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历史:坂田昌一病危时的中药处方

 

王扬宗

坂田昌一(1911~1970)是日本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名古屋大学教授,尤以提出基本粒子的复合模型(又称坂田模型,1956)而闻名于世。五十年前,坂田在中国很有名,还因为他对于物质无限可分的看法,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1963年,他的《基本粒子的新概念》一文,从苏联《哲学问题》杂志上被转译为中文,发表在《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杂志上,不久引起了毛主席的注意。1964年8月18日和24日,毛主席分别找哲学工作者和物理学家谈坂田的文章。那时,坂田正率团参加北京科学讨论会。8月23日,毛主席会见各国科学家时,见到坂田对他说读过你的文章。不久,坂田那篇文章又从日文重新翻译过来,发表在《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上,《红旗》杂志还根据毛主席的两次讲话加了很长的按语,引发了中国科学界和哲学界的热烈讨论。

坂田昌一在中国引起广泛关注事属偶然,却又有一定的必然性。坂田深受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思想的影响,他的文章中还引用列宁的话,毛泽东认为他是一位具有辩证唯物主义思想的物理学家。共同的思想基础引发思想上的共鸣,就绝非偶然了。

至于坂田与中国科学界的交往则更早。早在1955年12月,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率中国科学代表团访问日本时,坂田专程从任教的名古屋赶赴京都与郭沫若会面。次年,坂田随日本和平代表团访华期间,郭沫若曾设宴招待。1964年8月,坂田作为团长率60余人的日本科学代表团参加北京科学讨论会,郭沫若专门在四川饭店设宴款待他们,还当场为代表团的每个人写了一幅字赠送给他们。

有了以上的这些渊源,当1968年坂田昌一患多发性骨髓肿瘤,在日本国内医治没有明显效果之时,他想到了向中国求救。他委托1964年日本科学代表团顾问、名古屋女子短期大学校长有山兼孝给郭沫若写信求助。郭沫若随即请卫生部提供了一份中医处方。据说坂田服用后病情有所好转。但到了1970年初,坂田病情恶化,靠输血维持生命。他又委托有山教授再次向郭沫若求助。

1970年1月20日,收到有山的信后,郭沫若立即与中科院的总理联络员刘西尧商量处理办法,刘西尧立即与卫生部军管主任邱国光同志联系,商请知名中医研究治疗处方。次日周恩来总理听取刘西尧的汇报后,立即批示同意按照刘西尧与郭沫若商量的办法处理。22日,卫生部提供了处方。郭沫若随即将处方寄往日本。

但在处方的辗转抄写过程中,有两味药出了点问题,一是鸡血藤写成了鸡血芚,二是阿胶珠写成了阿肢珠。有山等人对此不明,又写信向郭沫若询问。2月中旬,郭沫若收到有山的信后,立即请秘书向卫生部查询,搞清楚了事情原委。2月16日,郭沫若给有山复信说明情况。次日又请卫生部备好上述两药各三十剂,郭沫若随即委托日本友人转给坂田。

3月20日,坂田昌一亲自写信给郭沫若表示感谢,信中说:“由于我及时地继续服用该药,所以我想不久会恢复健康的。实际上最近已经渐渐地能在床上坐起来,因而写信的事也就轻松地做到了。对于先生的帮忙,谨致以由衷的谢忱。”3月30日,坂田又致信郭沫若说:“由于先生的帮助并托中国医学之福,我的病情已经全面好转,渐渐恢复了。但愿尽快恢复健康,有朝一日为中日学术交流多少作出点贡献。”

1970年5月中旬,有山兼孝致信郭沫若说,坂田病情好转,即将出院。但到了8月,坂田病情再度恶化。10月初,坂田致电郭沫若:“希望中日两国科学家携起手来,共同为人类的幸福和世界的发展而尽力的日子早日到来。希望早一刻回到这条战线。”10月16日,坂田在名古屋大学附属医院去世。有山随即写信给郭沫若报告了坂田去世的情况,信中说:“由于您的费心所得到的中医处方,到十月十一日坠入意识不明之前日,一直都在认真服用。由于对中医药之绝大信仰而生出的强韧的精神力量,加上长期服用所生出的罕见的持久的体力,看来在减轻疾病的痛苦上,发挥了很大的效果。卧病时不用说,就在最后的阶段也是这样……坂田教授遗憾万分地永眠了。但我相信:日中两国科学工作者诚心诚意的协作必将永远继续下去。” 郭沫若还应坂田夫人的请求,为坂田的墓碑题诗道:“科学与和平,创造日日新。微观小宇宙,力转大车轮。坂田昌一先生千古。”

最后将治疗坂田昌一多发性骨髓肿瘤的处方抄录如下,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根据中医辨证分析,病在肝、脾、肾、督脉四经,治宜补肝肾,健脾胃,滋督脉,生骨髓,养气血。

处方:西洋参三钱(先煎好,然后与下列药煎好的汤兑在一起服用) 白术三钱 茯苓三钱 桔皮二钱 竹茹三钱 生薏仁五钱 砂仁二钱(砂仁后下) 生黄耆五钱 当归三钱 杭芍三钱 生地三钱 鸡血藤五钱 阿胶珠三钱 杜仲三钱 川断三钱 鼈甲三钱(要炒过的鼈甲) 龟板三钱(要炒过的龟板) 山萸肉三钱 忍冬芚一两 桑寄生三钱

以上药剂水剂服,文火煎半小时到一小时,煎成浓汁,每日一剂。

这个处方如果吃了以后很好,可以连续吃二三个月。病情如有变化,需另改处方。心情须保持恬静愉快,切忌操劳,加强对疾病斗争意志,忌服螃蟹,无鳞鱼及有刺激性食品。”

《中国科学报》 (2015-09-18 第6版 历史)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