Bio-X研究中心,澎湃新闻记者看到8台一人多高的立式超低温冰箱,里面密密麻麻的小盒子中储存着成千上万管样本。研究中心还在筹划添置更多冰箱,因为,数万例中国汉族女性重度抑郁症患者和对照组的血液样本将被保存于此。

近日,澎湃新闻获悉,一项上海交通大学牵头,携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以下简称UCLA)的重度抑郁症项目已在近日启动。该项目是中国汉族人群重性精神疾病的遗传比对研究的子项目,意图联合国内几十家医院,了解重度抑郁症的致病原因、遗传基础以及与环境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项目总负责人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贺林。

项目执行负责人、上海交通大学科研院副院长、Bio-X研究院副院长李卫东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介绍,该重度抑郁症项目预计与国内60至70家医院合作,计划在5年内收集2万余例汉族女性重度抑郁症患者的血液样本,并结合正常对照组,组成一个4至5万规模的样本库。

这将更新此前记录,成为迄今为止全球规模最大的一项有关抑郁症遗传学的研究。

已获科技部批准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目前全球有3亿多人罹患抑郁症。2005年至2015年,抑郁症患病人数增加了18%以上,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第二大致残因素。近年来,由抑郁症导致的自杀现象也越来越多地引起各界关注。

此次由上海交大发起的重度抑郁症项目将在科研和筹款层面与UCLA展开国际合作, UCLA精神病学与生物行为科学系乔纳森·弗林特教授(Jonathan Flint)也将参与其中。弗林特系英国著名精神病学家及人类遗传学家,曾任牛津大学神经系统科学教授,他此前的多项研究都被认为是该领域的经典。

据李卫东提供的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文件,上海交通大学这一中国汉族人群重性精神疾病的遗传比对研究项目已于2016年12月通过审批,同意上海交通大学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开展收集(国际合作)活动,具体样本为:数据信息(重度抑郁症、精神分裂症、正常对照分析数据)共90000例,可出境。批准收集(国际合作)的执行期限为2016年12月至2021年11月。

中国汉族人群重性精神疾病遗传比对研究行政审批批件。 李卫东 供图

在此之前,该项目得到上海交通大学的伦理委员会、上海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的批准。而得到科技部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的批准,意味着项目走完了立项“合法化”流程。

近年来,中国对人类遗传资源的出口管控愈来愈规范。“对外提供有关人类资源时,要根据法律办理出口。”李卫东说。届时,获批的项目要办理出口、出境证明,提供《中国人类遗传资源材料出口、出境申报表》、审批决定复印件和样本的知情同意书复印件,方能对外提供人类遗传资源。

李卫东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在日本信州大学医学部获得博士学位,先后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担任博士后、助理教授,主要从事神经精神疾病的模式生物学及分子认知学研究。

目前,上海交大正在与国内各医院签署项目合作协议,尚未正式开始收集样本。

“CONVERGE”项目

抑郁症一直被认为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疾病,其病因始终是医学界的一大难题,生物、心理与社会环境诸多方面因素都被认为与抑郁症的发病有关。

2015年7月,抑郁症研究里程碑式的发现发表于《自然》杂志,弗林特与其他研究者通过大量实验确定了两个和重度抑郁症高度相关的基因片段。这是科学界第一次证实抑郁症与基因的关系。

这一发现来自一个关于中国汉族遗传数据的国际项目。2005年,牛津大学、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及中国58家医院共同成立了一个关于中国人遗传数据的国际联盟——“CONVERGE”(CONVERGE: China Oxford and VCU Experimental Research on Genetic Epidemiology)。

该项目获得了5303名重度抑郁症患者和5337名对照组成员的全基因组数据,是当时中国汉族人群规模最大的全基因组研究项目。

CONVERGE项目总负责人正是此次上海交大重度抑郁症项目的骨干成员之一、UCLA教授弗林特。

据李卫东透露,鉴于CONVERGE项目样本结构设计的有效性,此次上海交大的重度抑郁症项目也借鉴了其部分设计,如选择30岁以上的、至少两次发病且经医生确诊为重度抑郁症的女性为实验组,又因考虑到抑郁症的潜在发病率,选择40岁以上的健康女性为对照组。

但两个项目也存在着明显的差异。首先,样本量不同,CONVERGE项目以唾液为样本,上海交大的新项目预计以血液为样本。再者,规模不同,CONVERGE项目的样本量是1万多,新项目的样本量预计在4至5万。

不涉及任何样本出口,所有数据分析都在中国完成

2017年7月13日,CONVERGE项目的最新成果发表在生物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分析且揭示了汉人基因组数据和中国人群的遗传结构组成。

这篇尚未正式发表论文不仅将CONVERGE项目再次带入人们的视野,也因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均来自国外科研机构,在国内学术圈掀起关于“外国学者主导中国病人资源进行研究”的讨论与争议。

作为另一项涉及国际合作、收集海量中国抑郁症患者遗传数据的项目,上海交大正在开展中的新项目会怎么处理知识产权问题?

李卫东介绍说,为了避免纠纷,根据上海交大与UCLA的合作协议,此次新开展的重度抑郁症项目由上海交通大学牵头,更为重要的是,项目所涉及的遗传资源样本的储存、测序和数据分析工作都在中国进行。

“不涉及到任何样本的出口,”李卫东向澎湃新闻表示,今后可能有的重大科学发现将以上海交通大学为第一责任单位发表。

李卫东还提到,在知识产权层面,新项目完全由上海交大牵头,乔纳森·弗林特作为交大的“千人教授”来中国工作,从科研上给予指导和帮助。“他也是项目团队的成员之一,项目从制度设计上将知识产权问题明确化,从而避免了将来这方面的纠纷。”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